《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6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就嘴巴甜。”从彤说了他一句。“八字还没撇,就丈母娘长,丈母娘短的叫,也不害臊。”
  顾秋说。“我光明正大的。谁敢不承认,你是我老婆?”

  从彤道:“好了,好了,那你过来吧!”
  看到顾秋挂了电话,程暮雪问,“你要去哪?”
  顾秋道:“我要去安平,你是留下来?还是回去?”
  程暮雪撇撇嘴,“你去就是,下午四点还不回来,我就走了。”
  顾秋说,“你先回省城吧,反正我过几天就去省委上班。到时给你电话。”

  程暮雪不说话,好象不高兴似的。
  顾秋没时间管她,两个人吃了早餐,他就往安平赶。
  程暮雪一个人回了顾秋的家,觉得挺无聊的,就给陆一丹打电话。
  好不容易碰到周末,居然这么扫兴。

  陆一丹呢,半天不接电话。
  程暮雪就生气了,“以后再也不给你们打电话了。哼!”
  没多久,陆一丹回电话过来了,电话里,她好象喘着气,也不知道在干嘛?“暮雪,找我有事吗?”
  程暮雪道:“没事就不能找你啊,没心没肺的家伙。快说,你在干嘛?”
  “我,没,嗯,没干嘛啊!”

  电话里传来一阵怪异的声音,程暮雪听得有点百思不得其解,“你搞什么?”
  “啊——”陆一丹尖叫了一声,然后她的声音又突然中止,搞得程暮雪一惊一诈的,“你在搞什么?”
  “没,没,不跟你说了,等下打给你!”
  挂了电话,陆一丹就骂,“你干嘛?非得让人都知道我们两的事,你才高兴吗?”

  王为杰搂着她,双手捂着陆一丹的*,两个人正在床聊。
  “叫你不要分心,程暮雪肯定找顾秋去了。”王为杰动了起来,陆一丹喉咙里发出一阵阵古怪的声音。
  陆一丹推了他一下,“快起来啦,我要去上厕所!”
  王为杰趴在那里不动,“让我歇一会。”
  陆一丹气死了,“让你歇一会,就来不及了/。”
  几分钟后,她出来了,埋怨道:“色大叔,你这是想害死我吧?万一怀上了,看你怎么收场?”
  王为杰躺在那里,“过来,让我抱抱!”
  “才不!”陆一丹翘着小嘴,跟他生气。

  王为杰只好爬起来,过去抱着她哄,“没事的,我会有办法。”
  “你有个屁的办法,我还是个学生,真要是怀上了,丢人不?”
  王为杰道:“有了孩子,你才不会三心二意,跟那些小屁孩去*。”
  陆一丹白了他一眼,“我现在就去勾引一个,气死你!”

  王为杰在那里笑,“谁敢靠近你,我捏死他!”
  “就你能耐!你这是土匪行径,流氓行为。”陆一丹说,“我告诉顾县长,叫他收拾你。”
  王为杰道:“你跟他说吧,看他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铃——”
  手机又响了,王为杰接过电话,“小马,什么事?”
  “顾秋这小子又升官了,听说马上就要调进省纪委,今天晚上咱们叫他请客。”
  王为杰一听,不得了啊!这家伙坐火箭冲上来了!一年之内,连升两次不成?

  其实顾秋调进省纪委的内幕,他们都不知情,既没有升职,又没有实权,他的任务,就是陪张老先生度过生命中的最后时光。
  再次见到从彤,从彤越发诱人了。
  白净的脸上没有半点暇疵,两片嘴唇,就象果冻那样可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也走性感路线。
  今天她穿着条黑色的紧身短裙,把腰肢,臀部的曲线,都很夸张的秀了出来。
  没有穿丝袜的大腿,光洁诱人。

  裙子的领口有点低,又是无袖的款式,内衣的隐形吊带,被巧妙的遮掩,如果俯视看下去,能看到小半个球面。
  “看,都露出来了!”
  顾秋逗了她一句,从彤本能的低头一看,红着脸来打他,“流氓!”
  顾秋说,“我哪有流氓,你穿成这样,我能不看吗?沟都露出来了。我不光要看,还想摸呢。”
  说着,还真准备动手,从彤白了他一眼,打开了他的手。
  其实从彤这样,根本不算露。也就看到一片雪白,胸并没有露出来。主要的是她没有穿丝袜,让顾秋有点想入菲菲。
  从彤过来打他,顾秋顺势将她搂在怀里,“老婆,走吧,我们去看看丈母娘。”
  从彤娇嗔道:“别叫老婆,难听死了。”
  顾秋说,“那我叫你什么?”
  从彤拧着他的腰,“叫什么都行,就是不许叫老婆。”
  顾秋啊哟一声,“那叫情人吧?”

  从彤的眉头竖了起来,“你敢!”
  顾秋笑着摇手,“不闹了,不闹了,上车吧,我们说正事。订婚的事情,你跟家里说了吗?”
  从彤道:“不是你叫我说的吗?”
  顾秋抹了把汗,试探着问,“那丈母娘他们是什么反应?”
  从彤说,“他们很高兴啊。”
  顾秋看着从彤,抓住她的胳膊,正色道:“有件事情,我要跟你商量一下。”
  从彤看他脸色不对,心里就有些犯毛。“出什么事了?”
  顾秋挠了挠头,“是出了点问题。我得好好跟你说才行。”
  从彤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订婚的事,又要推迟了吧?”

  顾秋讪讪地笑了,“你真聪明。”
  从彤就生气了,“你什么意思?订婚也是你自己提出来的,现在又要反悔,这不是叫人家难堪嘛?搞得我非要嫁给你似的。”
  顾秋说,“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先听我说。”
  从彤说,“我不想听,还有什么比订婚结婚更重要?人生大事,你总是视如儿戏。”
  顾秋道:“这件事有点麻烦。你能不能先静下来跟我说,要我不怎么跟你妈去解释。”
  从彤说,“你不用解释了,想娶我的人很多,排着队在等。你要是真不想要我了,现在就说一声。”

  顾秋尴尬地道:“从彤,你这是怎么啦?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能不能静下来听我说两句,解释一下原因?”
  从彤咬着唇,“我不想听解释,男人的解释,无非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顾秋说,“这次你非听不可。”
  从彤道:“我不想听,不想听。”
  只见她捂着耳朵,一个劲地摇头。
  顾秋抓住她的肩膀,“你究竟怎么啦?”
  “哇——”从彤哭了,哭得稀里哗啦的。
  顾秋看到她一哭,心里就有种负罪感。顾秋拍着从彤的背,“不哭,不哭了!”

  从彤抹着泪水,“我还不是担心你,不要人家了嘛!好当当的,又要推迟。你知道吗?人家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虽然有点紧张,有点害怕,但我更多的是期待。你干嘛要骗人家,说好了要跟我订婚的,现在又临时取消。是不是看上别的女孩子了?”
  顾秋说,“哪有啊,别傻了,我的从彤是最好的,最漂亮的。最懂事,最关心人,最体贴的女孩子,我怎么可以不要你,去娶别人呢?不会的,不会的。”
  从彤还是想哭,“那你为什么要取消订婚,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本来你不说还好,现在你一说,我心里就更没底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