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6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心里矛盾了很好,她的手伸过去的时候,碰到大腿间高高鼓起的家伙。
  这可是女生们,只能在生理卫生课上见到的,传说中的男人的凶器。除了从书上得知,程暮雪并没多少经验。
  今天应该是第一次,接触到实物,以前多半都是理论知识。
  果断将顾秋的长裤脱下,剩下那条丨内丨裤,她就不脱了。背起顾秋,朝浴室里走去。
  换了一般的人,肯定背不动,程暮雪的力气不小,居然把顾秋背进了浴室。
  顾秋醉得不省人事,根本没办法站起来。程暮雪搬来了一把椅子,将他放在椅子上躺着,然后用水笼头冲。
  冲了一遍,打了香皂。
  很用心的给顾秋洗澡,脖子,肩膀,手臂,前胸后背,腰间,大腿,小腿,脚尖。
  干干净净洗了一遍,弄出来很多的泡泡。

  正准备用水龙头冲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丨内丨裤那里没洗哎。怎么办?
  程暮雪想了一个办法,用香泡拼命擦,拼命擦,弄出来好多泡泡。这些泡泡把顾秋腰间全部盖住,她就拉着丨内丨裤的两边,将裤子脱下来。
  这样一来,看不见那东西了。
  程暮雪想,还是我聪明,要是有个数码相机就好了,给他拍个照。
  想到这里,她一个人笑了起来。
  一边笑,一边用水给顾秋冲洗身子。
  水把顾秋身上的泡泡,全部冲走,突然,程暮雪尖叫了一声,马上扔了水龙头,双手捂着眼睛。
  水龙头里的水冲出来,淋了她一身。
  程暮雪感觉不对了,松开双手,去捡水龙头。没想到水龙头里的压力出奇的大,在浴室里一阵乱弹。
  水哗哗的冒,将她一身全部打湿了。急得她把开关关了,水龙头这才安静下来。

  自己的衣服全湿了,程暮雪嘟起小嘴,嘀咕着,给你洗个澡就这么麻烦。她把身上的湿衣服脱了,拿着一块雪白的浴巾裹上。抓起水龙头给顾秋冲洗,冲到那里的时候,她就闭上双眼,又不敢用手去摸。
  好不容易弄完,扯了块大浴巾扔在顾秋身上,一顿乱擦,然后就将顾秋背出去,扔在床上。
  “喝这么多酒,也不怕伤了身子,象头死猪一样的。”程暮雪还在嘀咕着,又匆匆回了浴室,给自己洗澡。。。。
  顾秋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爬起来一看,擦!光溜溜的。

  猛一回头,程暮雪趴在床边上。
  这丫头好大的胆子,身上仅裹了一片浴巾。光洁的背都露在外面,她就不怕有人非礼?
  不过,貌似这房子里,只有两个人在,自己不非礼她,别人也没有这个机会。
  顾秋爬起来的时候,程暮雪也醒了,她揉着眼睛,“你醒啦?”

  顾秋是被尿憋急了,要不他还在呼呼大睡。
  可他又不能这样光着屁股下床,顾秋问,“我的裤子呢?”
  “洗了!”
  “谁帮我洗的?”
  “你认为还会有谁?当然是你妹妹我啦。”
  “啊?那我——”顾秋瞪着程暮雪,程暮雪满不在乎道:“没错,我还帮你洗了澡。”
  顾秋急了,“你怎么可以这样?”
  程暮雪道:“这有什么?我经常给我家狗狗洗澡。”
  顾秋:“……”
  拿我当你家狗狗?
  顾秋真的很郁闷,他很想知道,昨天晚上这丫头是怎么给自己洗的?千万不要把小**的皮都搓掉了才好。
  顾秋捂着被子,程暮雪盯着他,“捂着干嘛?我又不是没见过?”
  顾秋无语了,“你先出去。”

  来不及了,他抱着被子跳下床,在衣柜里拿了裤子穿上。
  在卫生间呆了好几分钟,把憋了一晚上的尿,全释放了出来,这下舒坦了。
  浴室里,看上去很干净,应该是程暮雪搞了卫生。
  顾秋走出卫生间,看到客厅里同样很干净,地板都发着亮。
  窗户都被打开通风,顾秋明白,肯定是昨天晚上喝高了,估计还吐了一地。
  他不知道程暮雪是什么时候来的,昨天晚上的事,他真记不起来了,喝得太多。
  整个人都麻木了,要不任凭程暮雪怎么折腾,他都浑然不觉?
  程暮雪出来了,她还是裹着那块粉红色的浴巾,白嫩的胳膊露在外面,连胸部都有一小半看得见。
  浴巾不够长,只能刚刚盖过屁股。
  一双足够迷死人的长腿,白晃晃的,看得令人心动。
  女人的腿,是最致命的武器。程暮雪的腿,是跳过舞的腿。会跳舞的女子,她们的腿形好,而且会各种花样。

  顾秋不知道她有没有穿丨内丨裤,反正浴巾下,有一片若隐若现的朦胧。
  “你什么时候来的?”
  “昨天晚上,我一过来,就碰到他们把你抬死猪一样抬上来。”程暮雪走过去泡茶,“你啊,干嘛喝这么多?又是他们轮你?”
  顾秋皱了皱眉,“你怎么回事?一个女孩子,什么轮不轮的?”

  程暮雪道:“你说,他们为什么要灌你的酒?打击报复吗?”
  顾秋说,“当然不是。”
  程暮雪想起来了,“听说你要调到省纪委去了?这么说,我不用有事没事,往县城跑了,对吧?”
  顾秋道:“你听谁说的?”
  程暮雪道:“昨天送你的两个人。”她端着茶过来,坐到顾秋身边,“哥,你又升官了?怎么回事?人家坐飞机,你简直就是坐火箭。”
  抱着顾秋的胳膊,明显感觉到她没有穿内衣,软软的,蛮有弹性。

  目光瞟了下,才发现大腿间穿的是黑丨内丨裤,顾秋放心了。
  顾秋说,“你去换衣服,等下有人要过来。”
  程暮雪问,“是从彤吗?”
  “你怎么知道?”
  顾秋紧张了,昨天晚上答应从彤的,可奇怪了,她怎么没过来呢?顾秋怀疑,是不是程暮雪接了电话,跟她说了什么。
  程暮雪见他这么紧张,不由有些生气,“我又没乱来,你自己看未接电话。”。。。。。
  未接电话里,果然有从彤的名字。

  顾秋松了口气,她没乱来就好。
  程暮雪道:“她发了条短信,你看看吧!”
  顾秋看过后,“我马上就要去省城了,你以后不要往这边跑。”程暮雪道:“我知道了。”
  她站起来,“我肚子饿。”
  顾秋说,“换衣服,下去吃早餐吧?”
  程暮雪想了下,“那好吧!”
  换了衣服出来,兴冲冲地道:“走吧!”
  顾秋也换了衣服,准备跟程暮雪一起下去吃早点。从彤的电话来了,他看了程暮雪一眼,程暮雪说,“我不说话!”
  顾秋挺郁闷的,你知道就行了,偏偏要说出来。可这丫头,就是这德性。

  。
  拿她没办法。
  顾秋接了电话,从彤在问,“你昨天晚上怎么不接电话,信息也不回。”
  顾秋道:“昨天晚上被他们搞死了,一二十个人敬酒。刚刚缓过神来,正准备下楼去吃早餐。”
  从彤道:“到底是什么事情?神神秘秘的?”

  顾秋说,“是好事,也是坏事。”
  “少来了,总是骗人。妈昨天突然身体不适,我在医院陪了她一整晚,现在终于没事了。你过来还是我过去?”
  “还是我过来吧,丈母娘身体不好,我应该来看看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