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6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他喝完,顾秋正色道:“刘县长,第三杯酒,我敬你。”
  刘长河没说多话,直接干了。
  顾秋把杯子一扔,“我在长宁县这个位置上,时间很短,现在既然上面有需要,把我暂时调开,但是有件事情,我始终放不下。你们都知道,我花了很多心思,从省工商贷款八千多万。其中二千多万花在教育建设上。目前长宁县中小学教学楼的改造,正在进行。有的教学楼已经建好了,有的还在兴建当中。在此期间,我几乎是每个星期,跑三四趟乡镇。为什么?因为我不放心啊!我借来的钱,不希望下面有些人打着搞教育建设的旗号,私挪公款。因此,我现在郑重的要求两位领导和在座的各位同仁,要坚持,坚决,坚定不移的把这个工程项目进行下去。并且,我强烈推荐县政府葛秘书长,由他来接替我的工作。”

  他看着葛秘书长,葛秘书长的脸居然红了,因为很多人都看着他,几十道目光,刷刷的射过来。
  顾秋说,“我想这个要求并不过份,一定要请两位领导同意,我相信他能把这个工程项目接下去,达到我当初的预期。”
  葛秘书长有点受宠若惊的模样,刚才他还在心里责怪,顾秋为了功名,什么都不管了,现在他才知道,自己原来又错了。
  顾秋早就想好了退路,安排好了一切,只是自己蒙在鼓里罢了。
  何汉阳第一个表态,“这个没有问题,长河同志,你觉得呢?”
  刘长河心想,你何汉阳说了没问题,我能当着大家的面,否决这个决定么?他当然不会当这个恶人,只是有些副县长心里不爽,他们原以为,顾秋一走,教育系统这块应该归他们接管了,可谁想到顾秋竟提出这样的要求。
  刘长河说,“当然没问题,我相信顾秋同志推荐的人选不会错。”
  顾秋见两位领导答应了,立刻抱拳,“那我就谢谢大家,谢谢两位领导成全!”
  顾秋本不想醉,但这么多人敬酒,容不得他推辞,更要命的,他没有带解酒的药。
  在长宁县班子的车**战下,他再次沦陷了。
  酒县长这回可高兴了,拍着肚子,“上次没有搞倒你,我就说邪门了,这回跑不掉了吧?哈哈哈哈——”
  顾秋的确不胜酒力,被他们联合起来搞翻了。
  何汉阳笑着离开,刘长河也走了。
  葛秘书长和耿主任负责送他回去,没想到在楼梯口,碰到一妹子。对方打量着两人,“你们怎么回事?又把我哥搞醉了?”
  葛秘书长不认识对方,问了句,“你是谁啊?”

  他见对方只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女孩子,长得挺漂亮的,那五官,皮肤,水灵灵的。
  程暮雪是山里妹子,又是少数民族,自然有些不一样。山里妹子清纯,带着一种甜甜的味道。
  见葛秘书长问起,她就应道:“我是他妹妹。让我来吧!”
  耿主任见过程暮雪,他说,“秘书长,我认识她,以前来过好几次了。”
  葛秘书长放心了,原来是顾县长的妹妹。
  两人将顾秋背上楼,一百二十多斤的身子,上四楼,难度不小。程暮雪还说她来,她行吗?

  看到程暮雪,他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小姨子。
  齐雨跟程暮雪,好象有相似的地方,好象又没有。
  或许,她们的身高比较接近,齐雨有时大大咧咧一样的,带着几分霸气,程暮雪则有些猛。
  有时,她就是一个猛女。

  或许这种猛,换在古代,她就是一员悍将。
  古代的巾帼英雄,都有那种英勇,猛武过人。
  两人将顾秋背上楼后,程暮雪从他身上拿出钥匙,把门开了。“放这里吧,剩下的交给我好了。”
  葛秘书长不由多看了一眼这位顾秋的妹妹,“你一个人能搞得定吗?”
  程暮雪道:“没事,他又不是第一次喝成这样。”
  耿主任道:“那我们走吧,这位小妹,顾县长就交给你了。”
  程暮雪送两人到门口,“你们干嘛总是要灌他?酒喝多了伤身,没必要吧!”
  耿主任说,“他今天高兴,马上就要升官了,心情好呗。”
  程暮雪很奇怪,“升什么官?”
  耿主任说,“你不知道吗?他没告诉你?”
  程暮雪摇头,“我在学校读书,哪里知道他这些事?”
  耿主任笑呵呵地道:“那我可告诉你,你哥马上就要去省纪委当大领导了。”
  葛秘书说,“走吧,我们走吧!”

  两人下了楼,葛秘书长问,“她是顾县长的表妹吗?”
  “应该是吧,具体我不太清楚。反正她过来好几次,一口一个哥,叫得可亲热了。”
  葛秘书长就笑,“情哥哥也是哥啊!”
  两人就笑了起来。
  人不风流枉少年,不管他是情哥哥,还是亲哥哥,都与两人无关,别人顶多也主羡慕一下罢了。
  程暮雪看着沙发上的顾秋,烂醉如泥,她就去找自己给他的药丸。可翻来翻去,都找不到那几颗药。

  她就急得跺脚,该死的,忘了跟他说,这种药也不能多吃,莫非他已经吃完了?
  是药三分毒,吃多少未必是好事。
  万一伤了身子,可就麻烦了。
  找不到解酒的药,又回到客厅。
  大热天的,她都累了一身臭汗。
  程暮雪拿了湿毛巾给他擦脸,顾秋醉得完全不省人事。浑身一股酒气,程暮雪皱起了眉头,“怎么搞的?太难闻了。”
  喝酒的时候,酒水泼到了身上,所以顾秋身上的酒味好浓。

  正在程暮雪一愁莫展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程暮雪从包里翻出他的手机,见上面显示,从彤。她也不接,把手机放在茶几上。
  响了一阵,不响了,嘀!
  有信息发过来了,程暮雪打开一看:我晚上过不来了,妈妈突然身体不适,明天吧!
  “从彤是谁?妈妈?谁的妈妈?”

  程暮雪在想,可能是从彤的妈妈,难道从彤是哥的女朋友?她一定很漂亮吧?
  程暮雪心里有些不平衡,真的很漂亮吗?
  这时,沙发上的顾秋,嘀咕了几句什么话,听不太清楚。
  程暮雪看到他的嘴巴在动,就倒了杯水给他喝。
  顾秋迷迷糊糊的,喝了几口,呛着了,咳嗽了一声,那水喷了出来。弄了程暮雪和顾秋两人一身。
  程暮雪说,“完了,完了。湿了,全湿了。”
  看到顾秋身上的衣服湿了,她也顾不上自己,就解开了顾秋的衬衫。
  顾秋一米七几,一百二十多斤,不算胖也不算瘦。可能是以前练过,胸前的两团肌肉比较结实。
  鼓鼓的,看起来很健壮。
  程暮雪皱了皱眉,“跟我示威吗?大男人,用得着这么大?”
  当然顾秋并不知道她嘀咕什么,只是程暮雪拿他和自己做比较。
  脱了他的衣服,程暮雪就在想,不如给他洗个澡吧,浑身这么大酒味,难闻死了。
  她可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孩子,想到就做,解开顾秋的腰带,拉开拉链的时候,她有些犹豫了。
  太丢人了吧?一个女孩子去脱人家的衣服,裤子。
  怕什么?他不是你哥吗?给哥哥洗澡,有什么好稀奇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