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渝鬼事:这里除了火锅、说唱,还有说不完的鬼故事》
第7节

作者: 城东九爷12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镜子是镶嵌在衣柜门上的,可以开合。

  本来没啥,看了几眼,镜子突然一晃,衣柜门好像被人推开了,折向窗子外面。
  这下给我吓得不轻,窗子外面站着几个光着身子的人,正盯着里面看,我能通过镜子看到他们,他们也能通过镜子看到我。
  他们看到我马上就跟疯了一样,要往里面窜。
  昨天遇到过这事儿,是被陈文解决掉的,他这会儿在外面忙活重要的事情,我不好打搅他,就压低声音跟胡平说:“胡哈儿,有鬼进来了。”
  胡平不说话,眼见着进来的光膀子人离我越来越近,有些慌了,又喊了一声:“胡哈儿。”

  胡哈儿还是不回我的话,等到窜进来的人走到我面前的时候,一下就惊呆了,有一个人我见过,是我幺爷爷的儿子,去年杀猪的时候,被猪撞死的,没想到这会儿竟然回来了。
  “二叔。”我轻声喊了一句。
  他也不搭理我,对我嘿嘿一笑,然后我脑袋一昏,头痛得要死,说话的声音都没了。
  也刚好是这个时候,窗户外面又窜进来一个人,跑过来一口就咬住了我二叔,然后一甩,二叔活生生被甩了出去,我头疼也停止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竟然是那天陈文带回家的那个女人。
  二叔被甩出后,她挡在我前面,开口说了第一句话:“你哥是个好人,你也别出事。”
  日期:2018-08-02 12:47:45
  我当时很吃惊,没想到鬼会来救我,说出去都没人相信。
  我还没说话,外面陈文喊了一声‘回’,然后第二声,再是第三声。

  刚一喊完,胡平突然从床上跳下来,大叫:“鬼来了,鬼来了。”
  叫完冲了出去,我也随后跑出去,然后立马准备关大门。
  大门两扇门面,我关了一面,胡平却压着另外一面死活不关,指着外面说:“好多鬼。”
  我看出去,给我吓一跳,外面足足十几个人影。
  陈文这会儿喊道:“快关门。”

  我准备掀开胡平,但他太重,没能成功,接下来一瞬间,一个黑影子从屋里冲了出去,跑了。
  外面那些人看到屋里的人,向我们走过来,陈文走到门口,往那儿一站:“谁敢往前一步?”
  大部分停下,只有两个没有。
  陈文这会儿有些火气,看到有两个过来了,向着这两个走过去,到了他们面前,从身上取出两根桃木做的签,先是一脚一个,撂翻了之后,一只手一根桃木签,插进了那两个的眉心。
  那两个人突然惨叫起来,我从来没听过这样凄厉的声音。
  叫了一阵,那两个人不见了,桃木签也变成了黑色。

  其余的人怔怔看了几眼,陈文说:“三秒钟还不走的,让你们连鬼都做不成。”
  很有效果,说完没一个人留下,陈文这才回了屋,坐那儿看着胡平,我过去问怎么了,他说:“魂招来了没有及时关门,又跑了招魂方法只能用一次,下次就不会来了。”
  这样说了,那么这事儿全赖胡平。
  不过胡平这会儿好像被吓得比我还厉害,陈文也没说他啥,我自然不好开口。

  又问:“刚才外面那些是什么?”
  陈文说:“招魂招来的孤魂野鬼,今天算是白忙活了,你和我先回去,明天再来。”
  走到半路的时候,陈文突然向我问起了胡平的事情,我把知道的全部说了,末了还问:“是胡平害我吗?”
  陈文回答了一句:“你一个人先回去,我去你爷爷坟前看看,另外,你回去之后,等到一点半,你把这个东西悄悄塞在你奶奶枕头下。”

  他递给我一个香囊一样的东西。
  日期:2018-08-02 12:58:00
  陈文把这个香囊递给我之后就走了,我回屋的时候奶奶还在等我们,见了我问了一句陈文去哪儿了。
  我把陈文的行踪跟奶奶说了。
  奶奶已经老了,熬不了夜,让我在这里等陈文回来,她自个儿先去睡觉。
  我坐了半个小时左右,估摸着奶奶睡着了,悉悉索索进屋,把陈文给我的香囊塞在了她的枕头下。
  陈文凌晨三点多才回来,刚到屋,就有人打着手电筒到我家,看见陈文没睡,慌慌张张说:“陈师傅,你快去看看,我老伴儿不行了。”
  关乎到人命,陈文马上就起身跟着老人去了。
  老人是我们村的,没走几步就到了他家。
  他的老伴儿已经八十多了,平时身体就不好,这会儿更是躺在床上动都动不了。
  老头说:“刚才她上厕所,回来之后躺床上就不行了,喊都喊不答应。”

  陈文大致了解了情况,进屋往床上一瞧,大惊呵了一声。
  我也进去一看,也给吓住了,老妇人躺在床上,在她的身上,一个穿着死人衣服的人,正压在她的身上。
  “难怪动不了,是被鬼压床了。”陈文说了句,然后对我说,“陈浩,你把中指咬破,走过去点在那个人的眉心。”
  我哪儿敢,陈文又推了我一把:“快去。”
  我拧着眉头把中指咬出了一些血,走了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我能看见压在老妇人身上的那个死人,老头儿却看不见,忙问陈文是怎么回事。
  日期:2018-08-02 13:08:15
  陈文没立马回答他,看着我走过去。
  我过去之后,那个死人没反应,我咻地一下就把手指上的血点在了他的额头上。
  刚点上去,他就猛地一下跳了下来,嘴里叽里呱啦叫了起来,连滚带爬往外跑,才刚跑了几步,就没了影儿,不见了。
  按照陈文的说话,这叫做魂飞魄散。
  我也一愣,我啥时候这么厉害了?
  那个死人没了,老妇人也睁开眼,看了我一眼:“蛋子,你跑我屋头做啥?”
  陈文见没事儿了,也没跟他们多解释,带着我回屋。
  路上我问陈文:“为啥不跟他们说是鬼在作怪?”

  陈文说:“普通人一辈子又有几次机会遇到鬼?跟他们说了,怕他们剩下的这几年担惊受怕,干脆不说。”
  我哦了声,又问:“刚才那个鬼,是我弄死的吗?”
  他说:“我跟你说过吧,你把鬼看成小狗小猫,就不会怕了,你这一辈子还会遇到无数次呢,慢慢就不怕了。”
  我说:“那我下次也用中指血。”
  他却敲了我一个脑瓜崩儿,说:“中指血一个多月才能产生一滴,你刚才已经用了,下次再用又要等一个月了,因为你是年轻人,血气方刚,中指血比较管用,但也不要经常用,你阳气本来就少,多用几次就会变成阴阳人了。”

  被他这话吓到,忙把手指伤口堵住了。
  日期:2018-08-02 13:18:30
  因为今天累到极点,回屋倒头就睡,睡到第二天中午时候才起来,我起床的时候,陈文已经出门去了,奶奶给我做了饭之后,我出门去找他。
  在村子里打听了一阵,才知道陈文去了王祖空家里。

  赶过去时候,王祖空已经被人从卫生院送了回来,村里的人都围着王祖空,准备送他最后一程,陈文也在。
  我过去低声问:“王爷爷还是没救好吗?”
  陈文把那个铜铃递给了我,说:“你找个没人的地方,把上面的符撕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