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渝鬼事:这里除了火锅、说唱,还有说不完的鬼故事》
第6节

作者: 城东九爷12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农村最忌讳的就是说别人死,村民都不相信他,这会儿准备七手八脚把王祖空送到医院,陈文却转头对我说:“你去你王爷爷家的神像找找,那儿应该有个铜铃,你去按住,别让里面东西出来了!”

  我信了陈文的话,进屋在王祖空家上方,看到了一个供奉送子观音的神龛,一眼就看见了摆在那里的铜铃。
  那铜铃下面像是扣住了一只老鼠,弄得铜铃摇摇晃晃。
  我马上上去按住了铜铃,然后跟陈文喊:“哥,我按住了。”
  他恩了声,在外面摆弄了王祖空一会儿,然后进来,从身上拿了一张黄符,把铜铃口的封住了,然后把铜铃装进了兜里,任由村民送王祖空去卫生所。
  他则带着我回屋,路上时候我问他:“王爷爷会死吗?”

  “找得回魂就不会死,找不回就死定了。”
  我又问:“铜铃里面有什么?”
  他说:“王祖空魂本来应该被勾完的,留下了一魄,应该他早就预料到会有人害他,早早就把自己一魄叩住了,那铜铃里面,就是他最后一魄。”
  日期:2018-08-02 11:56:00
  对这些魂啊魄啊的,我不太了解,他也一路不语,在想事情。
  回到家之后,他才说:“今天晚上,你和我去你王爷爷家睡。”

  我哦了声,他回屋准备了一些东西,把我家的桃树砍了,削了几根木签,等到下午六点多钟的时候,他告诉我出发了。
  奶奶一个人留在屋子里,本来我让她一起去的,奶奶说屋里没人,怕人进来偷东西,就没去。
  王祖空这会儿还没从卫生所回来,他屋里暂时由村里的人看管,我们进去之后,陈文马上跟他们说:“乡亲们,你们先回去一下,晚上这里怕有脏东西过来。”
  因为村民都不认识他,怕他偷王祖空家里的东西,没离开。
  陈文也不劝他们,跟他们在这里聊了一会儿王祖空的为人和之前所作所为。

  无一例外,村民对王祖空的评价都是好,说村里人有小病小灾,都是王祖空给看的。
  王祖空他们村里有一个傻子,叫胡平,平时我们都叫他胡哈儿。
  哈儿就是傻子的意思。
  他说话不傻,但做事却傻得很,我见识过的就有,他在村里小姑娘面前脱裤子,甚至还打算qiang jian他自个儿的亲妈。
  胡平问陈文:“你是做啥的哦?”
  陈文回答他是道士。
  虽然打过牛鬼蛇神,但是村里脑子还是相信鬼神之说,连一个端公都被他们当成神仙,更别说道士了。

  日期:2018-08-02 12:06:30
  知道陈文是道士之后,村民态度马上就好了,其中有一个腿脚有毛病的庄稼人跟陈文说:“我腿肚子每个月到了十号都会疼得不得了,王祖空给我看过,没给看好,陈师傅你能不能帮我看看?”
  说话的是个老头儿,按照我奶奶他们的说法,我得叫他二爷爷。
  才晓得陈文是道士,他马上就让陈文帮他看腿肚子,一来是想考考陈文,二来万一陈文真有些本事呢?
  陈文聪明得很,我都能想到,他肯定知道,笑了一下,过去扒弄了一下他的腿肚子,然后问:“您这儿是不是被什么东西咬过?”
  老头儿想了好一阵后才说:“你这样一说,还真的是的,前些年在田里挖红苕时候,看见两条蛇在配种,我一锄头下去,打死了一条,另外一条咬了我一口,然后才被我打死,诶……咬的就是这里。”
  陈文一边听一边点头,说:“蛇有灵性,打不得,你这是蛇怪作祟,明天你端一碗猪头肉去你打蛇的地方认个错,然后筑个坟,你腿就不会疼了。”
  虽然没有立即见效,但是在屋子里的人都敬佩不已,看了一眼就能知道是被咬过的,绝对有真本事。
  只有村民一边夸陈文本事大,一边让陈文帮他们解决各种问题。
  陈文不拒绝,来一个他帮着看一个,片刻都没歇。
  基本都看了一遍,村民简直把陈文当成神仙了,我跟着陈文一起来的,他们就问起了我和陈文的关系,我抢答:“他是我哥。”

  日期:2018-08-02 12:16:45
  陈文看着我一笑:“对,我是他哥。”
  有村民问又问:“陈小伙子,你结婚了没?”
  陈文说没有。
  马上就有一个老妇人说要帮陈文说媒,陈文连忙摆手说:“我是出了家的道士,结不了婚。”

  之后他们一直调侃陈文,陈文本来很健谈,在这些更善于聊天的村民面前,也招架不住,最后弄得窘迫无比。
  都聊到半夜了,陈文说:“我和陈浩要在这里半点事情,各位要是愿意看的话,就留在这里,要是不愿意看的话,可以先回去,我不会拿这里的东西的。”
  晓得陈文是道士了,肯定知道陈文要做啥,都嫌晦气不愿意呆在这里,只有胡平一个人留在了这里。
  胡平问陈文:“王祖空是不是被人害的。”
  陈文回答说:“是的。”
  胡平又说:“我跟你说,王祖空这个人,看起来是个好人,实际上心黑得很,当时我经常看到他和陈浩的爷爷大晚上偷偷摸摸跑到别人祖坟里,提着锄头乱挖,偷坟里面的东西。”
  他当着我的面儿说我爷爷,我当然不愿意了,驳了他一句:“你才不是好东西,你还要睡、你妈!”
  陈文以为我骂人,回头盯了我一眼:“你小小年纪,谁教你说这些的?祸从口出,你本来阴气就重得很,还不积点口德!”
  以前怕鬼怕死,这才几天,又多了个怕的东西,那就是陈文,不敢再说话了,嘀咕一句:“他自个儿说的,我们全村都晓得。”
  日期:2018-08-02 12:27:00
  陈文狐疑看了我两眼,然后问胡平关于王祖空和我爷爷到底是怎么回事。
  胡平说:“王祖空他们两个以前经常搅在一起,除了去挖别人祖坟,有一次我还看到他们去偷别人家的娃娃,才出生的娃娃。你晓得陈浩爷爷是咋死的不?就是偷娃娃被发现,打了一顿,半死不活回来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就死了。”
  我爷爷死之前是在床上躺了一个月,他也确实经常和王祖空搅在一起,可我死活不肯相信我爷爷不是好人。
  陈文继续问胡平关于王祖空和我爷爷的事情,但胡平知道的就是这些了,再问他什么也不知道。
  到了晚上十一点四十五的时候,村子里的狗突然叫了起来,陈文马上起身说:“你们两个躲侧屋去,等到我喊三声回的时候,你们要用最快的速度冲出来关门。”
  我没啥问题问,他说了我就照做,胡平问了句:“你要招魂?”
  陈文听后一愣,看了胡平两眼,听到外面狗叫得越来越凶,就让我们进了屋。
  进屋后找地方躲起来,胡平跟我说:“你躲镜子对面,那儿有个簸箕。”
  我看去,还真的有个簸箕,马上钻到了簸箕后面,胡平则跑到王祖空床上躲了起来。
  不一会儿,外面出来铜铃和念唱的声音,然后就是狗在屋子外面疯狂跑动和乌鸦的叫唤声。
  我探头出去,刚好看见了对面的那方大镜子。
  日期:2018-08-02 12:37: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