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渝鬼事:这里除了火锅、说唱,还有说不完的鬼故事》
第5节

作者: 城东九爷12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事儿我知道,再点了点头,不过还是问道:“王爷爷给我种的,说是给我护身,可我都不知道种在哪儿了。”
  日期:2018-08-02 11:04:00
  陈文上前说:“等你十八岁,阳气最重的时候,那个鬼就出来了。”
  他说得太玄乎了,我听得半知半解,说:“奶奶说那个化生子会吃了我的魂,到时候我就死了。”
  陈文笑了两声,说了句不会。
  回到屋,陈文对奶奶说:“今天去村子里走了一圈,要是是村里人害陈浩的话,今天晚上应该会有动作,一会儿麻烦您给我准备一只公鸡,一碗糯米,一把剪刀。”
  这些东西屋里都有,奶奶马上就去准备了,准备好了之后,陈文当场把公鸡杀了,从身上掏出一支毛笔,蘸着公鸡血在我额头画了起来,画完之后对我说:“今天晚上你站我身后,不管看到啥都不要慌,一切有我。”
  我嗯了声,他之后让奶奶进屋睡觉,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
  奶奶不敢怠慢,进屋把房门关得死死的。
  陈文这才用公鸡血在剪刀上抹了一下,又从身上掏出一根红绳,用鸡血染了一下,然后正襟危坐,面色冷峻得很,我从没有见过那样的眼神和表情,即便是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我们站在门外,外面黑黢黢一片,背后大门紧闭,乌鸦还是在树上扑腾,发出的声音渗人得很,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陈文不知道怎么感觉到我在害怕,说:“别怕,你要是害怕,闭着眼睛也行。”
  我没闭眼睛,闭上眼睛更害怕了。
  日期:2018-08-02 11:14:15

  等到凌晨一点左右的时候,村子里养的狗突然叫了起来,陈文说:“来了。”
  说完站起身看着路口,不一会儿那里就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有人踩在了树叶上,发出了声音。
  不一会儿,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孩子出现在了视线里,看到我们后说:“哥哥,我走丢了,能送我回家吗?”
  陈文问:“你家在哪儿?我送你。”
  他指了一个方向,陈文让我待着别动,他迎着走过去,到了那胖小子身边之后,那胖小子突然张嘴就向陈文咬了过来。

  陈文反应很快,还没等他咬到,伸手就把这胖小子提了起来,拿出身上红绳,三下五除二就把他捆了,提到椅子前面,他甩甩袖子坐下,拿出剪刀摆在旁边,问这个胖小子:“是谁让你来的?”
  那个胖小子看到之后呜呜呜哭了起来,引得乌鸦也哇哇大叫。
  要是村里其他人看到了,还以为我们在虐待这胖小子,陈文不为所动,抓起一把糯米就准备往这个胖小子嘴巴里塞,胖小子这下吓得不轻,翻身一滚,倒在地上,想要滚着逃跑。
  陈文起身,顺便拿起了边上的剪刀,还没有走近,那个胖小子突然哇地大叫了一声,然后不见了。

  我忙上前去问:“人呢?”
  陈文说:“有人在勾魂,把这胖小子的魂给勾了。”
  陈文没去追,他说只要掌握了生辰八字,千里之外都能勾魂,追不上。
  日期:2018-08-02 11:25:15
  之后我们收拾东西进屋,不一会儿,屋外猪圈里的猪哼唧了起来,外面乌鸦也叫了起来,我睁眼从窗子看出去,竟然看见两个人挤在窗子口,打量里面。

  我忙拍了一下陈文,说:“有人在看我们。”
  陈文看到不看就说:“刚才那化生子引过来的,要是化生子把你害了,他们就会来夺你的身体,你没死,他们看一阵就会走了,你快睡觉。”
  陈文自个儿睡了,我怕得睡不着,一直看着窗子外面,那两个人看了半个小时后,往上一蹦,直接从窗子缝跳了进来,径直向我走过来。
  我吓得不行,正要喊醒陈文,他却突然开口:“你们再往前走一步试试看。”
  说话声音很冷,冷到刺骨,我先前还在怕鬼,这会儿却被他这句话给吓到了。
  那两个人一听,真的就停下了,其中一个翻出窗子离开,另外一个愣了一会儿,继续向我走过来。
  陈文突然坐起身来,揉揉手从床上下去,径直走过去。
  那人吼了声,陈文说:“脾气还挺大,打得你没脾气。”
  说完伸手就把那人揪住了,轰嚓一声,他直接把那人给丢得砸在了墙上,那人刚落地,他又上去把他提了起来,然后对我说:“陈浩,你过来把他丢出去。”

  我哪儿敢,现在吓得动都不敢动,还敢去揪鬼?
  摇头不去,他也没强求我,提着那人就从窗子丢了出去:“滚,下次见到你,就不是滚这么简单了。”
  我都看呆了,以前不管是谁,怕鬼都怕得要死,到他这儿跟换了一样,之前那个化生子,这次这两个,他打得他们还手之力都没有。
  陈文重新回到床上,跟我说:“别把鬼想得太可怕了,把他们想成小狗小鸟,就不会怕了。你阴气重得很,以后遇鬼的机会多着呢,要是一直这么胆小,到时候谁来护你?”
  当时心想,要是陈文一直住在我家的话,那不是什么鬼都不用怕了?
  我才刚想到这儿,陈文就说:“我不能离观太久,这三天争取把你这儿的事情弄完。”
  我哦了声,这才不久,就有些舍不得了,问他:“三天时间,能解决嘛?”

  陈文一笑:“你哥我是道士,抓个邪祟而已,简单得很,要不是想在外面玩几天,早就抓到了,我大致知道是谁了。”。
  日期:2018-08-02 11:35:30
  第二天一大早,他让我待着他去村子附近的坟茔转了一圈,到了我爷爷的坟前的时候,他多停了一阵,看了一会儿问我:“你爷爷的坟是谁选的地方?”
  这事儿我不清楚,他在坟墓前面转了一圈,然后让我们快点回屋。

  回屋时候奶奶正在提着猪食桶喂猪,陈文上去帮着奶奶提到猪圈边上,一边把猪食往猪槽里舀,有模有样,不过似乎没喂过猪,有些糗,喊我:“陈浩,你过来喂。”
  他放下猪食桶,问奶奶:“您老知道陈浩爷爷的坟场是谁选的吗?”
  奶奶颇喜欢陈文,笑眯眯地说:“王祖空帮忙选的坟场。”
  我正在喂猪,陈文知道后,回头喊我:“陈浩,走,去你王爷爷家。”
  我哦了声,放下猪食桶跟他往王祖空屋里走,在路上的时候,他问我王祖空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对王祖空以前一直没好感,有好感也是这几天培养起来的,只是说他有点凶,再也找不出别的形容词。
  我们刚到王祖空家的门口,就看见了有几个村民把王祖空给抬了出来,放在椅子上。
  陈文马上跑过去,问他们怎么回事儿。
  有个村民说:“刚才我在王祖空家里摆龙门阵,说着说着,王祖空就睡着了,我喊了半天都喊不醒,准备把他抬到卫生院看看。”
  陈文在王祖空身上上下打量了一下,然后说:“不用去了,他已经死了。”
  日期:2018-08-02 11:45:45
  陈文突然爆出这么一句,倒没有让他们惊奇,反而让他们大怒:“你这个小子是哪儿来的?明明还有呼吸,你咒他死!”
  陈文不慌不忙过去:“勾魂,三魂七魄已经去了三魂六魄,剩下一魄在身上,跟死了没什么差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