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6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没法拒绝,只能陪她继续坐着。不过今天晚上喝了不少咖啡,回去了估计也睡不着。

  左晓静说,“如果可以,我真想大醉一场。”
  顾秋说,“现在不是时候,你不能让你外公再为你担心了。”
  左晓静道:“那什么时候才可以?”
  顾秋说,“女孩子最好是不要,醉酒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美好。那是人在万般无奈,极度郁闷的时候,一种无可奈何的渲泄。”
  左晓静迎着他的目光,“答应我,陪我醉一回。”
  顾秋看了她很久,才应下来,“好吧!有机会我一定陪你。”
  深夜,刚刚送走左晓静,顾秋还没有回酒店,就接到未来夫人从彤的电话,“你睡了吗?”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汽车喇叭声,还有大街上喧哗的吵闹,从彤问,“你在哪?”
  “我在省城。”

  顾秋横过一条马路,朝对面的酒店去了。从彤又问,“去干嘛呢?”
  顾秋说,“杜省长叫我,来了一天了。现在回酒店,还是住我们上次那个房间。”
  从彤没有追问了,说起了订婚的事,“你决定了吗?那我跟家里说了。”
  从彤似乎还有些担心,再次确认一下。

  顾秋说,“说吧。”
  顾秋想,这件事情,已经决定下来也是好事,结婚对于一个官场上的男人来说,不能太迟。
  稳定的婚姻,能给他去掉很多负面新闻。
  再说,真到以后,万一发生变故,家里又决定跟别的权贵联盟,自己也不会成为其中的牺牲品。
  顾秋早想过了,凭自己的能力和背景,在官场上混出个人样来不难。虽然从彤没什么大的背景,但是她的品德好,是那种适合于结婚的女孩子。

  在婚姻问题上,顾秋很老练的,看得也很透彻。
  从彤听到顾秋的回答,似乎感觉到了他兴致不高,不由有些担心,“你怎么啦?”
  顾秋说没事,从彤不信,“没事才怪,我还不了解你?说吧,看看我能不能帮得上忙?”
  顾秋说真没事。

  从彤道:“你连我都不信,还说跟我订婚,假的吧?”
  顾秋只好告诉她,“杜省长的一位老朋友,被查出癌症晚期,时间不多了。”
  从彤一听,果然是个坏消息。
  癌症晚期的病人,按概率来说,生存的机会不多。她就问,“你认识吗?”

  顾秋告诉从彤,“就是去年你爸出事的时候,我到省城找的那位老人家。”从彤听说了此事,心情也沉重下来。
  上次顾秋在省城裱字,人家没有收钱,这事从彤是知道的。如果没有当初顾秋和这位老人相助,从政军很可能就被人家刷下去了。
  从彤道:“那你多去看看人家。要不要我也过来?”
  顾秋道:“不用了,杜省长会有安排的,需要的时候叫你。”
  从彤说,“那你早点睡。晚安!”
  顾秋哪里睡得着,张老先生的事情,让他有些心神不宁。好当当的一个人,马上就要没了,你不觉得有些沉重吗?
  再说自己答应张老先生的事,该怎么圆场?
  这晚上,顾秋一夜没睡。
  第二天一早,他准备去杜省长那里说一声,若没什么事情,他就要回长宁了。
  刘长河找过来,在大厅里碰到顾秋,“我等你一晚上了,怎么没消息?”
  顾秋当然不能把省委书记老丈人生病的事情说出去,否则整个南阳都乱套了。
  知道风声的人,肯定千方百计去打听,去送礼,反而搞得张老先生不舒服。
  顾秋正要跟他解释,酒店门口刷地开过来一辆车,赫然是省委一号车。
  刘长河还在发愣,车上莫不是省委左书记?
  正狐疑间,左书记的秘书走下来,“小顾,总算让我找到你了!”
  顾秋和刘长河都有些奇怪,尤其是刘长河,心里更是惊讶不已。顾秋喊了句,“孔秘书,找我有事吗?”
  孔秘书还没说话,刘长河立刻贴上来,“您好,我是长宁县刘长河。”
  孔秘书没有理他,没看到自己在说话吗?一点礼貌都没有。刘长河见他不理自己,不由有些尴尬。
  顾秋立刻出来圆场,“孔秘书,这位是我们刘县长。”
  孔秘书这才哦了句,“你马上跟我去一趟吧,老板叫你!”
  左书记叫我?

  顾秋心里有些紧张,不用说,肯定是与昨天有关的事。
  昨天张老先生很明确的指出,左晓静的事情,不容他左书记(擦)手。
  做为一个父亲,不管他是什么职务,女儿的婚事,他能不擦手?那是不可能的。
  而且越是高层人物,对家事管之甚严,对子女对象的来历,非查个一清二楚不可。
  顾秋对刘长河道:“我先过去一趟,回头联系。”
  看着顾秋和孔秘书上车,刘长河就站在那里,很不明白的摸着脑袋,这个顾秋究竟什么来路?连省委书记的秘书都要来亲自请他。看来那个传说,八成是真的。
  顾秋随孔秘书来到上次的别墅楼里,出来开门的还是那个保姆,客厅里没有人,孔秘书指了指楼上,“你自己上去吧!”

  上楼梯的时候,顾秋的心在砰砰的跳。
  因为他不知道左书记究竟要说什么?会不会去查自己的身份。他真要查的话,很快就能查出来。
  就象刚才,自己没有告诉他所住的酒店,他也能够让秘书找到自己。象他这样位高权重的人物,很多事情都不需要自己动手。
  上了二楼,左书记和娇妻沈如燕坐在客厅里说话,沈如燕见顾秋来了,立刻起身,“小顾,你来了!”
  顾秋喊了句阿姨,左书记。

  左书记看了他一眼,“坐吧!”
  顾秋来到他对面坐下,沈如燕倒了杯茶,“你们聊,我先下去了。”
  一道纤细的身影,缓缓消失在眼前。左书记的目光,一直在打量着顾秋。
  “你来我家也不是一二次了,我知道晓静很喜欢跟你这样的朋友交往,但她毕竟只是个学生,你懂我的意思?”
  顾秋说:“我们只是朋友。”
  左书记没有理顾秋,“晓静这个人你知道的,她妈妈去得早,性格比较冷,所以我对她的要求,几乎都会尽量满足。但是有些事情,原则上的事,我是不会让步的。虽然老头子身体不好,我能理解他的做法,你是个年轻人,应该知道哪些事该做,哪些事不该做?”
  顾秋听他这么说,不禁有些生气。
  你毕竟是我们顾家的对头,我干嘛要听你教训?
  看到左书记这么说,顾秋抬起头,迎着他的目光,“有件事情我希望您能够明白,这是老先生的愿望,只是一个愿望而已。至于愿望能不能实现,那就是另一回事,我们能做的,就是在他有生之年,让他开心,高兴,快活地度过每一天,每一秒。”
  顾秋突然这么理直气壮跟自己说话,搞得老左一愣一愣的,这小子好大的胆。

  可顾秋不管,他就这样说,“我和晓静只是朋友,这一点我非常清楚。先不说我们的身份地位,相差悬殊,就算是我有这个身份地位,我和晓静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我有自己喜欢的人,而且我马上就要订婚了。我之所以答应张老先生,完全是出于为了帮他完成这个最后的心愿。让他不要留有太多的遗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