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渝鬼事:这里除了火锅、说唱,还有说不完的鬼故事》
第4节

作者: 城东九爷12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祖空交代我晚上别睡觉,还让我奶奶准备一些东西,见了道士得送礼才行。
  奶奶当天晚上给我拿了一百块钱,用手帕方方正正包好,以防弄丢。
  那个时候,一百块钱已经很多了,拿到钱奶奶还准备给我缝在裤兜里,等到了的时候,把线拆开,然后把钱给道士。
  被我拒绝,认为这样太麻烦了,奶奶也没强求。
  第二天一大早,王祖空就背着东西带着我一同上路,奶奶一把鼻涕一把泪把我们送到村口才回去。
  在路上行了两天时间,晚上借宿,白天讨茶饭,到了城里后马上就被城里的酒红灯绿吸引住了。

  王祖空把我带到城里附近的一座山上,进观看到的全部是电视里道士打扮的人,当下就以为他们是电视里那些大侠,眼睛都放光了。
  王祖空进去问一个年龄差不多二十岁左右的人,说了几句话后就准备带我走。
  我问:“不找道士了吗?”
  王祖空回答说:“那个道士死了,道观里其余的道士没真本事,救不了你。”
  还没走出道观,迎面一个穿蓝色衣服的道士走进来,看到我和王祖空后笑了笑,然后说:“这孩子阴气很重,请观里师傅看了吗?”
  我说没有。
  这个道士又说:“你过来,我帮你看一下。”。
  日期:2018-08-02 10:22:45
  王祖空马上把我推过去,一脸笑意地说:“还麻烦您救一下这孩子。”
  我走过去,他从身上掏出一个铃铛给我,说:“来,你摇一下。”
  我接过来晃了晃,铃铛叮铃铃发响,道士之后收回铃铛,又掏出一纸问我:“这是什么颜色的?”
  我说:“黑色的。”
  王祖空听了在一边儿说:“你看错了哟,那是蓝色的。”
  道士只嗯了一声,然后把刚才我摇的那个铜铃反过来,我一看,铜铃根本没芯儿,不可能发出声音的。
  然后他又把刚才那张纸拿出来在太阳下晒了一下,刚才在我眼里是黑色的纸,这会儿变成了红色。
  王祖空也不懂咋回事儿,问这个道士:“这是咋回事?”
  道士说:“这个铃铛只有在有阴秽东西的时候才能摇响,这张纸是从棺材里取出来的,沾了阴气,活人看不到阴气,只有将死之人才看得见黑色的阴气。”
  我再浑噩也知道他嘴里这个将死之人是什么意思,王祖空马上跟我说:“陈浩,快点跪下求这个师傅救救你,还有你奶奶准备的东西呢,快点拿出来。”

  我不想死,扑通就跪了下来,然后把兜里的方帕取出来,拿出包在里面的一百块钱,递给这个道士。
  这个道士看到钱一愣,然后笑着说:“拜师的时候才收拜师礼,你又不是拜我为师,拿钱做什么,你们今天先在道观住一晚上,明天早上我跟你们一起回去看看,应该是有人故意在做手脚。”
  日期:2018-08-02 10:33:00
  农村人收礼物的时候都会推辞一番,我以为他也一样,就尝试多给几次,他很果断地说不要,王祖空这才跟我说:“陈浩,这个师傅不要,你就把钱收起来嘛。”
  之后他把我们带进道观,安排了一间屋子给我们,让我们先在这儿休息,吃饭的时候,他来叫我们。
  交代几句就走了,我问王祖空这个道士干嘛去了,王祖空说道士也要上早晚课,他去上晚课去了。

  在道观盘桓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三个人一同上路回村,路上从他和王祖空的谈话中知道他的名字,叫陈文,得知我也姓陈,他一路上一直让我喊他喊哥。
  我开始不愿意,王祖空却训了我一顿,让我喊了两声。
  那个时候交通很不方便,我们是步行回村的,进村都晚上十一点多了。
  在村口时候,陈文说:“你们村里是不是很多死人?”

  村里肯定是活人,当时不理解他为什么这么问,王祖空理解到了,回答说:“村里死了人都是土葬的,周边很多坟,坟里都是死人。”
  陈文又说:“这会儿已经到子时了,子时是阴阳交替的时候,有鬼有怪的话,都会在这个时候出来,我们得赶快进屋才行。”
  进村离家不远,到门口后陈文让我们先进去,他到四周逛逛。
  这黑黢黢的,他不怕化生子吗?当时觉得他胆子太大了,比村里任何一个人的胆子都大。
  日期:2018-08-02 10:43:30
  我们进屋等到凌晨三点多他才回来,回来还带着一个女的,一进来就对我做了个嘘的手势,让我不要说话。
  我会意,闭口不谈,奶奶跟王祖空好像看不到这个女的,没跟女的说一句话,而是跟陈文侃侃而谈。

  陈文很会说话,那个时候觉得他跟我们村里人说话很不一样,后来知道,那叫儒雅。
  聊了一个多小时,奶奶给我们打水洗脚,王祖空回自个儿家去了,陈文被安排在我房间里。
  因为先前叫了几声哥,加上刚才奶奶的促合,所以这会儿喊他哥也不觉得别扭。
  到床上后问他:“那个女的是谁?”

  他带回来的那个女的有四十多了,从刚才进来就一句话不说,这会儿更是如木头一样站在窗子下,长得很不好看,衣服穿的跟我们也不一样,倒像是奶奶以前照片上的衣服。
  陈文跟我说:“我跟你说,人有好人坏人,鬼有坏鬼好鬼,坏鬼叫鬼,好鬼叫魅,她就是一个魅,刚才出去遇到有野狗撵她,就把她带屋里来躲一躲,她一会儿就走了。”
  我大致了解了,也不知道为啥,即便有这么一个魅在看着,陈文睡在旁边,我觉得无比安心,一会儿就着了。
  第二天一早,再看那个女人,果然不见了。
  陈文早就起了床,这会儿正在跟王祖空和奶奶谈我的事情,见我出来,陈文对我招手:“陈浩,你过来。”
  日期:2018-08-02 10:53:44
  我走过去,他又从身上掏出一张黄色的符,让我拿着,嘴巴里嘀嘀咕咕念了几句,他念的时候,我心里莫名发慌,让后就晕晕乎乎的,看不清东西。
  念了半分钟,他把符拿回去,然后跟我奶奶说:“您看,不是我不愿意收他为徒,我们经常跟鬼怪打交道,身上阳气少的话很容易背阴,他连一张符的阳气都受不了,跟着我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阳气全失。”

  之后他又说做坏事的人一般都会选择在晚上,白天不好找,等晚上就清楚了。
  一直等到晚上,陈文让我跟他一起出去,到村子里各家各户去看看,他的打算是想从谈话之间找到突破口,没准儿能知道是谁准备害我。
  挨家挨户过去,聊了一阵就离开,基本把村子里所有住户都访问了一遍,只剩下三家了,他不再访问下去。
  晚上回屋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我走前面,陈文在后面跟着,不一会儿乌鸦就跟了上来,对着我哇哇大叫。

  陈文叫住我,问我:“你跟这些乌鸦很熟?”
  我恩了声,以前喂它们,应该算是熟悉了,再说,上次还救过我呢。
  他又笑着说:“你不适合做和尚,倒适合做鬼,你身上被人种了鬼种,会跟着你一起长大,你知道不知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