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6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这才拿出手机,“是晓静!”
  杜书记没说话,顾秋喂了一声,“晓静,怎么啦?”
  左晓静道:“你在哪?我想跟你说个事!”
  顾秋看了眼杜书记,“我就在外面车上。”
  杜书记听见了,“你去吧!”
  顾秋只得下了车,杜书记叫司机过来,开车子走了。
  左晓静出来了,看到顾秋站在路边,她走过来,“你还没走啊!”
  顾秋道:“晓静,别太难过。”
  左晓静眼眶里,又多了些泪水,“晚上有空吗?”
  顾秋说,“有,有空。”
  左晓静道:“那我们找个地方谈谈吧!”
  顾秋心道,还有什么好谈的?张老的心思,我已经明白了,在他有生之年,我会配合你演好这场戏的。
  有些话,他不好直接说出来。
  其实就算他同意了,他和左晓静也不可能有结果。因为顾秋的身世一旦爆光,将成为左书记的眼中钉,他岂能容忍对手之子,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横行?
  顾家与左家,几代不和,这种仇恨,可以说是莫名其妙的,但偏偏又存在,叫人好生无奈。

  在两家这些晚辈中,或许他们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恨对方,没有任何理由,但他们骨子里,与生俱来的这种仇恨,敌视。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顾秋明白这些,可他与左书记接触,也并不觉得他有多可恶。
  对于左晓静呢,相反,他还觉得这妹子不错。
  顾秋知道,除非自己有过人的能力,实力,能够站出来摆平两家之间的矛盾,否则这种矛盾,仍然是不可调和的。
  他和左晓静来到一家咖啡厅,左晓静要了杯咖啡,顾秋也跟她点同样的东西。
  两人坐在一个角落里,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一阵轻柔的音乐,飘荡在耳边。
  过了会,又响起一阵萨克斯音乐。

  顾秋说,“晓静,你外公怎么样了?”
  左晓静说,“他很安详,一点都没有癌症病人的模样。”
  顾秋说,“他是一个很坚强的老人,我去的时候,他还要工作,那么投入。”
  左晓静道:“他也是一个很执着的人,以前他都不允许我去看我爸,现在终于同意了,但是很多时候,都必须征求他的同意。”
  顾秋可以想象,一位老人晚年丧女之痛。人生三大悲剧,少年丧父,中年丧妻,老年丧子。

  张老先生三占其二,他的心情可以理解。
  现在他自己又得了绝症,而且是晚期,不管是什么人,他的心思都无法平静。或许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急于求成。
  顾秋真的不知道,杜书记会如此煞费苦心,为自己铺路,这一点,顾秋很感动。
  他对左晓静道:“人有时候,就是缺少那种执着。我觉得他人挺好的。他很爱你,痛你,关心你。”
  左晓静扬起头,望着顾秋,“今天的事,我想跟你解释一下。”
  顾秋道:“不,没必要解释。我们本来就是朋友,不是吗?”

  左晓静笑了,“谢谢你的理解。不过在我外公在世的这段时间,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抽出时间,经常来看看他。虽然这个要求很过份,但是对于一个生命只有屈指可数的老人来说,这是一种莫大的安慰。”
  顾秋说,“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只是要委屈你,堂堂省委书记千金大小姐,跟我来一起演这出戏。”
  左晓静似乎在一瞬间,成熟了许多,脸上那种往日的天真不再,取而换之,是一种说不出来的苦闷。
  她叹了口气,“别这样说,我从来就没有把自己当成是什么千金大小姐,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毕竟我们交往也不是一天二天了,你懂的。”
  顾秋说,“的确,这就是你的与众不同。我很欣赏你。”
  左晓静看着他,“如果你配合我,一起演这出戏,你女朋友知道后,会不会生气?”

  顾秋微微一笑,“她是一个很懂事,很体贴的人。”
  “哦!”
  左晓静眼中闪过一丝失落。她看得出来,顾秋很喜欢这个女朋友,对她的评价很高。
  这就是爱,只有爱她,才会给予她这么高的评价。
  左晓静幽幽道:“她一定很幸福。”

  顾秋说,“等你长大了,也会找到同样的幸福。”
  左晓静的眼睛就鼓起来了,也只有此刻,才能看到她往日的天真,“在你眼里,我很小吗?”
  顾秋说,“按我的理解,你还只是个学生。学生的任务,就是好好读书。”
  左晓静说,“我已经大三了。再有一年就毕业啦。在我们学校,很多同学都恋爱了。”
  顾秋没有接下去,他说,“希望你外公能够开心一点,撑久一点,如果能到你毕业的那天就好了。”
  左晓静又是一阵伤感,“毕业了又能怎样?如果他真能撑下去,我倒是宁愿一辈子也不毕业。”
  顾秋喝着咖啡,左晓静沉默了。
  两个人好久没有说话,过了好久,两人同时抬头,异口同声道:“你说——”
  “你说——”
  两人同时一愣,“你先说!”
  “你先说吧!”

  “还是你先说!”
  顾秋不客气了,“其实这件事情,你爸爸肯定不会同意。”
  左晓静道:“不关他的事。我外公说了,哪怕是我自己作主,也轮不到他来说话。”
  “你没看到他的眼神吗?他肯定会责怪杜省长的。”顾秋有些担心,左书记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迁怒于杜省长。
  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杜省长只不过是为了圆张老先生一个梦,才这样做的。他和张老先生是多年的老朋友,当初两人就有约定。
  左晓静看着顾秋,“你在担心什么?”
  顾秋说,“我怕他迁怒于杜省长。”

  左晓静道:“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顾秋没明白,左晓静解释,“你喜欢我吗?”
  顾秋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左晓静道:“那我替你回答,你喜欢的只是你女朋友,并不是我。所以我们两个不存在这种可能,在今后这段时间内,我们只是为了完成一个老人的心愿,而演这出戏,老左是个明白人,他懂的。如果为了这点小事,而迁怒于人,那他的肚量也太小了。不配做这个省委书记。”
  顾秋当然心里清楚,左晓静根本就不懂官场这一套,真要是惹毛了左书记,不用他发话,下面的人就会为他出面。

  而且这些人为了讨好左书记,会变本加励,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左晓静想得太理想化了。
  在官场上这些大佬,不可能什么事情都大度,他们也是凡人,有的官场大员,他们的肚量,的确不如常人。
  他们的喜欢哀乐,都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顾秋当然不会把这些都告诉左晓静,让这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子,看到社会的黑暗。顾秋也是从学校里出来的,只不过他过早的接触了这些人和事,从小耳濡目染,这才练就了今天的他。
  时间不早了,顾秋说,“我送你回学校吧!”
  左晓静摇头,“我想再多呆一会,你不是晚上没事吗?再陪陪我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