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渝鬼事:这里除了火锅、说唱,还有说不完的鬼故事》
第1节

作者: 城东九爷12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8-01 14:18:40
  儿时留守,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爷爷在我七岁的时候撒手人寰,奶奶将我拉扯长大。
  小时候害怕一个人睡觉,爷爷会跟我说:世上无鬼神,都是人在闹。
  当爷爷叼着烟枪与村里其他老人侃侃而谈时又会说:鬼没有下巴,前些天村里进了一个化生子,到处扑人。
  化生子是本地方言,意指计生育死去的婴儿,因成人形却不能降生而载怨化鬼,名为化生子。村里老人平日训调皮的孩童,也会说:你这个背时的化生子。
  农村四月天气瞬息万变,早上奶奶给我添了件衣服说:“昨儿老鸦子又来了,你今天莫出去,怕遇到脏东西。

  老鸦子即乌鸦,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是死亡和不详的象征。
  日期:2018-08-01 14:19:20
  乌鸦被他们说的很可怕,但真很灵验,乌鸦每次进村都没好事发生,要么死人,要么死牛死猪,村里人烦极了 它们,即便老远见了,也要上去丢块石头撵走它们。
  我倒觉得它们挺可怜的,经常被人撵得四处逃窜,还时不时被打死几只。
  小时候同情心泛滥,经常偷屋里的猪肉丢到坟茔地里给它们吃,开始那些乌鸦见我就跑,去的次数多了,它们渐渐熟悉,一见我就会迎上来,这点令那时候的我很有成就感,感觉多了几个朋友似的。
  不过次数一多,爷爷发现挂在墙上腊肉越来越少,终于把我逮住,修理了我一顿,偷肉喂鸦再不能行,也就放弃了。
  奶奶虽然嘱咐了,我却在家玩不住,趁奶奶进屋煮猪食的空档儿一溜儿跑了出去。
  屋前是水田,现在村里很少种水稻了,水田也就闲了下来,我因赶时间就学着电视里的大侠,扑扑腾腾地一个接着一个田坎往下跳,手握一根细长艾蒿秆,配合着手上动作嘴里咻咻咻不停配音.

  那时候在农村,除了放牛时偷人红薯吃,再自制一些弹弓打鸟之外,也只有这个游戏了。
  日期:2018-08-01 14:19:51
  舞了一阵,碰到村里一个老人放牛上来,看到我了把牛栓在树上,过来问:“蛋子,练武功呢?”
  蛋子是我小名,真名叫陈浩,被人叫了这么多年蛋子,我却不知道为什么。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武侠梦,儿时的我也不例外,若有其事嗯了声,老人又说:“快些莫练了,你在这张牙舞爪的,化生子看到了,以为你也是化生子,晚上该找你聊天了。”
  自古老人吓小孩儿的话就层出不穷,我可不信。
  不过还是回了屋,进屋有些犯困,就进屋在床上躺了会儿。
  睡觉的时候,听到奶奶在外面哟吼哟吼发声,我出门看,却是奶奶在用撵鸡的响槁撵外面的乌鸦。
  我出门一看,乌鸦就跟发了疯一样,哇哇哇大叫,在树枝间扑腾跳来跳去。
  奶奶见识广也不知道咋回事儿,问我“蛋子,这是囊个回事?撵都撵不走。”
  我走到树下抬头往上一看,乌鸦叫得更凶了,每只乌鸦都是看着我叫的,就跟奶奶说:“奶奶,奶奶,乌鸦是在看着我叫。”
  日期:2018-08-01 14:20:11
  奶奶也走近一看,看到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爬起来马上拉着我往隔壁村子去,说:“快些找王端公给你看一下。”
  被奶奶拉到隔壁村,找到正在农田干活的王祖空,奶奶让他给我看看。
  王祖空以前经常跟我爷爷摆鬼神的事儿,我估摸着爷爷晓得的那些鬼没下巴、鬼走路踮脚、鬼没影子,都是从他这儿听来的。
  奶奶跟王祖空说了一下乌鸦的事情,事情还没说完,他屋子外头椿树上又扑腾来了几只乌鸦,冲着屋子里哇哇地喊。

  我回头看了一下,跟奶奶说:“它们是不是饿了没东西吃,找我要肉吃的?”
  王祖空就啪地扇了我一巴掌:“乌鸦是黑良心,你还喂它们?它们不会念你的好,等你死了,一样吃你的肉,你娃娃是嫌命长了,还去喂乌鸦。”
  他之后又唧唧歪歪说了一堆,我奶奶一直在边上应和让我记住。
  我被白白打一巴掌,心里不痛快,起身摔了椅子就跑了,奶奶和王祖空在面直撵,不过他们老了,跟不上我的速度。
  日期:2018-08-01 14:20:24

  公社化时候,这里叫三队,我们村叫二队,由这边儿回去路上,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年人往我这边儿走过来,错过一截儿后喊停我说:“哪家的娃娃?乌鸦跟着你做啥?”
  身后乌鸦一直跟着我扑腾,我咋知道它们要做啥,就说不晓得。
  这个老头儿说:“乌鸦跟着是要死人的,你把脸上抹些泥巴,它们认不出你了,就不会跟着你了。”
  当时小,别人说啥就是啥,我真的信了,就在地上抓了一把泥巴抹在了脸上,反正在农村本就是在泥地里打滚,也不觉得脏。
  弯腰抹泥巴后起身准备让那个老头儿看看,问他可不可以了,不过起身却不知道他到哪儿去了。

  就这么一个大活人,突然就不见了,当时给我吓得屁滚尿流,哭哭啼啼跑回去找奶奶他们。
  日期:2018-08-01 14:20:56
  奶奶他们在找我,半路上遇到我,那个王祖空看到我在脸上抹泥巴,又是一巴掌扇了过来:“你这个短命的崽,快些去给我洗了。”
  被他打两下,我当时也顾不得害怕,弯腰抓起一把泥巴就丢在了他身上,然后跑回了屋。

  奶奶在后面喊我,急得快哭了,我当时没搭理她的,认为她看着别人打我也不说啥,挺生她的气。
  晚上奶奶回到屋里跟我说:“等会儿你去你王爷爷家跟他认错,他那是在帮你。”
  我转个身不理奶奶。
  奶奶又说:“你小时候好几次病得都快断气了,都是你王爷爷喊魂把你喊回来的。”
  我都记不得这事儿,就说:“我记不得。”

  奶奶之后跟我说了一桩我婴儿时期的事情。
  日期:2018-08-01 14:21:13
  我们这边儿有一个习俗,婴儿一百天的时候,要抱到太阳下去看影子,影子就是魂,魂淡说明阳气重,魂浓说明阳气少,那是短命鬼,死了要变化生子。
  我的影子,是当时村里最浓的。
  小时候经常生病,都是王祖空帮忙给看的,还说王爷爷自己没后人,把我当成他孙子了,才会对我凶,其他人的话,他管都不管。
  奶奶死活劝我,我才听她的,去给王祖空赔礼认错,当时犟得很,面儿上虽然同意去赔礼,心里却想着不念他半点儿好。
  我们是晚上到他屋的,路上乌鸦一直跟在我后面叫,农村本来坟墓就多,乌鸦哇哇一叫,背后觉得凉飕飕的。
  过去有一个‘水井包’,以前叫‘古坟包’,坟被挖了后改了个名字,一个月之前,隔壁村里有个老人死了,就埋在这包上的。
  我们打着手电筒过去,刚到水井包,电筒灭了,奶奶手一颤,手电筒掉下去,奶奶弯腰去捡,愣是没摸到。
  日期:2018-08-01 14:21:37
  奶奶在摸的时候,我看到有人蹲在那座新坟前面,看样子好像是靠着墓碑睡着了,我拍了拍奶奶说:“奶奶,那儿有个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