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58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知道,那明天你好好照顾爸妈,让他们不要那么悲伤。”
  凌柯点点头,下车关上了车门。
  柏南修坐在车里看着她的背影,这一次,凌柯有回头。

  他笑了!
  凌柯也笑了!
  凌柯走后,柏南修拿出手机给顾明瑜去了电话。
  “刚才为什么不接?”顾明瑜一开口就质问。
  “不接当然有不接的理由。妈妈这么晚打过来有事吗?”
  “我听说你受伤了?”
  “听谁说的?”
  “慕生告诉我的,他说是从网上看到的新闻。”
  “有人削水果划伤了我,这种事也上新闻?”
  “南修!”顾明瑜的声音开始妥协,“妈妈这是担心你,你是柏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你不能有任何闪失。”
  “姐姐也是!”

  “……”
  “铭儿也是!”
  “南修!”顾明瑜的声音有些激动,“别提那个孩子的名字!”
  柏南修轻笑。
  良久,顾明瑜的声音传来,“你要妈妈怎么做才肯回来?”
  “这不是您怎么做的问题,是我不想回来的问题。”
  “可是这么大一家公司,你就这么看着妈妈日夜操劳吗?”
  “您可以让姐姐回来,她学的经商管理,比我一个法语系的教授更有能力。”
  “我让她回来她就回来吗?”
  “您把铭儿的下落告诉她,她肯定回来!”
  “这不可能,那孩子是肖家的血脉,我不可能让他进柏氏集团!”
  柏南修不说话了,他难过地闭上了眼睛。

  肖家、柏家,这么多年难道就要这么斗下去吗?
  “南修!”顾明瑜又开始乞求,“回来吧,回来帮帮妈妈!”
  柏南修叹了口气。“时间不早了,您早点睡吧!”
  说完,他挂了电话。
  郭玉儿这几天滴米未进,被凌柯打了之后她准备找人教训一下凌柯,最好是找人**她。
  可是没有想到,她计划还没有实施,学校方面却给了她沉重的一击,她的研究生资格被查出来造假,而这似乎影响到她市长父亲的政途。
  最可恨的是,她爸为了挽回事态影响,决定送她出国。
  出国就意味着她必须结束对柏南修的爱恋,必须去一个没有柏南修的地方。
  这怎么可以!
  柏南修对她来说就是太阳,是她活着的全部意义,她不能没有他。

  在郭玉儿心中,她觉得柏南修简直就是上帝创造的最完美的男人。
  他的英俊与挺拔,他的儒雅与从容,他的眼神,他说话的声音,甚至是他抽烟的姿势,无不完美!
  如此完美的男人。选择忽视她这个公认的美女而娶凌柯这样的女人,这里面一定是凌柯使了手段。
  凌柯一直都在使手段,从她到A大,凌云带她认识了柏南修后,她就经常出现在柏南修的面前。
  凌柯是社会系的大一生,柏南修是法语系的大四生,他们除了凌云还能有什么交集。
  但她常常出现在柏南修的视线里。
  郭玉儿觉得这就是凌柯的心机,知道柏南修喜欢打网球,就时不时地出现在网球馆。
  更可气的是凌云发现意外后,她就变本加厉,利用凌云的死让柏南修照顾她。
  郭玉儿记得,有好几次柏南修拿着雨伞跑着去她的教室接她,从法语系到社会系可有几公里路程。
  最可气的是冬天,凌柯明明穿那么多,柏南修还是会把大衣脱下给她穿上。
  柏南修是不会照顾人的,他们一起参加滑雪社活动时,郭玉儿曾向他撒娇寻求帮助,可是柏南修只会自顾自地练习,从来都不会伸手帮她一下。
  如此高冷的柏南修居然跑去为凌柯送伞,这里面肯定是凌柯使了手段。
  这手段就是凌云的死。
  三年前去屋脊山滑雪是柏南修的提议。因为他曾经去过,了解那里的情况。
  而凌云却死在屋脊山腹。
  郭玉儿认为凌柯就是利用这一点威胁了柏南修。
  柏南修是个追求完美的男人,而他本来就很完美,这样的男人很可能为了弥补自己的失误,选择屈服。
  他屈服于凌柯的卑鄙手段。
  郭玉儿从来没有像恨凌柯那样恨过一个人,她抢走了她最心爱的东西,却根本不珍惜。
  跟凌柯结婚后,郭玉儿发现柏南修变得郁郁寡欢,总是一个人坐在桌前发呆。
  郭玉儿找曾天宇搞臭凌柯,其实是想拯救柏南修。
  这是她给自己无耻行为的理由。
  所有不正当的行为,如果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执行者就觉得那是真理,她没有错。
  郭玉儿觉得自己没有错,但是她却被凌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打了,还遭受了这么多不公平的待遇。
  她简直就是可怜的人鱼公主!
  孟逸君来看郭玉儿时,郭玉儿正自可自怜地以泪洗面。

  孟逸君只好劝她,“没事的,出国散散心也好。”
  “我那有心情散心,凌云这个妹妹简直就是一泼妇,你看看她下手有多狠!”郭玉儿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头发。
  她完美的发型现在缺了一缕。
  孟逸君叹了口气,“凌柯以前挺可爱的,现在怎么变成这样?”
  “可爱,我可看不出来,再说了你了解以前的她吗?”
  “其实我很小就认识她,我姑妈跟凌云家住一个小区,小时候她是很可爱的。”
  郭玉儿不满地瞪了孟逸君一眼。

  孟逸尹连忙转了一个话题,“凌云的爸妈回来了。”
  郭玉儿哼了一声,“你就直接说是凌柯的爸妈回来了。”
  “对,不过我姑妈说凌柯跟柏南修是男女朋友,这很奇怪,柏南修那天聚会时可是说结了婚。”
  “我看过他们的结婚证。”
  “这么说凌柯的爸妈还不知道啰,看来他们是瞒着家里偷偷拿的证,这一点我能理解。凌云死后,你妈几乎崩溃,当时我还想去他家看望一下凌云的妈妈,但是被凌云的爸爸拒绝了,他说凌云的妈妈的情况最好不要见凌云生前的朋友,特别像我还是跟他一起去滑雪的。”
  “为什么?”
  “触景伤情。”孟逸君说道,“也许他妈妈认为我们都是害死凌云的凶手。”

  郭玉儿的大眼睛眨了眨,一抹阴险的笑浮上了她的脸。
  公墓园,凌柯一袭黑衣扶着妈妈罗玉霞站在哥哥凌云的墓前。
  父亲凌远达躬着身子小心翼翼地清理着墓碑上的灰尘,每个人的思绪都回到了三年前,悲伤漫延在每个人的心头。
  凌柯强忍着泪,伸手抱住母亲,她真担心不堪重负的母亲会再次昏倒。
  罗玉霞拍了拍凌柯的胳膊,她知道女儿这是在担心她,可是这三年来,她只记得儿子的死却忘记了还有一个活着的女儿。

  日期:2017-09-05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