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57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凌柯一听连忙从包里拿出上次柏南修给她的银行卡,“你看,他把工资卡都给我了,所以爸妈,你们放心地把我交给他吧!”
  罗玉霞一看,忍不住又哎呀了一声,“你手怎么这么快,你们还没结婚呢,你就花小柏的钱,妈没给你寄生活费呀!”

  “他愿意呀!”凌柯故意得瑟地讲。
  柏南修有些宠溺地看着凌柯。
  他知道,就算他给了她卡,这些日子以来,她从未取过一分钱。
  说实话,他也很少看凌柯购物,穿的衣服也是从网上淘的,只是她身形好看。穿什么都像大牌。
  他的凌柯,真是一个好姑娘!
  谈完结婚细节,罗玉霞还是坚持要跟柏南修的父母见个面,就算不见面通个电话也行。
  于是,柏南修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说明了一下情况,然后把手机递给了凌远达。
  两个素未谋面的男人,突然通话是有些突兀,但是都是身为人父,话自然是聊得来的。

  凌柯坐在柏南修身边有些忐忑不安,她生怕柏南修的父亲说漏了嘴,把他们已经结婚的事给说了出来。
  柏南修握住凌柯的手小声说道,“放心,来之前我跟爸爸交待过,他知道该怎么说。”
  凌柯这才放了心,柏南修的爸爸是她去帝都时唯一欢迎她的人,相必之下,他没有顾明瑜那么市侩。
  凌远达通完电话,罗玉霞连忙问,“亲家公怎么说。”
  “亲家公好像早就知道他们要结婚,看来是被凌柯给吓到了,不娶怕落人闲话。”
  罗玉霞又拿眼瞪了凌柯一眼。

  真是女大不中留!
  送走柏南修,凌柯上楼跟凌氏夫妇假惺惺地说起拿结婚证的事。
  “这结婚的事我们虽然同意,但是马上就拿结婚证还是有些急,你们两个再相处一段时间看看不行吗?”罗玉霞讲。
  凌柯一听就急了,“妈,人家柏南修都上门说结婚的事了,您又不让拿结婚证,这不是欺骗他的感情吗?”
  “结婚跟拿结婚证是两回事,我同意你们结婚是希望你们能以结婚为目的交往,可是拿结婚证这就是铁板钉了钉不能反复的事,你确定你能做好别人的妻子吗?”
  “……”凌柯不太确定。
  罗玉霞继续说道,“小柯,你现在说要考研,你有没有想过,他一个男人养着一个还在读书的妻子,时间一久你们再好的感情也会为柴米油盐磨损掉的。”

  凌柯不说话了,她知道妈妈的意思,现在的情况来看,她跟柏南修的经济实力是不匹配的。
  但问题并不在这儿,她已经跟柏南修拿了结婚证,匹不匹配也已经配了!
  “妈,你让我们先把结婚证拿了吧,这柴米油盐的事我们以后再说。”凌柯小声哀求。
  “你这孩子,净胡说八道!”罗玉霞瞪了凌柯一眼,转身进了厨房。
  凌柯回到房间,偷偷地给柏南修打电话。
  “柏南修,我看我们不能高兴的太早,我妈她的意思是同意我们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结婚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

  柏南修在电话里笑了笑,“我能猜到这个结局。”
  “可是你努力这么多。我们还是停留在交往这一层。”
  “傻瓜,我今天做这些努力是想让爸爸妈妈知道我想娶你的决心,至于答不答应并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再说了,现在我们是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这跟你想跟我谈恋爱的宗旨不是一样的吗?”
  柏南修这么一说,凌柯马上就释怀了。
  “说的也是,我们现在还是恋爱关系,那么,男朋友先生,晚安!”
  柏南修连忙喊了她一声。“柯宝,别挂电话。”
  “还有什么指示?”

  “没有,就是想你了。”
  “不是刚见面吗?”
  “……”
  凌柯嘿嘿一笑,“哎哟,柏南修,你这么爱我呀,这可怎么办,爱情里喜欢多的一方会很吃亏的。”
  “我已经吃亏了,也不在乎这一点。”柏南修在电话里说道,“能下来吗。我的车在小区后面的公共停车场里。”
  凌柯看了看时间,晚上八点多,老妈应该会同意她出去。
  “好的,你等着。”
  凌柯出了房间,装做若无其事地往门厅走。
  老爸凌远达坐在沙发前看报,见凌柯偷偷往门厅走,目光从老花镜里望过来,问,“干什么去?”
  “我去买支笔!”凌柯回答。

  老妈罗玉霞从厨房里探出头来,“正好,帮妈妈买包盐。”
  凌柯这下像领了出门令,开心地说了一声好,推门就下了楼。
  罗玉霞看了看客厅的丈夫,指着大门说道,“八成是小柏在楼下等,这些小伎两骗得了谁?”
  “那你还让她买盐?”
  “我让她买盐是提醒她早点回来,这丫头胆子可是越来越大了,也不知道像谁!”
  凌远达呵呵地笑了起来,“像谁?当然是像你!”
  凌柯走到停车场时,柏南修站在车旁。眯着眼抽着烟。
  “柏教授,你怎么抽起烟来了?”
  柏南修把烟弹开,伸手猛地拉过走向他的凌柯,然后按在车身上就是一阵狼吻。
  凌柯被他突如其来的架式吓了一跳,随后听话地任由他亲了个够。
  两人把战场移到车内,柏南修亲得有些欲罢不能,凌柯却笑了。

  “柏教授,我还要去买笔。”
  “我车上有。”
  “还有买盐。”
  柏南修看着她,眼里有些不太好的情绪,“你在逗我?”

  “逗你干什么,我妈让我买的。”
  柏南修叹了口气,“你家家教真严!”
  凌柯又是笑。
  柏南修不开心地捏了一下她的脸,“你呀,好像一点都不想我!”

  “想着呢!”凌柯扑到他的怀里,把小脸在他身上蹭了蹭,“昨天晚上做梦还梦见你了!”
  “梦见我在做什么?”
  “让我罚写单词。”
  柏南修笑了,后来笑得忍俊不禁,“柯宝!”他说,“我发现你总有一种气死人不偿命的方法。”
  “我说的是真的!”凌柯一张认真脸,“我昨天做梦就梦见你罚我写法语单词,还说不写完不许睡觉,可是你躺在床上摆各种性感姿势,这不是撩骚吗?”
  柏南修哦了一声,“原来是春梦呀!”
  “对呀,做春梦都是你,你说我有多想你!”
  柏南修溺爱地刮了刮凌柯的小鼻子,“几天不见,情话说的这么高明,我是不是应该回去也买几本少女漫画看看。”

  “最好不要,万一你看上了漫画里的美少女怎么办?”
  “你不就是美少女吗?”
  两个人正窝在车里说着情话,柏南修的手机响了。
  他拿出来看了一眼,没有接听直接挂断了。

  “为什么不接电话?”
  “不是很重要的电话。”柏南修朝凌柯笑笑,“等一会儿我会打过去的。”
  凌柯没有再问了,其实她已经看到了电话上的名字,是柏南修的妈妈顾明瑜打来的。
  如果这场婚姻变成真正有效的,那顾明瑜是她必须迈过去的坎。
  凌柯的好心情微微有些变化,她从柏南修的怀里起来,对他说道,“我买盐的时间到了,要回去了。”
  柏南修点点头。
  “明天你有什么安排吗?”凌柯问他。
  “没有。爸妈有安排吗?”柏南修问。
  凌柯垂下眸子,想了想,“明天我们会去看哥哥,所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