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2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会议开了很长时间,中午都过了,会议还没有结束,而我就坐在一边旁听,他们发言他们问答,我都听着,都是关于重新建立新的信誉体系的,这些老板们并不是都是色令智昏的,也并不是头脑简单的只为赚钱,相比于那些小贩,他们还是很在意,名声,文化,与传统技艺。
  我听着还有人要废除机器雕刻,要进行传统手工雕刻,保留手工技艺传承的,这是让我很惊讶的,看来,翡翠文化,在瑞丽是根深蒂固的一点都没错,他们是爱翡翠,而不是爱钱,只是某些人被金钱腐蚀了而已。
  我正在听的入神,赵奎突然匆匆忙忙的走过来,贴在我耳朵上小声的说:“飞哥,马文死了。”

  我一听马文死了,我当时就看着赵奎,我觉得有点不应该啊,之前我还跟马文在一起,他怎么突然就死了,他看我没有反应,就又说了一边:“马文死了,淹死了。。。”
  我听到赵奎重复的话,终于知道事情有点大条,我急忙站起来,我想跟周会长说一声,但是他看着站起身,脸色着急,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是对我颔首,我对他半鞠躬,以示礼貌,然后跟赵奎匆匆忙忙的离开会议室。
  出了会议室,我很焦急,我问:“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是张奇打电话来的告诉的,这件事发生的时间不短了,但是你的电话关机了。。。”赵奎说。
  我拿出手机,因为要开会,处于礼貌,所以我把电话关机了,但是没想到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我看着手机上有几个来电提示,都是马帮的人打来的。
  我也没有回,而是上车,跟赵奎一起去出事地点,赵奎开着车,朝着打蜡村去,我心里很郁闷,也很生气,我已经隐隐约约感受到了什么。
  田光。。。
  这件事,怎么都容易让人联想到田光,因为上午开会的时候,马文是公开反对我辞职的,也是第一个不服气田光的,那么下午他就死了,所以,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他,妈的,田光,你真的够狠。
  我一路上都很不服气,也很愤怒,马文怎么说都是马帮的长辈,只是因为意见不合就杀人的话,那田光真的是丧心病狂了,而他的做法,也让我对他失望透顶。
  车子到了打蜡村,我看着那座桥已经拉了黄线,有几个丨警丨察在,我们过去,丨警丨察也没有拦我们,或许,知道我是马帮的人。
  我们过了桥,我看着马帮的文化广场上,放着一具尸体,已经盖上了白布,马炮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而马玲也站在那里,紧紧握着拳头,很多马帮的人都在,阿福,四叔,五叔,都在现场,但是唯独没有田光。

  我走到了身边,看着马炮,我说:“节哀顺变。”
  “节哀,节你妈的头啊,王八蛋,都是因为你。。。”马炮愤怒的吼着,他朝着我走过来,脸色愤怒,赵奎拦在我面前,我看着马炮,有点惊讶。
  “草拟吗的,你跟田光之间的恩怨,老子早叫你早点解决了,你他妈的,要不是因为你,他会死吗?”马炮愤怒的说。
  我看着马炮要打我,心理是很窝火的,但是他现在是心情的低估与愤怒期,我只能忍,我推开赵奎过去,我说:“对不起。。。”
  我刚说完,马炮就给了我一拳,这一拳很重,打我的满嘴流血,我吐了一口血,看着马炮,他被人给拉住了,很多人拉着他,但是他一边骂我,一边挣扎,好像这件事,都是我的罪过一样,我看着马文的尸体,是的,是我的罪过。
  马炮被阿福给压下来,我走过去,看着马炮,他说:“王八蛋,让我打几拳。。。”
  我知道他现在上火,但是我不会让他胡闹的,我没有理他,而是去看尸体,我问:“怎么回事?”
  白布打开了,五叔说:“什么怎么回事?我们也不知道,村里的人打电话给我们, 说马文掉到了文化村的河里面,被淹死了,捞上的时候,浑身都是酒气,可能是喝醉了,掉下去淹死了。”
  “去你妈的,喝酒淹死的?他酒精肝啊,医生都让他戒酒了,他三个月没喝酒了,草你阿妈的,喝酒淹死的?鬼信啊?”马炮愤怒的说着。
  我看着马炮,他双眼通红,虽然平时他跟他老子嘻嘻哈哈的也没大没小的,但是他还是看重他父亲的,也很了解他父亲,所以,就算他也知道,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我看着马文,身上有很多淤青,我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他的死,很蹊跷,但是我没有证据,也做不了什么,我看着尸体,很心痛。
  因为我而死,我本来就下定决心要走了,但是他一定要帮我,如果早知道这样,我说什么也不会让他多说一句话的。

  我咬着牙,马玲拉着我,说:“我听说,田光逼你辞职了?二叔在会议上不同意?是不是?”
  我点了点头,马玲转身就走,过了一会,我看着他拿着两把刀出来,所有的人都很惊讶,我看着马玲一言不发的离开,我就急忙追上去,我说:“你疯了?你干什么?”
  “我去砍死那个王八蛋。。。”马玲咬着牙说。
  我笑了起来,我说:“你有证据吗?你砍的过他吗?现在他是马帮的总锅头,马帮上下一千人,都听他,你去有什么用?去送死啊?死一个还不够啊?”
  马玲看着我,咬着牙,质问我:“那这件事就算了是吗?”

  “算不了。。。”我狠狠的说着。
  我转身看着马文,他很惨,眼睛睁着,我看着马炮趴在地上,喘着气,很狼狈,阿福过来,说:“马帮很看重规矩,今天的事,很蹊跷,我们都怀疑是田光干的,但是没有证据,我这个执法堂的人,也不会偏袒任何人,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你,既然已经选择了辞职,那就离开吧,马文的死,你不要管了,我们会处理,这家事,希望你理解。”
  听到阿福的话,我皱起了眉头,五叔说:“哎呀,真是的,干嘛多嘴啊,真是的,邵飞,你赶紧走吧,我们要处理家事了。”
  我看着他们现在迫不及待的要赶我走,我看着马文,我说:“头七我会来拜祭的,马炮,节哀。。。”

  马炮没有说话,我跟赵奎就离开了,走的时候,我内心的愤怒,已经压过一切了,真的,我真的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件事,如果是他做的,他就真的是丧心病狂了,他铲除异己的手段,真的是太狠毒了。
  上了车,我说:“去公司。。。”
  赵奎说:“飞哥,没用的,你去了也没用,跟他理论什么呢?”
  我闭上眼睛,赵奎说的对,去找他有什么用呢?他贴心赶我走,那么我只有彻底的离开马帮,我才能让他安心,我越是在马帮逗留,越是有人为我讲话,他越是不舒服,越是为我讲话的人,就越反对他,以他的性格,他不会放过任何反对他的人。
  我突然睁开眼睛,我给张奇打电话,很快电话通了,我说:“张奇,离开酒店,不要在管酒店的事了。”
  “飞哥怎么了?我这接了一大单生意呢,王静刚给我送一团人。。。”张奇惊讶的问。
  我说:“别管了,我让你走,你就走!”

  “我草你吗的,飞哥,我可能走不了。。。”
  我突然听到张奇这么说,我就知道不好了,我突然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叫嚣的声音,很混乱,我眯起了眼睛,妈的,坏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