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2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着料子,每一块都让我流口水,那种娇艳欲滴的绿,那种艳阳的刚性,我看着,现在这种料子都不多了,也只有有历史沉寂的料子才能有种好的特性,翡翠是越挖,种越嫩,好的料子越来越少,所以,才显得这些料子的弥足珍贵,这也体现了周会长这次下的血本了,为了拯救珠宝街,他真的是拿出来自己的心血了。
  周会长看着我开心的脸色,就严肃的说:“这些料子虽然金贵,但是却少了一个点睛之笔,如果想要把我们瑞丽的公盘大会开好的话,缺少这么一件带动气氛的料子,不知道你准备好了没有。”
  我笑了笑,拿出来手机,我给周会长看,我看着他拿着老花镜,看着手机,颇为艰难,看了之后,他眯着眼睛,说:“你,总是让人省心,也从来不让人失望,这块料子,百亿级别的大料子,足以画龙点睛了。”
  我笑了笑,周会长是赌石高手,一眼就看出来这块原石的厉害之处,我说:“周会长,这块原石皮壳看着是黑的,但是其实是白的,为了掩人耳目才给图黑的,本来是私人的,但是我把他变成了缅甸政府的,我觉得,跟缅甸政府合作才是安全的。”
  周会长点头,说:“你这个人不但聪明,而且求稳,这就很难得了,啊彬败在你手里,就是他还没有洗掉他身上的义气用事,如果他能够稳一点,不那么急功近利,或许,今天也不会在牢房里呆着,以前有阿海辅助他,我还能放心,他们叔侄也如父子,阿彬一直没有结婚,把阿海视如己出,阿海一死,影响了他,总得来说,还是可惜了阿海。”

  我捏着手指上的戒指,内心又自责了,一下,但是,这总归是无法改变的,我说:“周会长,我会去缅甸,跟政府军接洽这件事,至于公盘的事情,我决定在盈江举行,我的赌石市场已经初具规模了,我邀请广东那边的人,我尽我所能的,让他们来,而其他人,就靠你了。”
  周会长点了点头,他有点难受的说:“广东人,哎,你跟广东人上次下了一步好棋啊,用低价搜刮了一批好料子,又带了他们的生意,所有的钱都被广东人赚去了,不知道,这次能不能还回来,我在赌石界,有点面子,但是瑞丽现在的情况很难说,在盈江也好,只是,希望你能记得,你肩膀上承担的是什么责任。”
  “周会长,我有两条肩膀,一个为公,一个为私,如果一旦我偏袒那一方,我的重心也就会不稳,要么一辈子歪斜着走路,要么一头摔倒,我这么说,周会长你懂吗?”我笑着说。
  周会长点头,说:“你很学问,说话的学问很高,或许,这跟你的人生历练有关,可以,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你安排你的事情,我安排我的事情,具体的日期,定在什么时候,我们不能给人家一个空头支票,他们需要一个具体的日期,然后期待着。”
  我皱起了眉头,具体的日期,需要跟政府军交涉之后才知道,具体的日期我也没办法估算,但是我必须要给一个日期,因为,只有确切的日期定下来,那些人才会期待,你连日期都没有,人家又怎么会相信你呢?

  “一个月之内,应该能完成。”我说。
  周会长点了点头,说:“好,就一个月,也不算太赶,现在已经年关了,我们在年关之前,办一次公盘,我相信,会有好彩头的。”
  我点了点头,就准备走,跟周会长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周会长说:“你不想开个会吗?”
  “开会?”我皱起了眉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周会长笑了笑,说:“你来之前,我让珠宝街的商户们,一起到会议室开会,你也是一员,只是在珠宝街没有商铺而已,所以,就旁听吧。”
  我听着就点了点头,我也想见识一下,周会长没多说什么,他的秘书扶着他,走了出去,我看着他蹒跚的步伐,心里却是有点过意不去,都这么大年纪了,一只脚刚从鬼门关里爬出来,但是却因为我还要在这个位置上劳心劳力,如果不是我,现在他或许已经退休了。
  我做的孽,有点多。。。
  会议室并不是在大楼的会议室,而是在楼下的一个放映厅里,我跟周会长走进去,我一进去,我突然惊讶了,这是一个一千多平的会议室,灯很亮,座位很多,有主席台,而我跟周会长就走在主席台上,我看着台下面很多人,有一百多人,这么大的会议,我还是第一次看见。
  他们看到我之后,都开始议论起来了,没有人脸色好看,就是因为我,害的他们损失了上百亿,这些富商,每个人都“瘦”了一圈,等于是我割了他们的肉,他们怎么能不恨我?
  周会长站在主席台上,听到议论声,就在话筒前说:“安静。。。”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充满了威严,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了,他说:“我隆重的介绍一下,这位相信大家都认识了,他叫邵飞,一个有前途的年轻人。”
  我有点惭愧,站在他身边干笑,周会长说:“我从你们的言语中,听到了愤怒,但是我想问你们,你们有什么资格愤怒呢?你们不觉得惭愧吗?邵飞曾经到珠宝街买过两份珠宝,他买的时候,没有问价钱,就是直接付款,但是你们是怎么做的呢?偷龙转凤,给他瑕疵品,你们不觉得惭愧吗?他是冲着珠宝街的名声而来,相信你们,但是你们却为了利益,而毁掉了你们自己的名声。”
  所有人都低下头,脸色难看,我也没有说什么,周会长说:“你们应该感谢他,他是你们的恩人,他狠狠的给了你们一巴掌,然后把你们打醒,打疼,让你们感受到做坏事的切肤之痛。”
  听到周会长的话,我有点惶恐,但是台下却响起了掌声,很雷动,这让我有点惊讶。

  周会长说:“邵飞,是我亲自挑选的人,他已经是瑞丽玉石协会的会员,当然,都是从底层做起,今天,我们的会议,他会旁听,以后,站在这个位置上,给你们做会议的人,可能经常会是他。”
  他说完,我就有点惊讶,但是内心更多的是狂喜,我看着台下的人,那种舍我其谁的感觉,一下子就燃烧起来了,一个人领着我下去,带我到一个不显眼的位置坐下来,身边的人跟我握手,我礼貌的握手,我感觉到了他的热情与释怀。
  我很高兴,珠宝街的人并没有那么仇恨我,相反,周会长一番话,确实让他们改变了态度,这证明,他们并不是全部都是朽木。
  我看着周会长,他开心的笑起来,但是没有在过多的强调什么,而是开始开会,那个位置,虽然站着,虽然辛苦,但是我觉得,我想要去。
  这就是欲望。。。
  开会是无聊的,无论什么会议都是一样,我考虑的是站在台上的那个人,是那个形象,而对于会议的内容,我是没有听清,也没有听进去的。
  我未来关于珠宝街的规划,在我的脑海里不断的盘算着,我就是这么奇怪,当我到达一个新的环境的时候,我总是想要全盘谋划,然后一步步的走上去,我时常想着自己要力挽狂澜,时常想着自己要去做最厉害的那一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