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烧脑!八一八我老板回国几年在“XX圈”的遇到【油腻人事】》
第53节

作者: antoine9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昨天说到美国访华代表团要来尽调,头天来了,孙总宴开两桌,热情款待,吃完饭,代表团和我的同事们开会到半夜,充分交换了意见,总结起来就是:投资人完全想按照互联网企业的思路来“协同”,并且特别积极地想给孙总叠加优质的行业资源。但是我老板听了以后觉得不乐观,孙总这半只脚刚跨进互联网界,还蒙圈呢,就定这么激进的目标,合适吗?但是我老板转念一想,干企业嘛,就是这么回事,你要干就得按规律干,你要是说,我边干边看,那你指定干不好。小堂叔的企业为什么干的好,还不就是道路坚定,目标清晰,所以…这都不好说,看投资人和founder的“化学反应”吧。

  话说互联网界融资这种事啊,我老板也是头一次接触,他也是边学边干,但是我觉得老板反应还挺机敏的,就是总能随时调整自己的想法,不会死抱着自己的观念,而且还能把新观念和老观念结合在一起。就比如孙总这个融资,其实在“传统投行”业里,企业融资是一大块业务,发股发债都算融资,就按程序招股,兜售债券就可以,没什么多废话,但在互联网界,他的同学们都提醒他,投资人和founder的“化学反应”特别重要。

  为什么呢?因为互联网界的VC风险大啊,就算是B轮,C轮都可能投黄了,鸡飞蛋打,记得之前我讲过某人1500万美元B轮灰飞烟灭吗?所以,投资人不信任founder就不会投。反过来,互联网企业估值高,收益大,但一步不能错,同样的企业,人家一年融两轮,你一年融一轮,人家就可能成了“京东”你就只能当“一号店”。所以,founder一定要挑能帮到自己的投资人,而且要尽量避免投资人的干涉—记得小黄车的90后创始人是如何反抗投资人,坚决不跟摩拜合并的吗?

  所以,我老板在提前安排议程的时候,跟孙总商量,尽调之前是不是先安排一个“管理层陈述”会议,双方系统性地沟通一下?要不一帮美国人冲过来就开始尽调,是不是有点突然?孙总马上答应了。
  我老板赶紧跟孙总解释说,一般“管理层陈述”都是尽调完成才安排,陈述的目的是回答尽调中发现的问题。所以这其实是非常规安排。孙总说,没事,挺好,他本来也想着,让美国人给公司的小年轻都讲讲,大家一起学习,一起进步,都听听美国融资是怎么回事—所以,也别“陈述”了,最好“互相提问”!我老板就笑说可别暴露了短板,孙总就特别坦荡地说,不怕暴露就怕不暴露,有啥丑话都说在前头,挺好!

  既然这样,那就先来一轮真刀真枪的“互相提问”吧。我老板心里是觉得美国团队比较娴熟,一定会利用这种安排玩一把谈判的艺术,压价或者怎么着,但是他也不为孙总担心,因为,惹毛了孙总,孙总不融了,还是美国人吃亏。所以—都别废话,干就完了。
  唉,总之,敲了这么一大篇,都在说彼此的心理…一点剧情都没有,哈哈,大家不要烦啊
  日期:2018-01-07 12:25:17
  第二天开会,酒店会议室是提前预定的,因为要用到同声传译系统,我们办公室不支持这么高级的设备…费用嘛,孙总和TOM先生一人一半儿。

  插播一句,融资过程发生的费用什么的,都是事先说好的,三方各花各的,美国团的费用他们自理,暂时先在我这里记。租辆宾利两个大佬一起用,费用平摊,奥德赛的费用算美国人的,平时吃饭,给他们叫餐什么的,我都记账,也算他们的…他们不是带了会计师吗,临走的时候跟我对了一次帐,然后从美国开了支票给我们。算的特清!
  开会两边各有一个谈判代表主持会议,中方是总经理,美方是哈莉贝瑞,就那个公关顾问。上来孙总先介绍公司情况,讲什么是互联网金融,什么小额灵活,解燃眉之急,中国的信用体系覆盖小,大批用户没有信用所以借不到钱,互联网金融正好覆盖了这些人,比如大学生想买个水果手机,可以分期之类的…都是正面意义吧。
  然后那边TOM大佬也讲了讲,主要介绍了自己在美国投资的业绩,尤其是payday loan、互联网企业和次贷证券这几块。然后双方都表示了对对方的欣赏。可以理解为互相致意的一轮。
  日期:2018-01-07 16:04:43
  接下来就是美国的谈判代表主持,她直接说:我们谈点实际的好不好。比如,运营?利率?坏账率?获客成本?还有中国的监管情况?我们想请贵司负责销售、运营、风控的XX、XX总监回答。
  就说这个美国代表团很老练嘛,你看上来就直接就点名了…
  我老板和张总都说通过这个生意了解了很多互联网界的知识,大开眼界,就比如这种直接点中层名的“沟通”,明摆着就是投资人直接考察团队,因为创业公司,团队很重要啊,中层有没有执行力,直接决定企业行动力。我老板他们原来做的大型并购,都是尽量不惊动卖方员工的,因为但凡一惊动,保证没好事儿,别说中层,高层都能不惊吓就不惊吓,因为美国企业签职业经理人的时候,很多时候人家会要求合同里有个“黄金降落伞”条款,就是:如果企业发生并购之类,让人家走人,就得支付多少多少补偿金—话说被并购了,肯定就不会留任原来的CEO了,顶多“看守内阁”度过过渡期,买家就换自己人了。职业经理人都很现实的,一受惊动,也不给你好好干了,谁会给一个要开自己的企业卖力?所以啊,传统的并购业务跟互联网企业的这种融资,在尽调过程中真是很多不同。

  美国代表这一点名,我老板还有点不安。投行协助谈判,一定会对客户事先讲清在谈判中可能出现的问题,让客户警惕,尤其别落入陷阱什么的。但是这次“互相提问”,我老板也没有经验,不知道人家怎么提问,所以事先只是告诉孙总公司的大小领导,自己的业务要熟悉,数据要倒背如流,多准备几个例子,还有,要体现公司部门的协同性,别暴露各部门之间衔接的问题之类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老板在孙总公司混了混,很快就发现公司的一个重大问题,就是部门之间的协同性差。因为是“互金”公司,所以公司分成了两派,一派是“互”,一派是“金”,从互联网过来的总监、副总,跟从银行出来的总监、副总经常闹矛盾!其实想想也是,互联网过来的人都是烧钱刷用户属性,金融口出来的都是抠钱刷利润属性,这能尿一壶吗?
  这下美国代表直接点名,我老板当然不安了,怕年轻的总监们嘴上没把门的,更甚的是,万一有人要借这个机会“挟洋自重”,以后闹政变…所以这一瞬间,我老板就有点晃神儿。
  当然,晃神儿也没用,跟我们也没关系。我老板也是心重…
  孙总公司这边其实没什么,总经理是谈判代表,总经理就笑呵呵地说:那就来吧,我们很高兴给各位嘉宾“汇报”一下。

  日期:2018-01-07 16:59:09
  对了,还有一个风控总监,就是控制风险的。他主要谈的是针对大学生的风控,说大学生虽然缺乏抵押品,但是对个人信用记录很重视,所以公司的风控手段就是“实名制”,重点是取得用户的学生证+身份证的真实资料。
  这个风控总监是银行出来的,挺有心眼儿的,他说完公司的制度以后,又介绍了一些同行的情况,比如,说有南方省份的同行,发明了“裸条”,要求女大学生手持身份证拍摄全身裸照作为贷款资料,目前北方的省份还没有这么干的。孙总的公司主要在北方运营,山西当然是重点,兼顾陕西、河南、河北和山东。
  我老板觉得他就是投石问路,想看看投资人怎么看待这些手段。嗯,给风控总监点赞!
  然后中方这边基本就谈完了…
  日期:2018-01-07 17:33:49

  中方这边挨个说完,又轮到美方了,美方那个谈判代表、确实比较…尖锐,直接就打开PPT,指着用户数量那页说:你们这个预计用户数量,全行业估算是全体网民的50%,也就是3.7亿,包含2亿新中产和1.5亿城市蓝领人口、2千万在校大学生,在我们的理解中,2亿新中产应该是有银行信用的人,为什么他们不管银行借钱要管你们借钱?
  啊,张总讲话,当时那现场,人家下一句“难道新中产有病?”的质问呼之欲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