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5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真没有理会过来,我什么意思?我都不知道情况,此刻他又有些后悔,刚才不要应这么满。
  幸好,就在他为难的时候,杜书记来了。
  杜书记的声音很大,远远喊了句,“张老,我来了。”
  张老站起来,“又迟到了!”

  杜书记说,“不是说好三点吗?现在才二点四十。”
  张老说,“要不我们先过去?”
  “晓静不是还没来吗?”
  张老道:“她应该会先一步过去。”
  杜书记呢,看了顾秋一眼,“那上车吧!”
  顾秋扶着张老先生上车,然后他自己坐在前面的副驾驶室里。司机把车子开到了省城郊外,最著名的公墓。
  顾秋看到公墓的字样,立刻就明白了,刚才老先生说的,今天是左晓静妈妈的祭日。

  有一点,他一直想不明白,杜书记叫自己过来,不知到底为了什么?
  车子停在外面,众人下车。
  左晓静果然来了,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那里。坟头,摆着一束鲜花。杜书记陪张老一起走,来到坟前,他也鞠了几个躬,献上鲜花。
  顾秋做为晚辈,自然不能免礼。

  左晓静看到顾秋,十分意外,他来干什么?
  张老先生走过去,说了一阵话,然后回头喊道:“顾秋你和晓静都过来吧!”
  顾秋没敢问为什么,走过去。
  左晓静奇怪的问,“外公,你这是要干嘛?”
  张老先生道:“丫头,这些年你一直跟外公在一起生活,转眼间你已经长大成人了,外公也老了。不可能一辈子陪你走下去。”

  左晓静说,“外公,你不会老的,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张老先生摇头,“别傻,上天给每个人的时间都是一样的,谁也逃不过这一劫。他会根据每个人在世上的所做所为,决定他们生死命运。”
  杜书记站在背后,一句话也没说。
  张老道:“丫头,当初你妈妈意外离去,我很心痛。你外婆去得早,你妈妈又走了,只剩下我们两个一老一少。外公此生没有太多的抱负,唯一的希望就是给你找一个可以托附终身的人。”
  顾秋一听,心道,要糟了。

  老先生怎么会有这样的安排,而杜书记为什么又不跟自己说呢?左晓静看了顾秋一眼,心里就明白了。
  托附终身的人,就是顾秋?
  他可是有女朋友唉!
  左晓静没说话,只听到张老继续道:“早有去年的时候,我就和一文私自定下了这个约定。希望他能够好好培养小顾,当初我和一文的想法,就是等丫头你毕业之后,再工作两年才公布此事,但是现在看来,不能再等了。我必须提前把这心愿了了。”
  他看着顾秋,“小顾,既然你今天能来到这里,应该都已经知道了。别的我也不想多说,今天就在丫头母亲的坟前,把她交给你。你能保护好她吗?”
  顾秋这一刻,完全要晕掉了。
  怎么会这样?
  他看杜书记,杜书记的眼神,直直的盯着自己,似乎要能自己一种无形的压力。而左晓静呢,也有些傻了,“外公,你为什么不早跟我说?”
  张老先生道:“说不说,结果都一样。当初你看到小顾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已经喜欢上他了。据我对他多次的了解,小顾人品不错,又深得郑老先生的真传,再加上你杜叔在仕途上的辅佐,他的前途不可限量。你既然喜欢他,迟说早说,不都一样吗?”
  左晓静的脸完全红了,“可是,可是——”
  她急得跺脚,张老先生的目光中,带着无比的慈爱,摸着左晓静的头发,“丫头,相信外公没有错,外公不会看错人的。跪下吧,在你妈妈坟前,许个心愿。”
  顾秋这时,进退两难了。
  他总觉得这中间,有很多说不清楚的问题。自己马上就要和从彤订婚了,怎么又来这一出?杜书记究竟和张老先生有什么约定,自己却是一头雾水。
  张老先生看着顾秋,“小顾,你怎么还不跪下?躺在这里的,可是你未来的丈母娘。晓静的母亲!”
  顾秋说,“我!”
  杜书记看到顾秋在犹豫,严肃地说了句,“晓静,你外公被查出身患重病,他可是为了你,才急于了却这心愿的。”
  轰——!
  左晓静听到这句话,顿时就急了,“外公,外公,你究竟怎么啦?”
  张老先生一急,满脸通红,“丫头,你究竟听不听外公的话?”
  左晓静一听,只得含着泪跪下来。
  顾秋明白了,张老先生身患重病,估计不久于人世,这才匆匆做了这个决定。他看着左晓静,又看了眼杜书记,只得跟左晓静跪了下来。
  张老先生见状,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走过来拉着两人的手,“小顾,我可是当着丫头她母亲的面,把她交给你了,这辈子你可要好好对她。”

  顾秋说,“张老,这件事情是不是问过左书记再做安排?”
  张老先生怒道:“晓静是我的外孙女,与他何干?”
  年纪大了,一人激动,就咳了起来。
  张老愤慨地道:“晓静是我的外孙女,她的终身大事,我说了算。轮不到他姓左的来(擦)手。”
  杜书记瞪了顾秋一眼,忙安慰着张老先生。

  “别生气,顾秋还不知道这中间很多事情。”
  张老喘着气,“小顾,我的确欣赏你的才能,我认为把晓静许配给你,我也能够放心。既然你们都知道了,我也不再隐瞒,我在这个世界上的时日无多,穷此一生,丫头就是我最大的牵挂,如今有一文相助,他帮我物色好的人,我相信他,也相信你,你应该有这个能力保护好丫头,不再让她受到伤害。”
  顾秋只得应下来,“放心吧,我会照顾好晓静,不让她受到任何委屈。”
  张老道:“我知道,你们可能会考虑到其他的因素,但是我绝不允许姓左的,来动丫头一根汗毛。他们这些人没有亲情可言,只知道讲政治,做交易,这是我绝不允许的。我更不可能让他拿丫头一生的幸福,去实现他的政治目的,他真要是想这么做,除非他和那个女人再生一个,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杜书记道:“休息下吧,别激动,这件事情,我慢慢跟他讲。”
  张老看着顾秋,“小顾,虽然我不可能再有时间,看到你们两个走进结婚的礼堂,但是我希望你能在我和丫头妈妈的坟前起誓,要用毕生的勇气来爱护她,照顾她。”
  顾秋看着左晓静,不由有些头大。
  左晓静那一闪一闪的大眼神,眼眶里溢满了泪水,“外公,你不要说了,不要说了,你会好起来的。”
  张老叹了口气,“人固有一死,谁也逃脱不了。本来我是不想告诉你们的,但是我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了。小顾,你呢,表个态吧!”

  顾秋说,“我!”
  他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能说假话吗?
  老先生身患重病,不久于人世,自己还能欺骗他?
  可自己不答应的话,张老先生当真要死不瞑目了。所以他有些犹豫,真要是应允了张老先生,又怎么对得起从彤?
  张老先生看到他还在犹豫,不由有气,“怎么?难道我家丫头配不上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