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5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彤就心虚了,“没有啊,我看到你现在事业有成,前程一片辉煌,连我老爸都羡慕死了。象你这样成功的女性,没有一段美好的爱情,是不是缺少点什么?”
  陈燕说,“以后再说吧,刚刚上来就急着找男人,真需要,我不会去大街上扯啊!”

  从彤就笑了,“那你扯个来看看?”
  陈燕瞪了她一眼,“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不害臊了,是不是跟顾秋混在一起,混油了。”
  从彤撇撇嘴,陈燕道:“哎,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都快一年了吧,难道还要谈下去?”
  从彤道:“他倒是说了,可我有些犹豫。”
  陈燕奇怪了,“这有什么好犹豫的?难道你还准备放任他到什么时候?赶紧结了吧?”
  从彤一直在看着陈燕的表情,发现她不象有假。
  从彤道:“你觉得我们可以结婚了吗?”

  陈燕说,“为什么不可以?既然你都去过他家里,他父母都同意了,接受了你,你应该趁热打铁,把这事定下来。”
  从彤不乐意了,“听你这么说,我嫁不出去了似的。”
  陈燕笑了起来,“那倒不至于,你很抢手的。只是你们两个不是已经那个了吗?”
  说到那事,从彤的脸又红了。
  娇嗔道:“陈燕姐!”
  陈燕飞快的切着菜,“好了,我不开玩笑了。跟你说真的,顾秋这人是不错的,你们也交往了这么久,没什么好犹豫的啦?”
  “可我有些紧张。”
  陈燕逗她,“是不是想到马上就要成为人家的女人,心里怪怪的?”
  从彤点头,陈燕道:“以前我也这样,可这有什么?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再说,你们总比那些父母包办,见个面就订婚,然后上床的人要好吧?那才尴尬呢?”
  从彤道:“他前两天跟我说了,要订婚,我还没敢跟家里提。”
  陈燕问她,“你有没有告诉家里,顾秋那边的情况?”
  从彤说没有,不敢跟他们说。
  陈燕笑了起来,“要是你妈妈知道,她的彤彤钓了个金龟婿,不知道会笑成什么样?”

  从彤看了陈燕很久,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陈燕很热心,一个劲地鼓励从彤,要她同意,早点把婚事定下来。
  她就在心里想,可能是我多心了,陈燕姐不是那种人。
  两人一起做好了饭菜,吃饭的时候,陈燕还在劝,“别犹豫,这种事情是迟早的事。不就订个婚嘛,怕什么怕?”
  从彤担心的,并不是陈燕所想的。
  她担心顾家的势力,这么大的家族,会不会对自己有什么影响?自己进了顾家,能不能做好这个媳妇呢?
  刚才还想试探一下陈燕,现在她完全不这样想了。

  其实这个问题,陈燕一直想得很明白。自己不可能跟顾秋,光明正大在一起,他的身份,背景,都不允许。
  为了顾秋的将来,陈燕早就下了决心,心甘情愿退居二线。可面对从彤,她还是有些心虚。
  偏偏这种话,又不能说太明白。
  她只能极力支持从彤,跟顾秋在一起。
  从彤说,“我好好想想。现在我最担心的是,进入他们那个家族,能不能适应,等我想好了,我再答应他。”

  陈燕道:“有些时候不要犹豫,当然,你也可以考虑下,这毕竟关系到你一辈子的幸福。不过我历来支持你,跟他在一起没错。”
  从彤笑了,说谢谢你,陈燕姐。
  陈燕看着从彤,她也笑了。
  从彤脸上的皮肤很白,象个瓷娃娃似的,她就伸手捏了一下,“我要是个男人,也会看上你。”
  从彤的脸,倏地红透了。
  陈燕却格格地笑了起来。

  从彤说,“今天晚上我不走了,要跟你这个副县长一起睡。”
  陈燕说,“你又不是没睡过副县长,还男女通吃?”
  从彤气死了,去打陈燕。
  从彤是睡过副县长,陈燕也睡过,她们两个女人在客厅里闹了起来,倒也是别有一番情趣。

  其实从彤只是想跟陈燕说说话,以前她们也经常一起聊的。从彤去洗澡的时候,陈燕闯进去,看到从彤那光溜溜的身子,她就笑了起来。
  “你好白!象个馒头一样,太诱人了。”
  从彤急得拿浴巾裹住身子,不能陈燕看。陈燕呢,早就看见了,她就在心里嘀咕,顾秋这小子真是艳福不浅,搞得我们两个女人围着他转。
  跟从彤商量好没多久,顾秋就接到杜省长秘书的电话,说老板要让他去省城一趟。
  顾秋呢,去跟刘长河请假。

  刘长河一听,他要去省城拜见杜省长,心里也有些蠢蠢欲动。“这么巧?我刚好也要去省城办事,那一起吧!”
  顾秋当然知道,他是想借这个机会,搭上杜省长这条线。
  刘长河的儿子,也在省城读大学,他要去省城,有太多的理由。顾秋自然不好拒绝,就同意了。
  上车的时候,刘长河说,“开一辆车就行了,省油。”
  现在到处都提倡节俭,长宁县也不例外。

  顾秋倒是无所谓,坐一辆车就坐一辆车吧,他在心里琢磨,刘长河想见杜省长,可不知道杜省长的意思?
  他愿不愿意见刘长河呢?
  先去了再说吧,顾秋打定主意,跟刘长河一起到了省城。
  顾秋给杜省长的秘书打电话,说自己到了。

  没想到秘书汇报之后,回了一句话,让顾秋去张老先生那里等着。
  刘长河在旁边有些急,“怎么?省长没空吗?”
  顾秋说,“他让我等。”
  刘长河是看着顾秋打的电话,知道这里没有假,只好说,“那我先去忙,回头联系。”
  刚才来的时候,他没来得及买东西,此刻跟顾秋分手后,刘长河一头栽进大型商场,给杜省长挑礼物去了。
  顾秋来到张老先生店铺,张老先生正忙着,顾秋喊他,他应了一句,“快,帮我递一下剪刀。”
  顾秋把剪刀递给他,然后就在旁边看着。

  等张老先生忙完,他才看了顾秋一眼,“你来就来了,拿买什么东西?再说你在外面买的东西,我也不喜欢。你真要是有这个意思,以后就给我捎点什么土特产,哪怕是几个红薯也行。”
  顾秋听到这话,怎么有些不太对劲。
  袋子里的东西,就是自己刚才在来的时候买的。
  可张老先生这话,分明就是冲着晚辈说的。语气中,略带一丝责备。
  顾秋一时没有领会,张老先生说,“顾秋,你今年多大了?”
  他明明知道,还问啊?

  顾秋说,“二十三了呢!”
  张老先生看着他,“二十三岁的副县长,还有板有眼的,杜一文调教得不错啊!”
  顾秋只是傻笑,在老人家面前,不要表现得太精明,越憨最好。
  张老先生道:“你跟那丫头还有来往吧?”

  顾秋说,“我们一起在联系。”
  张老先生指了指桌上的杯子,“给我加点水!”
  顾秋照做了,不过今天老先生给他的感觉有点怪,好象拿自己当他自家晚辈一样使唤。
  过了会,张老叫顾秋过去坐下,语重心长道:“今天是丫头她妈妈的祭日,一文都跟你说了吗?”
  顾秋心道,杜书记可什么都没说,只要我过来等,我还不知道呢,可他没有这么回答,而且应下来,“省长都说了。”

  张老看着顾秋,“那你的意思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