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5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彤道:“我本来就是心平气和跟你谈。可你不配合,你不配合,我有什么办法?打又打不过,骂又不想骂,我能怎么办?”
  顾秋说,“我们两个从认识到现在,也算是经历了很多事,从你父母的反对,到我们的暗渡陈仓,再到后来你父母的理解,支持,我们两个也不容易,对吧!”
  说起这些事,从彤的心思自然被顾秋带动,回忆起了以前的那些过去。当初父母要她嫁给谢步远,自己死活不答应。
  直到有一天,她遇上了去大秋乡考察的顾秋。顾秋的恶作剧,拨动了自己的心跳的神经。
  再后来,在大山里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从彤当初就这么想,这是不是上天赐给自己的奇遇。要不然,怎么会这样?
  她跟谢步远几年了,两家一直在说这件,谢步远也经常约她,两个人之间就没有发生过,这么神奇的事情。
  所以从彤就想,这是天意吗?
  居然初次见面,就让他看了自己的身子。

  或许中国人骨子里,天生就有那种迷信的成份。什么天意,缘份,这种观念与生俱来。
  从彤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心里多了一种想法,如果顾秋同志还可以的话,倒是值得交往。
  正是心里有了这种目的,她的防范意识才没那么谨慎,顾秋就这样先入为主,迅速占驻了她的心灵。
  刚开始,两人交往的时候,顾秋并不那么主动,反而是从彤有了更多的企盼。或许她在想,自己都让他看光了,难道还要再让另一个男人去看自己的身体吗?
  在这场感情投资上,她又一次这样为自己辩护。因此,哪怕明知道顾秋的家庭背景不好,她也愿了。
  当一切水到渠成,从彤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好,两个人在一起,顾秋又是那么的能干,深得领导赏识。
  有时看重一个人的家庭背景,还不如看重他的能力。从彤一直都是这样想的。可每当她看到顾秋对陈燕那么好,那么照顾,从彤心里就有些酸。

  虽然她极力不让自己往那方面想,可事实总让她没有自已。
  现在从彤明白了,逃避解决不了问题,她要知道真相。
  可她心里极度矛盾,如果陈燕怀的孩子是顾秋的,那自己该怎么办?
  她很想知道,又怕知道结果后,自己会很伤心。
  顾秋这番话,又勾起了她的思绪。

  从彤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不该打听这件事,真象顾秋所说,自己不应该揭开陈燕痛苦的痛疤。
  顾秋搂着她,“别多想了,最重要的是,你知道我爱你,这一切就够了。”
  从彤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每次自己跟他扯皮,总是说不过他,最后还不是被他哄了回去?
  乖乖的听他的话,听他的哄。
  从彤说,“我现在都不知道,你哪句话是对的,哪句是骗人的。”
  顾秋说,“我怎么会骗你呢,哪怕是真骗了你,那也是善意的谎言。肯定是为了大家会更好。陈燕不光是你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她的身世,我们不应该帮帮她吗?”
  女人就是心软,禁不起哄。
  从彤听着顾秋这么说,好象觉得自己有些小心眼了。
  她依偎在顾秋怀里,虽然心事重重,但明显好了许多。顾秋知道,女人在这个时候,更需要一个吻。
  她的脆弱的内心,很容易被击碎,男人的吻,能给她们一种安全感。顾秋俯下身去,抱着她的脸,轻轻地吻下去。

  从彤果然没有拒绝,顺从的接受了他的抚摸,亲吻。
  路边的晚风,轻轻地吹,一对恋人在皎洁的月色下,慢慢的滚到了一起。
  从彤要订婚了,她和顾秋商量过,两人早点把婚定了,免得出这么多烦心事。
  不过从彤依然有些犹豫,真要订婚了吗?
  订婚意味着什么?
  她心里可清楚了,在南阳有很多地方,习惯都一样的。男女双方订了婚,基本上就是合法夫妻。
  很多地方的婚姻大事,都由父母做主,两个原本不相识的人,见个面,喝杯茶。认识之后,一二个月就订婚。
  有的呢,当场看过之后,马上就订婚的也有。
  订了婚,那可是要在一起睡觉觉的。

  从彤和顾秋之间,早有那种关系,可她还是有些紧张。
  这个消息,也没有去告诉父母,而是找到陈燕。
  从彤找陈燕,有两个原因,一来想看看陈燕是什么反应,二来想让陈燕出出主意。
  陈燕真要是跟顾秋有什么暧昧,她可能会阻止,或者说不高兴,这样从彤就可以肯定,顾秋和陈燕之间的关系了。
  陈燕刚刚当上副县长,坐在安平县政府大楼的办公室。
  这里的环境,她并不陌生,但此刻的心情大不一样。
  换了以前,陈燕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有当上副县长的一天。此时此刻,依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坐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陈燕想起了觉远大师的话。难道他真的会掐会算?
  自己居然当了副县长了,她记得觉远大师说过,如果此生能遇上贵人,她这辈子就能安逸过下去。

  觉远大师说,她原本命运多折,必须有贵人相助。陈燕一直在想,这个贵人是谁?
  是顾秋吗?
  这时桌上手机响了,陈燕看到是从彤的号码,立刻就接了过来。从彤轻声的问,“陈县长,晚上有空吗?”
  陈燕骂了一句,“你个死妮子,搞什么鬼呢?”
  从彤道:“我想见安平第一女县长。”
  陈燕笑骂道:“再这样,看我不打烂你的屁股。说吧,什么好事?”
  从彤说,“还真是好事,不过要等你下班了再说。”
  陈燕很痛快,“行,晚上见。”

  从彤说,“那晚上我们一起庆祝下,为你这个新上任的女县长。”
  陈燕说,“别闹,就我们两个人够了,天天庆祝,我头都大了。”
  陈燕搬进了新房子里,招商办的房子也没有人敢收回去,暂时给陈大有夫妇住。
  新的房子在县政府家属区,按副县长待遇分配的。
  这些年,安平县也正要兴建集资房,陈燕在招商办有一个指标,现在看来,这个指标完全可以不要了,给陈大有吧。
  下了班,陈燕去菜市场买了菜,准备亲手做点吃的。
  没想到从彤来得早,两人一起逛了菜市场。
  回到家里,从彤打量着陈燕这家,“陈燕姐,你现在是副县长了,请个保姆吧?”
  陈燕说,“你以为我跟你一样,这么骄气?家里这点事,还要请保姆吗?再说,我不喜欢个人空间被人占了。”
  从彤一直在看着陈燕,陈燕越来越少穿裙子了,她平时都穿得很正式。要么就是西装,要么就是中年妇女装。
  这样打扮,明显没有那种活力。
  反倒是多了一份沉稳,其实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陈燕能当上副县长,她必须尽可能的,让人感觉到她的老练,而不是一个花枝招展的女孩子形象。
  从彤在心里想,陈燕的年龄比顾秋大好几岁,看起来就象大姐姐一样,顾秋不至于吧?
  陈燕在切菜,从彤在旁边帮忙。
  她就问,“陈燕姐,真不打算再找一个了?”
  陈燕说,“你干嘛急着让我嫁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