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5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说,“十章都行。我家里说了,过了二十四,就让我结婚。”
  从彤道:“别打岔,我就怕你做不到。”
  “你还没说,怎么知道我做不到?”
  从彤望着他,挺认真的道:“你想好了,第一,你必须告诉我,你和陈燕姐的真正关系?”
  顾秋说,“我和陈燕的关系,你心里明白啊!难道你还不了解她?”
  从彤不理他,继续道:“第二,你必须与身边其他女孩子断绝来往!”
  顾秋说,“我身边本来就没有其他女孩子,何来断绝来往一说?正常的工作交流,这是不可避免的。”

  从彤说,“第三,结婚后,每天晚上都必须回来睡,如果实在有事回不来,或者要出远门,二十四小时不得关机。要不你就带我一起去。”
  顾秋一口应下来,“都没问题,我可以答应你。”
  从彤道:“那你从第一个问题回答我。我要知道真相。”
  顾秋道:“你想知道什么呢?难道我和陈燕之间的事情,你不知道吗?一直以来,大家都是朋友。她又是我以前的上司。”
  从彤道:“你不想说算了,我也不想听。你就瞒我一辈子吧!”
  顾秋伸手去抱她,从彤闪开了,“别来这一套,今天你不说,我就下车。”
  顾秋道:“真没什么好说的,要不你自己问吧!”

  从彤看着他,“你就是个顽固分子,冥顽不灵。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陈燕姐心存幻想。”
  顾秋心里一惊,马上就笑了,“算你猜对了,我的确对她心存幻想。可那是不可能的事,你是我家里父母认定的媳妇,我爸妈很固执的,一旦认定了,就不会轻易改变。”
  从彤道:“你是拉我去当挡箭牌的吧?”
  顾秋说,“真的不是。从彤,这样吧,你跟我住一阵时间,看看我有没有反常现象,这不就一清二楚了?”
  从彤翘起嘴巴,“那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凶?”
  顾秋知道,她说的是陈燕出事那天。当时顾秋心里急啊,哪顾得了那么多?陈燕怀的可是自己的孩子,他能不急吗?
  今天借这个机会,来找从彤,也是为了跟她解释一下,道个歉,哄一哄从彤。

  从彤呢,却一心想知道,顾秋和陈燕之间,是不是真如自己怀疑的那样。陈燕流产的事,太蹊跷了。
  从彤知道,陈燕只跟顾秋关系密切,她甚至一度怀疑,那孩子是顾秋的。当然,也不能排除陈燕和其他人有染,毕竟自己没有天天跟陈燕在一起。
  可顾秋对陈燕的关心程度,超出了从彤的想象,她就想知道,这中间到底是什么原因?
  陈燕说,她一直觉得对不起从彤,想跟从彤解释一下。可这事能说吗?不能啊!一旦说出来了,问题就麻烦了。
  所以顾秋呢,也只能打马虎眼,能骗过去就骗过去。
  从彤道:“我想我们还是静下来想想吧,真的,别再这样不清不楚拖下去了。”
  顾秋道:“好吧,我陪你。”

  从彤看着车窗外面,“月色不错,下车吧!”
  不待顾秋下车,她就推开门跳下来。
  马路旁边,有一片宽阔的草地。
  从彤走过去,静静地坐在草地上,山风吹拂,秀发飞扬。

  顾秋把车熄了火,来到从彤身边。“看什么呢?”
  从彤说,“看远处的山。”
  顾秋道:“这么远,看得清吗?”
  从彤道:“我跟你这么近,又看得清吗?”
  顾秋把脸凑过去,“你看,你看,你想看哪里,我就给你看哪里。”
  从彤推开他,“你就是脱光了,也看不见你的心。”
  顾秋说,“我的心是红的,拳头大小,象一棵桃子。”
  从彤说,“我看你的心是黑的,就知道骗人。”
  顾秋道:“我真没骗你,你得相信我。”
  从彤坐下来,顾秋道:“地上脏,坐我腿上吧!”
  从彤白了他一眼,“你就是嘴巴甜,心里狡猾得很。”
  顾秋站起来,“那你等等。”跑到车上拿了垫子,让从彤坐下。

  从彤呢,也不说话,静静的坐着,感受这吹拂的山风。
  顾秋见她不说话,就想哄哄她。
  女人是需要哄的,这一点顾秋深信不疑。
  可从彤不说话,他就不知道从彤在想什么,于是试探着,把手搭在她肩上。
  从彤没有反对,顾秋就顺手搂过她,“这里的风不错,以后我们经常来坐坐吧!”
  从彤侧过头,“你真这么想?”
  顾秋说,“我觉得这里不错啊!”

  从彤道:“可我只有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跑到郊外这种没人的地方,一个人坐下来想问题。”
  顾秋道:“那还是算了,我可不希望你经常心情不好。”
  从彤幽幽地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了,鬼迷心窍。”
  顾秋说,“你又怎么啦?”
  从彤说,“我想退出!”
  顾秋看着她,“你觉得可能吗?”
  从彤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可我不退出,只会越陷越深。我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就错了,错得很离谱。”
  顾秋道:“你没听过一个成语么?将错就错!”
  “那你有没有听过一个成语,迷途知返?”
  顾秋道:“那不一样,可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再退出去,你就不怕吃亏?我们,我们已经……”

  从彤急了,“别说了,恶心!”
  顾秋贼笑,“女孩子最重名节,你可千万别开玩笑。”
  从彤很生气,双手掐着顾秋的手臂,“你就是这样料定我,不能全身而退是吧?别必我破釜沉舟。”
  顾秋说,“你那不叫破釜沉舟,叫自暴自弃!”
  “你才自暴自弃!”
  顾秋正色道:“说真的,从彤,有一点你要绝对相信我。”

  从彤问,“哪一点?”
  “我是爱你的!”
  “可你也爱别人!”
  顾秋:“……”
  从彤道:“现在这里没有别人,我想让你亲口告诉我,陈燕姐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回事?她这个人我太了解了,不是个乱来的女人。”

  顾秋问,“你真这么在意?真的很想知道?”
  从彤道:“我当然想知道,因为我觉得这件事情太不可思议了。如果你们两个想在一起,为什么又要拉我下水?”
  顾秋道:“那我们走吧!”
  “去哪?”

  “去见陈燕,让她告诉你这一切。”
  从彤不去,“我是相信你,才问你的,陈燕姐毕竟是外人,我能问她这样的事吗?”
  顾秋心里明白了,从彤还是喜欢自己的。
  但这件事情,真不能说。说了,从彤真会掉头跑掉。
  顾秋说,“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个很理智,很体贴的女孩子,不会去挖掘别人内心的痛苦。这个世界上,本来就很多事情没有答案的,何必非要探个究竟?”
  从彤说,好,以后我有什么事,你也不要问。
  顾秋说,“你敢!”
  “为什么不敢?”
  “因为你是我的女人!”
  从彤瞪着他,“你就是这样霸道,行了,我不跟你说了。”她又望着远处,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秋陪在她身边,过了会,他才喊道:“从彤,我们能心平气和,静下来好好谈谈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