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40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起码我把这位大方师给你带回来了。”谷元秋回头看了广仁大方师一眼。带有深意的浅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广仁说道:“不过广仁大方师好像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和我们说,如果你早点告诉我们里面的神祇不会攻击你和火山大方师,他也不会受这样的痛苦了。广仁,火山受伤的根源在你身上。你藏私,他受苦就这么简单。”
  之前伊秧在上面的墓室当中发现了藏在陪葬品里面的暗道,原本他应该回去像谷元秋复命的。不过他自己也不敢肯定暗道里面是什么,当下仗着自己神祇的身份,便强迫着火山和他一起顺着暗道楼梯走下去查看。让张松回去禀告在这里发现了暗道的事情。怕这个胖子不用心。伊秧还许诺了教授他自己所悟的夺舍技巧,可以大大规避夺舍时的风险。
  没有想到他们刚刚下去,便遇到了一个古怪的神祇,伊秧完全不是对手,只能仗着下面的迷宫和神祇周旋。之前他听到了谷元秋和冬凤的神曲,自己刚刚想要回应的时侯,另外一个神祇却先吟唱了出来。伊秧不敢暴漏自己的位置,只能一直隐忍,最后靠‘冬凤’赶到,利用了神祇不伤火山的古怪特性,逼得他失手上了火山,这才趁着这个时侯一起逃了回来。
  看着还是一脸冷笑的广仁,伊秧深深的吸了口气,继续说道:“现在可以说一下哪位神祇了吗?飞升之前还以为神祇都在天上,想不到凡间还有不止一位神祇……”说话的时侯,伊秧有意无意的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和张松有一句没一句聊着的二愣子哦百无求。

  “刚才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那么久了,还没有认出来是谁挡住去路不让你们前行的吗?”说话的时侯。广仁已经将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撕成了布条紧紧绑在火山的伤口处。看到火山伤势恢复的快了不少之后,他才再次说道:“你们要的东西就在迷宫的尽头,去拿吧,我放弃了,那件法器归诸位神祇了。我与门下众方士离开……”
  “你们哪里都去不了,没有你们两位大方师,我们如何拿到那件法器?”这时候,谷元秋已经挡住了他们师徒二人的去路。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现在我才知道为什么徐福肯放心将帝崩藏匿在这里,原来只有你们两位大方师才可以将进到里面将法器拿出来,其他的人不论是谁都会被里面看守法器的神祇诛灭。徐福真是好算计。连神祇都算计在里面了。”
  这个时候,得了伊秧授意的冬凤走到了广仁的身上,不管这位大方师的拦住,将刚刚止住鲜血,还是昏迷当中的火山抗在了肩头。当中广仁想要过去将自己的弟子抢夺回来,只是被冬凤轻轻的一甩手,这位大方师便飞出去,一连砸塌了几面石墙这才倒在了地上。
  蒋员几位方士看到大方师被打了出去,当下都向着这边冲了过来。只不过他们不是冲着冬凤拼命去的,而是一阵风一样的扑到了广仁落地的位置。
  他们只要找广仁结阵!想起来当初在静心湖边,自己被众方士瞬间打飞的场景,伊秧心里便是一阵狂跳。当下向着冬凤提示道:“他们是要和广仁组成阵法。不能让他们阵成!”

  冬凤心领神会,对着这几个方士挥了挥手,蒋员三个人便向着三个不同的位置飞了出去。他们三方士不比广仁、火山,其中二人直接被撞晕,只有蒋员还算清醒,摇摇晃晃的起身想要再过来相助广仁的时侯,听到广仁对他一声大吼:“蒋员退下!此事与你无关,你带人速回东海……不可耽误!”
  蒋员明白这是要他去徐福大方师那里报信,藏匿在这里的法器守不住了。不过这个时侯两位大方师身处险地,他自己又怎么可以贪生畏死?就在他左右为难的时侯,听到了吴勉那带着棱角的声音:“你活着有人能替广仁报仇,你死了他也就白死了。”
  蒋员怔了一下之后,明白了吴勉话里的意思,当下转身便顺着楼梯跑了上起。谷元秋三神好像没有看到一样,任由他消失在了铺满金箔的楼梯上。
  看着蒋员离开没人理会,张松也开始向着楼梯蹭了过去。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广仁身上的时侯,张松调头向着楼梯跑了上去。不过还没等他的脚接触到楼梯,石头台阶的楼梯突然崩塌,在这个胖子的面前碎成了一滩粉末。张松明白这是谷元秋三神在阻止自己离开,当下只有苦着脸回到了吴勉、归不归的身后。
  喊喝住了蒋员之后,广仁的身体一闪再次到了冬凤的身边。伸手去抢女神祇背上的火山。只是他和神祇的实力太过悬殊,接连几次都是刚刚接触到火山,便被冬凤打了出来。这还是女神祇不想惹事。她真的下杀手的话,广仁就算是长生不老之身,这个时侯早死多时了。
  广仁忌惮冬凤身上的火山,不敢轻易的施展杀手。只能一次一次冲过去,然后被冬凤打飞。几次下来他身上满是血污灰烬,看着广仁狼狈不堪的样子。哪里还有一点点大方师的威严。
  冬凤再一次打到了广仁之后,对着这个不知道第几次爬起来的大方师说道:“想要火山的话,就跟着我们一起走。我们都不想难为火山大方师,不过我们不想,未必里面的神祇不会再失手一次。你是知道的,他能失手一次。就能失手的二次。”
  说话的时侯,扛着火山的冬凤已经开始向着迷宫里面走了过去,谷元秋和伊秧二神走在冬凤的身后,看到三神真的把这个只剩下一口气的火山当成了盾牌。
  这时候,看热闹的归不归突然转头对着吴勉笑着说道:“老人家我以为广仁被打出去十次,吴勉你差不多就要动手了。想不到你会一直陪着我老人家在这里看热闹。老人家我受累问一嘴,你打算等到广仁被打到什么地步在动手?”

  “老家伙,你又把我舍出去了?”吴勉看了一眼笑嘻嘻的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那我也受累问一句,你在等什么?那个藏在暗中的神祇吗?你又忘了有什么话要和我说?现在说吧,还不晚……”
  “这次所有的人都算错了……”归不归冲着吴勉做了一个鬼脸之后,突然扯着嗓子对走远的三神说道:“诸位神祇稍等,老人家我还有句话要说……”
  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侯,转头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傻小子。你来替爸爸我问问三位神祇,谁给他们的胆子,竟然干挟制两位大方师的?就用你的话来问。别担心,有爸爸我呢。实在不行咱们爷俩今天交代在这里,也是合了你的心愿了。”
  如百无求这样的二愣子也知道惹不起这位神祇,不过在和归不归同归于尽的诱惑之下,百无求还是乍着胆子对已经停下脚步的几位神祇说道:“听到了没有?谁给你们这么大的胆子,敢在我们家老家伙的眼皮子底下掳走火山的?老子早就看出来小娘们儿你不地道了,怎么看上火山了?还像搭上人家的师尊广仁,小娘们儿你的胃口不错啊,一下子俩大方师都被你抢去压寨了。怎么?生了儿子跟谁的姓?你不是那么缺德让孩子跟你的姓吧?你姓冬。要不孩子就算你们仨生的。取名也简单,一个一人一个字——冬……火……仁,呸!谁家孩子能起这么一个倒霉名字?”

  日期:2017-09-05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