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5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伍国栋琢磨着,拼关系网,肯定拼不过她了。那么自己可不可能从另一个方面入手?
  丑闻,丑闻是最好的办法。
  要是能掀起一场丑闻,搞得陈燕灰头土脸,就算是她自己不退出来,上面也不会再考虑她。

  伍国栋就在心里琢磨,怎么搞出一幕丑闻,既摧毁对手,又不波及自己呢?这可有点难度,伍国栋挠了挠头。
  陈燕呢,她根本就不知道,顾秋已经帮她在打点一切。她还在想,这次跟伍国栋一起竞争这个副县长的名额,他这人诡计多端,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过今天下午,余书记又叫她过去,跟陈燕谈了很久。余书记呢,肯定了陈燕的成绩。
  说她上任之后,招商办的工作蒸蒸日上,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现在组织上给她这个机会,要她继续好好表现,坚决拥护组织决定。
  有人说,三个人中间陈燕的希望应该是最大的,不说别的,就冲着这段时间,余书记经常召唤陈燕去县委谈话,就可以看出一切。

  陈燕却有些紧张了,也不知道这事成也不成!
  第426章作风问题陈燕做梦都没有想到,分管招商的副县长,会把自己批评一顿。这件事情,陈燕觉得很委屈。
  本来这段时间里,县委县府对陈燕的口碑都不错,可今天也太邪门了。副县长叫自己过去,莫明其妙就说了一顿。
  如果陈燕上位,她也将是副县长这个级别,跟分管招商的副县长没什么区别。

  或许是这个原因吧,这名副县长心里不痛快?
  可他不痛快,似乎也改变不了决定。
  他对陈燕说,“陈燕同志,你是不是该考虑一下个人问题?”
  陈燕就耐闷了,好端端的,怎么就扯到个人问题来了?
  陈燕说,“我暂时不想考虑个人问题,我是受过伤的人,不想再跳进去了。”
  可分管招商的副县长说,“你还年轻,怎么可能不考虑个人问题呢,你不考虑,可外面很多人都在说你,掂记着你。所以你必须尽快把个人问题解决了。否则传扬出去,就会扯到你的作风问题。组织上可是非常重视个人作风的,工作能力只能代表一个方面。”
  陈燕说,“我在工作中兢兢业业,这跟作风怎么扯上关系了?我又没干什么出格的事。”
  分管招商的副县长道:“我没说你干出格的事,但是前段时间医院传闻,你总是事实吧?我是站在你的立场上说话,希望你能重视。”
  医院的事,的确是陈燕的心病。
  她当然不希望这件事情传出去,影响自己的声誉。本来她是想退出这个圈子,下海去闯荡几年,可组织上不允许。她有什么办法?
  真要是下了海,陈燕反倒轻松了。

  现在陷在这里,不上不下的,终于有个机会,说要提拨她,却又扯出各种问题。
  当然,目前正值组织考察阶段,如果有人提出质疑,将是最致命的打击。别人没有污点,你有污点,你可能会被刷下来。
  副县长怎么会知道这件事呢,他跟自己这么提,肯定是有用意的。
  陈燕离开后,一个劲地在琢磨,八成有人要使坏。其实他也没有去争,去抢,这是组织上提名的。
  有她成为了别人的威胁,别人肯定要把她踩下去。

  陈燕就给顾秋打电话,说这两天我总感觉到,别人看我的眼光完全不同。好象还有人要跟踪我似的,我总觉得没有安全感。
  顾秋一听,不会吧,居然还有这种事?
  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顾秋还是引起了重视。现在陈燕是伍国栋和乡长最大的阻碍,保不准会有人从中捣鬼。
  顾秋正在想办法,没想到还真有这事,吴承耀给他打电话,说了一件令顾秋极为气愤的事。

  吴承耀说,“安平县的一名记者朋友告诉他,有人愿意出五十万钱,搞陈燕的名声搞臭。”
  顾秋当时就气愤了,“你告诉我是哪个人?他们究竟想干嘛?”
  吴承耀说,“这件事只能秘密进行,不能公开的,否则我那朋友也挺难做人的。”
  顾秋说,“你过来吧,我们一起去安平县,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子,搞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
  吴承耀说行,那我就陪你去。
  结果晚上,顾秋和吴承耀就赶到了安平。也不惊动陈燕,把吴承耀的那名记者朋友约出来。
  顾秋请客,三个人在饭店里大吃一顿。
  对方见顾秋这么客气,也说透露了。
  是一名乡镇干部,他也是这次候选人之一。记者说,他放了二万现金在我这里,只要我把陈燕的名声搞臭,他愿意再出三万。
  我当时一听到陈燕的名字,就知道是你们的朋友,马上就告诉了吴总。
  吴承耀望着顾秋,“你准备怎么打算?要不要研究一下?”

  顾秋说,研究个屁,你把他叫出来。
  记者有些犹豫,吴承耀说,“叫他出来吧,别担心。”
  记者这才给对方打了电话,乡长听说有消息,立刻应道:“我马上过来!”
  他还在乡镇呢,接到记者的电话,马上就赶过来了。

  记者说,约他在茶楼见面。
  当他赶到茶楼的时候,推开门,一眼就看到顾秋。他当时就感觉到,事情要麻烦了。
  正要抽身而退,可惜,他没地方退了。
  陈大有挡在门口,封死了他的退路。
  顾秋板着冷,“进来吧!你还想怎么跑?”
  乡长当然认识顾秋,所以才会看到顾秋就跑。眼前的架势,让他很不安。
  顾秋坐在那里,漫不经心地喝着茶水。

  乡长有些吓坏了,“你们要干嘛?”
  没有人回话,陈大有呢,守在外面,他逃不出去。顾秋说,“应该是我们问你要干嘛?怎么啦?你在害怕什么?要不要我帮你报警?”
  乡长还真有点想报警,只可惜顾秋的后一句话,让他吓破了胆,“你跟记者的谈话,他可是有录音的,真到了公丨安丨局,我看你这个乡长可以到监狱里上班了。”
  乡长一听,马上就焉了。他当然知道,这些搞记者的,偷偷录音是很正常的事,这是他们经常干的,很顺手。
  不待顾秋问,乡长就结巴起来,“顾县长,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干的。”
  顾秋说,“你没必要紧张,我也不是安平的副县长,我管不到你,你大可以狡辩。”
  乡长道:“真的,这都是伍国栋这混蛋出的主意。”
  顾秋道,“你当然傻啊,伍国栋让你出面搞鬼,他能坐收渔人之利吗?”
  乡长满脸通红,“他是个混蛋,太阴险了。说什么陈燕才是我们之间最大的障碍,因此要我跟他联手,把陈燕名声搞臭,剩下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他说他让我上去,他还年轻,可以再等,就是不希望我们两个都败在一个女人手里。”
  顾秋叹了口气,“算了吧,还是通知他们余书记,让他去余书记那里忏悔。”
  顾秋肯定不相信他的话,伍国栋要你去,你真去啊?你又不是傻瓜。再说,他伍国栋怂恿你去搞鬼,他自己又退出,可能吗?真要是这样,他犯得着趟这浑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