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轶事:古国后裔一一这群人为什么被误认为类猿人?》
第23节

作者: 巴山牛_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9-02 15:00:28
  我无时无刻不想逃出这被称为龙缸的囚笼,唯一的手段是骗取石娲和整个王族的信任。好在所谓的王族已经式微,没剩下几个人了。
  巴王石磊年近古稀,一副病恹恹的猴样,石娲的生母樊氏王妃虽然只有三十多岁,却是与我一样,足不能出洞穴,凭我的力量,可以一脚踢飞他们。
  太子石宕比我高大强壮,我打不赢他,但我们是亲如兄弟的朋友,我不死不活陷在这里,实在是拜他所赐!
  太子妃是郑氏女,与樊氏都属于五姓贵族,她们的远祖,都是随石龙镇守朐忍的文臣武将,两千多年传下来,尽管姓氏各别,却早就是血亲了。

  那次寻死不成后,我就对石娲曲意逢迎,乐得她整天如吮蜂蜜,缠着我讲外面的事儿,她眨巴着眼瞪大眼睛惊叹,最后总要吼出一个"秦"字。
  已经相处三个多月了,我对她的肢体语言基本上都能看懂,对他们这群人能听懂人话而不能说人话很疑惑,听她吼出"秦"字,自然要刨根问底儿。
  据她说,这是有原因的一一
  自从隐入这座森林后,有汉的时代,也曾走出森林生活过,一如正常的山民劳作,被官府认作语言不通的原著民对待,只要纳粮,允许自治,但王庭一直隐在暗处,从没离开过龙缸。

  汉末天下大乱,黄巾起义实为巫门复辟。这支巴国后裔也趁乱打了出去,可惜天不佑巴,再一次隐入了森林。
  其后也在改朝换代的战乱中走出过森林,都是伤亡惨重,铩羽而归。最后一次是明末,其后再没走出过森林。
  在那以前,这崇山峻岭中荒无人烟,只有他们这群人在这里繁衍,一直讲着祖先的语言,遵循着祖先的遗志,养精蓄锐,瞅个空子就打出去。她说,这不是侵略,只是收回祖业。
  清初大移民,许多外地人来到周围垦荒,逐渐蚕食鲸吞,逼得他们无法生存,几经反复抗争,铜戈竹弓不敌火枪霰弹,没等掣起竹杖施展巫术,枪弹就把你撂倒了。没奈何被迫退入森林中,再没踏出过半步。
  由于时不时有秦人进入林中追杀,巴人面临灭顶之灾,当时的巴王传下圣谕,令臣民不要再讲国语,一律改为猴叫。这里说的"秦人",是石娲固执的认为外面的人都是秦人的后代,所谓"国语",是指古代巴国的语言。
  三百多年过去,一直用自成体系的猴语交流的这群人,不但忘记了本来的语言,连曾经辉煌过的文字也不认识了。
  日期:2017-09-03 11:09:15
  由于时刻防守不断缩小的林子,隐在树丛中的他们与外面的人相隔不远,自然能听懂人话。外面的人偶而也能发现这群赤身裸体的人,只不过误认成大青猴罢了。
  对掳来吴晓君娘亲实是迫不得已,年过五旬的巴王,试了三十多年的婚,几乎试遍了所有育龄妇女,子嗣全部畸形,活不过三年都夭折了。
  万般无奈下,觑见吴晓君娘亲身上,隐隐约约有巫霭环绕,判定她是巴人后裔,即便认错了,秦妇孕巴子,也是占便宜的事儿。
  见她如此手语,我笑呵呵地调侃着问:"莫非我身上也是巫霭蒙蒙,不然咋个有贵为驸马的荣幸呢?"
  石娲咧嘴一笑,露出黑白分明的碎米牙,轻轻摇着头一番比划,说招我为驸马,实是太子哥哥的保荐,认为我是一位重情的男子汉,没有秦人的阴险毒辣。
  她用手语告诉我,太子哥哥是巴国的希望,他有双六指,是几千年来唯一与始祖廪君一样的人,是天神派他来振兴巴国的!
  自打太子哥哥出世,父王夜梦女娲娘娘,试用了她母妃,才有了她这个聪慧的公主。女娲娘娘人首蛇身,她长有一条蛇身般的小尾巴。女娲娘娘是伏羲的妹妹和妻子,是大地之母,是人类的始母神。由此看来这是个好兆头,我们的子孙,肯定会成群结队!枳城,一定能回去!
  终于让我抓到她的小尾巴了,我故作诚恳地说:"公主所言极是,只是有个小小的担忧呀,在下并不是公主的哥哥呢?"
  石娲用手掌拍了拍我的嘴,比划着说:"我只有一条小尾巴,算不得蛇身。太子哥哥说,他到森林里来寻父伺奉,还是驸马劝告他的。驸马与他亲如兄弟,这不正好般配吗?"
  日期:2017-09-04 11:41:00
  奇谈怪论!我率性把讥笑变为笑逐颜开,"哈、哈、哈"地大笑起来,被感染了的石娲,竟然第一次哼起小曲儿来!
  虽然听不清楚她在哼什么,熟悉的旋律却是耳熟能详,这是一支流传在巴渝的民歌曲调,我在惊愕之余,忍不住也跟着她唱出了声一一
  太阳出来(啰喂) 喜洋洋(啰啷啰),
  挑起扁担(啷啷嶉 哐嶉) 上山岗(啰啰喂)。
  手里拿把(啰喂) 开山斧(啰啷啰),
  不怕虎豹(啷啷嶉 哐嶉) 和豺狼(啰啰喂)。
  太阳出来(啰喂) 照山岗(啰喂),
  悬岩陡坎(啰喂) 不稀罕(啰啷啰),
  唱起歌儿(啷啷嶉 哐嶉) 忙砍柴(啰啷啰)。

  走了一山(啰喂) 又一山(啰啷啰)
  这山去了(啷啷嶉 哐嶉) 那山来(啷啰)。
  只要我们(啰喂)多勤快来(啷啰),
  不愁吃来(啷啷嶉 哐嶉)不愁穿( 啷啰)。
  一曲唱完,余音绕梁,我与石娲真有点妇唱夫随的意味,貌似琴瑟调和,其乐融融,激情飞扬的巴国公主本来依偎在我胸前,就势把我扑翻在地,学那骑手扬鞭策马,尽情地奔驰起来。急得我连声哀求:
  "公主可怜一下您的驸马行不?我虚弱着呢."
  石娲身体有感知,自然晓得我并不虚弱,痛苦而舒爽地冲我比划着一个手指头,唧唧歪歪地哼哧着,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加快了速度.
  对那次的事儿,我至今仍然清楚记得,也有一点小遗憾,为什么就忘了问一句:"这首歌是巴国古已有之呢?还是近些年在林子边听来的?"
  至此以后,我与石娲更加亲密无间,貌似琴瑟和谐,鸾凤和鸣,她是同床共枕,心满意足,我是同床异梦,心烦意乱!
  这年刚进腊月,石娲连着好几天失去了踪影,我真希望她从此消失,巴王能放我回去。初九傍晚传来噩耗,巴王石磊驾崩,吴晓君继位。
  虽然事与愿违,但我仿佛看见了一线逃离龙缸的曙光!
  当然了,我还没那么蠢,会直截了当的提出来。自从被掳进龙缸,我只见过吴晓君二次,我不能离开公主宫半步,而他,不知为什么,从没来看过我一眼。

  身为岳父的巴王死了,我这当女婿的总得去尽孝守灵吧?见吴晓君应该不是难事。我打定主意,第一步要准许我走出公主宫,在龙缸内活动散步,不与臣民接触也行。
  请点链接继续:http://book.tianya.cn/chapter-88044-954068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