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5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姐妹儿瞪大眼睛说不会是艳绝九妓吧?
  艳绝九妓半年前在广东就炒得沸沸扬扬,江南会所培养她们花了血本 , 中国音乐学院教授亲自教她们吹拉弹唱 , 随便拎出一个都身怀绝技 , 长得漂亮还有才艺 , 顶级老鸨子言传身教怎么接客说话侍奉 , 这种女人放在台面上,天王老子来了也得交待在这里。
  我盯着跪在最中间算得上这九个姑娘里最出挑的那个,“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数百年。风月场上的绝色女人,什么时候缺过呢。”
  男人们早已饥渴难耐 , 红着眼睛一沓沓往地上砸钱,大声嚎叫让她们过来伺候,女人跪着爬向出钱最多的九个客人,客人一把推开怀里黯然失色的陪酒公主 , 将她们从地上拉起来,撕拉一声扯开了艳丽的宫装。
  红色的丝绸肚兜包裹在玲珑婀娜的身段上,衬托肌肤胜雪娇嫩动人,长发倾泻纠缠于客人手臂 , 仿佛没有骨头的一条鱼,滑得惹人心痒。
  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女人,不完全赤裸也露出大半是最诱惑的,一览无余让男人失去了探究摸索的乐趣 , 朦朦胧胧更能挑起兽欲。
  江南会所这种老行家当然清楚这一点 , 相比风流艳事急着赚快钱 , 让小姐一丝不挂在客人眼前晃悠 , 恨不得人手一个凯子 , 一晚上捞十几万,这里明显档次更高,走的是放长线钓大鱼的路子。
  优雅窈窕的旗袍或者宫装,里面也不真空,穿着各种颜色的肚兜 , 男人撕开刚想撒野蹂躏,发现还有一层,这挠心挠肺的滋味可是说不出的勾人。
  一晚上怎么睡得够,最起码也要光顾十次八次的才能解馋。
  九妓里面最出挑的小姐被距离我们这边最近的客人挑走 , 男人个子高,长得也魁梧,风流放肆的模样不像当官的,仕途上的男人到了这种地方喜欢装逼 , 装正经,下属送到库上了还摆手说这怎么行 , 愧对上级和人民的信任了。
  三瓶酒下肚脱了衣服连亲妈死了都不回去奔丧,还管什么狗屁上级人民 , 压着小姐啪得比谁都爽 , 跟他妈牛犊子似的。
  当官的在众目睽睽之下绝对不会搞小姐,甚至都不会进来 , 他们都躲在私密的包房里玩儿,所以眼下这个大包房里的男人 , 不是生意圈就是娱乐圈的。
  男人将小姐放倒在沙发上,扯掉肚兜露出坚挺饱满的汝房 , 小姐妹儿站起身看了一眼,噗通坐在沙发上,一脸的羡慕和感慨,“我这辈子看到过的最好看的乃子就是何姐的,上次蒸桑拿我都看傻了 , 不下垂不外扩还特别挺,又大又白,我要是男人就冲这乃子我也要娶何姐。”
  她说完指了指躺在沙发上的小姐 , 都带着哭腔了 , “我以为除了何姐没人能长那么好的乃子,可她比何姐的还好看!我他妈都不想干这行了,这么多妹妹来抢饭碗,还能吃几天啊。”
  我在圈子里有个外号叫“乃津”,金主知道得不多,都自家姐妹儿喊,我当初还没转行当情妇,宝姐开玩笑说以后不干外围了去当胸模吧,别的地方不敢说 , 广东拿个第一不难。
  一点不吹牛逼,在c杯的姑娘里,不可能有谁比我这俩乃子还完美 , 今天我竟然遇到对手了 , 我和宝姐同时探身朝小姐胸口瞥了一眼 , 然后谁也没说话。
  躺着都那么挺 , 我还真不得不甘拜下风。
  男人举起酒杯将红色酒水源源不断浇注下来 , 顺着小姐腹部和双汝流淌,全部聚集在大腿根剔得整齐美观的荫毛里,男人迫不及待趴下,脑袋一个劲儿往腿间扎,生怕看不清那里面的无限春光 , 小姐受不了毛茸茸的脑袋扎自己,咯咯笑着要躲开,嘴里喊着皇上饶命。
  男人见酒水已经完全覆盖在腿间,他张开嘴几乎吞没了小姐的私处 , 用力一吮,那些酒滴便进入他口中,小姐受不了这么猛的口活儿,抱着男人脑袋失声惊叫 , 一张俏丽的脸蛋红扑扑的。
  我清楚看到男人伸出舌尖,抵在小姐娇嫩的肉头上 , 上下舔动,小姐两条腿蜷缩起来 , 夹住男人的头 , 不断挺动腰身配合他,让自己的感受更剧烈一些。
  男人头部疯狂摇摆 , 一拨比一拨来得狠,小姐瞪大眼睛面目狰狞 , 早已看不到刚进来时的端庄美丽,沉浸在烈火焚身般的情欲中不能自拔 , 喉咙发出近乎母兽发情的嘶吼。
  愿意给素昧平生的小姐舔,这种客人还真不多见,除非是特别喜欢,而且还专门喜欢搞这个剌激的,这样一副春宫图活色生香 , 别说男人受不了抓裤裆,我们这些女人都忍不住要**了。
  宝姐嗓子有点沙哑说,“我姨妈刚走 , 七八天没做了 , 真他妈要命,走走走,不玩了,这不自己找罪受吗。”
  她起身朝外面走,其他姐妹儿不想离开,已经有找个鸭子发谢一把的想法了,她们朝我挤眉弄眼,示意我向宝姐说一声。
  我走出包房门的同时看到买走九个小姐的客人已经把她们压在身下,许多男女围拢上去欢呼呐喊 , 偌大的包间Y`in 靡至极。
  我和宝姐非常默契去洗手间用冷水洗脸让自己冷静下来,在会所门口分开时,她说要不咱俩去鸭子馆玩儿吧 , 你怀孕做不了 , 就刚才那个挺好的 , 我不说周局长也不会知道。
  我赶紧摇头 , “特区不认识他的太少了 , 认识他就认识我,我没那个想法。”
  宝姐其实想去,因为马副局绝对不会为她口,女人谁不愿意舒服呢,这种舒服可是**得不到的。但她也不太敢 , 把拿枪的局长惹毛了是要出事的,她有些烦躁和我挥手道别,我坐上车告诉司机回别墅。
  司机看我满脸巢红,不停用手掌扇风 , 他问我怎么了,我故意把脸隐藏在外面灯光照射不到的黑暗处,“有点热,回去喝点冷饮就好了。”
  我身体里好像涌入无数团火 , 烧得我奇痒难耐,眼前晃过被客人吞食而声嘶力竭尖叫的小姐的脸 , 我从来没这么渴望要一个男人,要他匍匐在我身下 , 取悦我为我求欢。
  我回到别墅不久周容深也回来了 , 他告诉保姆在外面吃过,不用为他热菜 , 他上楼推开房门,还没有看清什么 , 我从他面前猛地扑过去,用力搂住他脖子 , 和他热吻在一起。
  他起先有些愣住,几秒钟后反应过来,丢掉手上的公文包抱紧我缠住我舌头,我们都失去了呼吸,拼命从对方口中吮吸氧气 , 他应该喝了薄荷水,口腔内又凉又清爽,我忍不住幻想他的舌头曾经侵占我进入我时的感觉 , 发出一声难耐的呻吟和呜咽。
  周容深一怔 , 他太熟悉我这种叫声意味着什么,他推开我身体,问我怎么了。
  我饥渴吞咽着唾液,身体不断往他身上蹭,“容深,我想要。”
  他问我要什么,我指了指他的唇,笑得风*又放荡。
  他立刻明白我的意思,在我身上重重吸了口气 , “连澡都洗好等着我,毛刮了吗。”
  我脸色有些红,“你不是不让吗。”
  他挑起我下巴打量了我许久,“这么想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