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1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着金丝眼,我问:“现在谈?还是等回去双方在约一个地点。”
  “邵先生,我的意思是,现在谈,而且马上,我们换另外一个地点。”金丝眼笑着说。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我说:“你害怕我回去之后,跟你玩什么幺蛾子?”
  “倒不至于,只是你现在已经把人带来了,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要今天跟我谈,虽然,我知道,你可能有所准备,但是现在谈,对我们也有利,至于原因,我就不多说了,邵先生是聪明,肯定有两手打算的,现在可以放心的跟我走了吗?”金丝眼腼腆的说着。
  我听着,就看着他,可怕,这个人真的可怕,虽然他知道我做了准备,但是他不害怕我,如果不是自大,就是有足够的把握,从现在的形式来看,他当然有足够的把握,这是一场我跟金丝眼的较量,他知道我的套路,然而我却不知道他的套路,不过,我也不怕。
  他转身上车,我们也走出去上车,我关上车门,王静说:“邵飞,不要,我求你了。。。”
  我没有说话,开着车继续前进,我跟着他们走,有太子的保护,我也不觉得他们敢对我明目张胆的对我做什么,但是,就可惜了我这辆奔驰车。
  车子继续开,对于王静的请求,我没有任何动容,这是一场拿生命来做赌注的豪赌,我已经拿了筹码,我想赢,非常迫切,所以不管怎么样,我都会继续下去的。
  车子很快就到了缅甸的边境口岸甘拜地,显然没有中国那样的口岸大楼,只是路边的茅草房和横在公路上的横杆就是检查口岸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来这里,我朝着外面看,隔着车窗玻璃看到了一个缅甸妇女带着孩子卖橘子的照片。

  我们车子继续开,????过了甘拜地口岸开了不到一个半小时,我突然看到对方的车子停下来了,我看到许多政府军的人走出来,他们的人都下车了,举起双手。
  我皱起了眉头,太子走过来,拍着窗户说:“政府军检查,飞哥,怎么办?”
  我咬着嘴唇,妈的,这个金丝眼真的很聪明,非常聪明,现在,我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了!
  我看到政府军在检查,我就知道,他在打什么注意了,他们没有枪,我们想要进去,就得卸枪,而且,政府军就在眼前,我们的车子已经到了,如果我们现在这个时候,狼狈逃走,那么政府军会放过我们吗?
  我看着前面的人,我知道,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已经到这里了,想要不缴枪都难。
  我看着太子,我说:“不管怎么样?等会,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配合。”
  “飞哥,我们的枪会被收的,如果没有枪,你会很危险啊,金丝眼很狡猾的。”太子说。
  王静也抓着我,说:“邵飞,现在回去还来得及,不要这样。。。”
  我推开王静,我说:“听我的。”
  我说完就摇下来窗户,太子狠狠的呸了一口,我看着一个政府军的丨警丨察过来了,手里拿着枪,黝黑的皮肤谨慎的眼神,他站在一个安全的距离,朝着我挥手,我下车,站在一边,解开西装,他看着我,走过来,身后又跟着几个丨警丨察,他们过来朝着我们的车里面看了一眼,然后太子过去跟他们交涉,说的是缅甸语,我听不懂,很快,太子就有点暴躁了,我喊了一声:“太子,别激动。。。”

  太子很愤怒,走过来,说:“我跟他们交涉了,他们说,现在是包围密支那时期,为了保护密支那的一切,所以,任何人都不能带枪进去,妈的,他们现在要我立即离开。”
  我点了点头,我说:“这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如果不是看你人多,现在就已经抓捕你了,放心,你回去等着我,我会把这件事做好的。”
  听到我的话,太子很担心,说:“大哥,你一定要独自一个人闯龙潭虎穴吗?”
  我摇了摇头,我说:“至少我要见到魏敏,你在附近接应,如果发生意外,还是得靠你把我带出去,懂吗?”
  听到我的话,太子很忧心,但是拍着胸脯,说:“大哥,我知道,我会看机会办事的。”
  他说完,就转身上车,我看着他的车里离开了,我也就上车了,丨警丨察放行了,并没有为难我们,毕竟,我们开的车里面没有危险品,车子跟着金丝眼的车子走,我知道我被他带节奏了,我现在也只能跟着他的节奏走了,妈的,这个人,脑子真的聪明。

  车子一直在开,王静没有在说话了,我心情也很紧张,毕竟,我现在只有一个人,我的手机一直在开着,我很想给丁瑞打个电话,让他通知密支那这边的人来保护我一下,但是如果电话打了,可能就见不到魏敏了。
  而我一直没有联系赵奎,我不知道他能不能找我,准备的怎么样,对于赵奎的信任,让我内心充满了坚定,但是又紧张。
  车子一直在开,到了那里,我也不知道,,车子带着我们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建筑物前,位于一个交通繁忙的十字路口。
  这是一座印度建筑,可能是印度裔活动的场所,对面是一座寺庙,建筑侧面20米就是迈立开江,马路对面是一排卖水果的摊摊。
  我以为,魏敏会约我在这个神庙里面见面,但是没有,我瞪了一会红绿灯之后,车子又开走了,??现在已经下午七点多,天已经黑下来,街道上的行人已经稀少,只有稀稀拉拉的路灯昏暗的照着冷清的街道。

  金丝眼的车子带着我们沿着黑黑的街道拐到一个寺庙,金丝眼下了车,朝着我挥手,我下车,四处看了一眼,王静也下车,看着说:“我来过这里,这是一座旅缅华侨修建的简单的汉传佛教寺庙。”
  果然是寺庙,但是却不是印度人的寺庙,我拉着王静,跟着金丝眼走,进了寺庙,正殿是大雄宝殿,右侧就是斋饭大厅,金丝眼带着我们走进去,这里没有什么人,只有一些尼姑在做饭。
  金丝眼拉开一扇门,我站在门口,看到了里面坐着的魏敏,他的身边站在班轮,屋子里面有几个女人在唱歌,感觉布置有点像是日被的香酒坊,我看着外面,这分明是一家寺庙,为什么会变成日本小酒馆?
  “邵先生,进来吧。”魏敏笑着说。
  我走了进去,脱掉鞋,然后看到一个艺伎打扮的女人,把我的鞋拿走,放在阁台上,给我拿了个蒲团,然后礼貌的走开了,我坐下来,看着魏敏,他笑了起来,说:“邵先生,好像很惊讶?”
  我点了点头,我说:“确实很惊讶,这里是寺庙,但是进来之后,我却发现,他是个日本小酒馆,我怎么能不惊讶?还有这些艺伎。。。”
  “哈哈,邵先生,是你少见多怪了,这座寺庙本来就是为了吸引游客而存在的,这个社会,只要有钱,就能改变很多,今天,我是特地来招待你,才请了这些日本艺伎,你不知道,在缅甸,日本人并没有那么被痛恨,而且,他么你的服务态度是非常好的,你感觉到了吗?”魏敏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