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1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绝对不会碍于情面就放过我的,他也不只是想要把我踢走,他肯定是要我的命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或许,他觉得应该跟我斗一斗,让我明白,马帮总锅头的那个位置不是我让给他的,而是他自己争取的。
  不管怎么样,我们之间的命运,已经成了定局,但是,我不会让田光如愿的,他想斗就斗吗?我可没那个时间,我很忙,就让张奇陪你玩玩吧。

  我在家里,享受一下安宁的夜晚,啊召难得的没有闹,或许,是因为睡在阿默身边的关系,被吓的,阿默睡觉是睁着眼的,一直睁着眼,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起初,我也很害怕,而陈玲也是触目惊心的,但是后来就更心疼这个孩子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伤痛与恐惧阴影,以至于让这么一个七岁的孩子,睡觉都是睁着眼的,我看着她,我真的不知道,要抚平这个孩子的心灵伤口需要多少时间与温情,但是总的来说,她在一天,我就爱她一天,视如己出。
  坏人,也有坏人的执着,好人也有好人的阴暗,我不说我对待阿默的感情,是好人行为,为的,就是告诉田光,不要不考虑别人的感受,那样,受伤的不只是别人,还有你。。。
  早晨,我起床,昨天晚上睡了个好觉,陈玲把孩子抱到了书房,所以,我一夜都没有听到哭闹的声音,她也学会了为我考虑,她以前从来不这样,从来都是只满足自己,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在慢慢的改变,我不知道这是好是坏,但是我很开心。
  我没有打扰抱着孩子坐在沙发上睡着的陈玲,换了一身衣服,就离开了,赵奎不见了,张奇也没有跟着我,赵奎有赵奎的事,张奇有张奇的事,我现在要一个人开车去码头。。。
  很久没有自己开车了,我总是匆匆忙忙的,现在终于有机会,可以自己开车,一个人看一看腾冲的风景,我有时候会很感触,我那么充满干什么?眼前这么美丽的风景都错过了,赚那么多钱干什么呢?连一次旅游放松的机会都没有,那些钱,都只是存在银行的数字,又或者是博弈的资本,为了他们,而丢掉眼前的风景,真的好吗?
  只是,这种感触只是占时的,当我到了码头,这种思想就被我丢掉了,因为我知道,我要做的事,是绝对的凶险,而钱,是保命的筹码。
  我到了王静的公司,快速的上楼,到了办公室,我直接推开门,我看着在里面开会的王静,她看着我,有点奇怪,很多人都觉得奇怪,他们都认识我似的,看到我之后,脸色都变得难看。
  王静走过来,抱着胸,说:“我在开会,你能尊重一下我吗?”
  我拉着王静就要走,她要挣扎,但是我没有给他机会,她说:“你干什么?你要带我去那?”

  “去带你赚钱,赚好几个亿,别说话,跟我走。”我冷漠的说着。
  我拉着她下楼,然后丢在车里,我上车开车离开,王静在车里看着我,很生气,质问我说:“你到底把我当什么?呼之则来挥之则去,你真的把我当奴隶吗?”
  我说:“嘘。。。”
  王静很生气,但是还是真的不说话,就抱着胸,静静的坐着,我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如果王静知道我带他去那, 估计他现在就算是死,也会跳车的。”

  车子开到了边境,我看到了杨瑞,今天不走水路,密支那很近,只要过了大桥,就能到了,所以开车去更方便,杨瑞现在是唯一没有事可以做的,所以,我让他陪着我,我们过了伊洛瓦底江钢桥,这座桥是中国上海援建的工程,是缅甸的第三大桥。
  过桥后便进入克钦邦首府——密支那市区。
  她是缅北的铁路终点站和公路、水路、航空枢纽,她安详地坐落在伊江西岸的江堤下,缅人称其为密支那,原来密支那是缅语,意为“大江边”。
  密支那很富裕,因为克钦人把他们当做自己的家乡在建设,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所以非常的繁华。
  就算是政府军这次包围密支那,也没有对密支那开炮,而克钦人选择了逃走,也没有选择死守,因为双方都知道,如果炮火落在密支那,那将是巨大的损失。
  车子朝着跑马地开,跑马堤是早年沿江而筑的一段约莫两公里长的江堤,当年喜爱遛马的英国绅士将其当作跑马道而已。这里是观赏伊江风光的“好望角”,既可窥林中江上红日升,又可睹伊江一泻千里之壮观,还可以赏长堤下的街区美景。
  我们下了车,走在长堤上,我看到了一行人,他们穿着红色的衣服,虽然褴褛,但是还算是精神,只是人有点脏兮兮的,是太子,我们约到这里见面,我看着他带着一百多个人,不少,我不知道魏敏会带多少人,但是以他现在的实力,有一百人就不错了。
  我看着下面的风光,从跑马堤拾级而下,是弯莫渡口,江边泊着十多艘机动船,有客轮也有货轮,北可通敏宋等地,南可达八莫、曼德勒和仰光等地,并可直通印度洋。
  我看着一辆船朝着我们的方向开过来,我就站在那里等,应该是魏敏,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来,我回头看着车里,王静坐在车里,脸色难看,我笑了笑,她没有说话,但是脸色死灰,或许她知道她要做炮灰了。
  船,到了岸边,我的电话响了,我看着电话,是赵奎的电话,我接了,他说:“飞哥,四千万。。。”
  “给了。。。”
  我就说了这么一句话,就挂了电话,他们四个的胃口,一次比一次大,但是我满足他们,只要能把这次的事情完成,我愿意付出,因为,我连几个亿都投资出去了,这四千万又算什么呢?
  我看着船上站着的金丝眼镜男,魏敏没有出现,他看着我,说:“邵先生,请上船。”

  我看着身后的人,我说:“免了吧,说地点,我直接过去,如果魏敏不想合作,我就当白跑。”
  金丝眼镜男看着我,又看了看太子,他说:“你的两个手下没来啊。”
  “呵,有意思,我在瑞丽有我自己的事情,你以为,我全部的精力都要放在魏敏身上吗?如果他真的没这个胆子,也不想做这笔生意,那我就走了,我还要回去夺我马帮的总锅头的位置,再说了,魏敏不也是有左膀右臂吗?怎么只有你这一位,不见你那位杀神班轮啊。”我笑着说。
  我说完转身就走,我没有要迁就魏敏的意思,我要做的,就是跟他对立,他退一步,我就进一步,从而把他逼死。

  “邵先生,请留步。”
  我听到他的话,就回头,他看着我,说:“卧佛寺。”
  我听到他的话,就皱起了眉头,卧佛寺?妈的,这个王八蛋,居然把原石藏在寺庙里,我草,这个主意他能想到,真的是奇才,缅甸是佛都,谁都知道,信佛的人很多,所以对于寺庙是很神圣的,尤其是卧佛寺,这个东南亚都很闻名的寺庙,他们把石头藏在哪里,谁会知道?政府军根本就不可能带着大部队就搜擦,妈的,我相信,这个主意,一定是这个四眼男想出来的。
  船开走了,我对着四眼男喊:“告诉魏敏,他要的人我已经带来了。。。”

  四眼男看着远处的车子,他没有说话,我也没有多说,太子走到我身边,骂了一句:“王八蛋,肯定就是这个四眼男给魏敏出的注意,真他妈想打死他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