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1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完,就给丁瑞打电话,魏敏或许从来都不知道,我跟丁瑞之间的关系,电话通了,我说:“丁先生,你好啊,这几天,一定不少开会吧?”
  “哼,邵先生,陈先生他们突然撤资,建设的工厂完全处于停摆状态,这就是你给我的报复吗?”丁瑞冷声说着。
  我笑了笑,我说:“你有脾气,我也有,我说过,我跟你合作是诚心的,有些事,我没有做,你不能强行塞给我,这是对我的不公平。”
  电话里沉默了起来,过了一会,他说:“那件事我处理失当,人,都会有情绪,我也有,在愤怒的时候,我也会做出失去理智的事情,所以,我也也得到了应有的处分,现在我被迫重组矿区委员会,来改革经济,你给我的这个处罚,有点太大了,如果我在拿不出来一个合理的方针拯救矿区翡翠经济,我就会被免职,我相信,这对你也不是一件好事。”
  丁瑞是个极其聪明的人,他知道我给他打电话,肯定不是嘘寒问暖又或者是冷嘲热讽的,我说:“是啊,丁先生果然是聪明人,知道我打电话,肯定有好消息,是有这么一个好消息,你还记得魏敏吗?他举报了他的老子,在帕敢矿区私自开启封闭的矿,你知道吗?在老木那矿区,他们本来挖到了一块二十一吨的木那料子,而且表现有冰。”
  “什么?混蛋。。。我从来不知道这件事,这个魏敏没有坦白。。。”丁瑞愤怒的说。

  我笑了一下,我说:“他没坦白的事情还更多呢,他把这块料子拉到了克钦去,你知道吗?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在搞鬼,包括他举报他的父亲老杂毛,到现在他暗杀了他的父亲老杂毛,一切都是他在搞鬼。”
  听到我的话,丁瑞陷入了沉默,过了一分多钟,丁瑞说:“他是想把政府当做他的戏码来玩。。。”
  “这个人胆大包天,现在还进入了你的矿区委员会,相信,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跟他的父亲一样,横征暴敛,而且做的更加隐秘,连你都看不出来,就如他现在要推销这块木那原石给我一样,你知道吗?”我嘲笑着说。
  丁瑞愤怒的说:“我现在就去逮捕他。”
  “不不不,丁先生,你现在逮捕他有什么用?你有证据吗?你知道原石在那吗?就算是滥用刑法,他承认了,最后说是他父亲干的,他有什么罪?反正都是一个死人背锅而已,最后你呢?你只会因为乱用刑法而被开除而已。”我笑着说。
  听到我的话,丁瑞又沉默了,过了一会,他说:“我想知道,你打电话给我到底要干什么?”

  “当然是要合作,那块原石我想买,我是一个赌客有好的原石,我当然想要拿到手,但是我不想跟魏敏这样的卑鄙小人合作,我觉得,还是跟政府军合作比较好,比较安全,所以,我才找你。”我说。
  听了我的话,魏敏还是不怎么相信,他说:“那块料子在那?你不要骗我?”
  “当然不会,料子,在密支那,我会跟魏敏约见,但是丁先生,魏敏这样的人,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他太邪恶了。”我说。
  丁瑞说:“你的意思是?你要除掉他?”

  “对,明天我会去密支那见魏敏,我们只是看货,等我看到货之后,就约定交易的地点,但是,他等不到交易的地点就会死,那时候,你就可以出马,将那块原石没收了,魏敏的死,对于你我,都是一件好事,是不是?”我说。
  听了我的话,丁先生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会奉公守法的,当然了,我们也管不了意外,如果发生意外的话,邵先生,你自己负责。”
  电话挂了,我笑了起来,看着山庄下面的风景,真的很漂亮,人啊,总是会给自己找一个自欺欺人的理由来妥协某件事情,丁瑞就是这样的人,他在那个位置,当然需要那样做。
  我呼出一口气,我说:“赵奎,给你个任务,不,或许你一个人完成不了。。。”
  “飞哥,你说,我就算是拼死,我也会完成的。”赵奎说。
  我摇头,我说:“你一个人不行,我要你,在我把王静交给他们之后,杀了魏敏,这是一场硬仗,我还需要王静活着,所以,你一个人不行。”
  我看着赵奎,他咬着牙,我知道他的意思,我说:“密支那是克钦的首府,也可以说是魏敏的地盘,我们不能借用太子的人,在那边跟魏敏的人大规模的打起来,所以,去的人,有可能就回不来了,魏敏肯定会带很多人在身边的。”
  听到我的话,赵奎说:“飞哥,我知道,我不怕。。。”
  我拍着赵奎的肩膀,我说:“我知道,但是,我想你活着,所以,把他们四个叫上,多少钱,尽管说,我都给 只要你活着回来就行。”

  听了我的话,赵奎明白的点头,说:“我这就去联系,飞哥,放心,就算我死,我也会把这件事给你办成的。”
  我很生气,我说:“你怎么听不明白我的话,我要你活着,知道吗?你一定要活着!”
  赵奎听了,很感动,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重重的点头,然后就离开去准备,我转身,看着这美好的世界,赵奎不能死,但是他必须去,因为,我只相信他,对于他们四个,我并不是完全相信。
  我拿起来电话,打给太子,电话通了,我说:“太子,赶到密支那去,把你的人都带上,要精锐。”
  “做什么?”太子奇怪的问我。
  我呼出一口气,我说:“给你阿爸报仇啊。”
  “我草,大哥,真的吗?王八蛋,这个吃里扒外心狠手辣的畜生,我一定要亲手撕了他。。。”
  对于太子的愤怒,我懂,但是他不能出面,因为,他一旦打起来,这件事,就不是单纯的意外了,而是大规模的战争,不过,我没有说什么,一切,都要看明天,我跟魏敏之间,我看看是他狠毒,还是我阴坏!

  我跟魏敏之间的博弈,已经展开三次了,如果不是碍于老杂毛太溺爱这个儿子,在前面的两次博弈,他早就应该死了,但是现在老杂毛死了,我看他还能怎么办?
  有些人,永远不明白,那颗为他遮风挡雨的大树虽然老了,但是他依然强大,只要他存在一天,他就会给你遮阴避暑,但是你却嫌他碍事,而把他砍掉,最终的结果就是,大树倒了,你也因此失去了为你遮风避雨的那颗大树。
  我回头看着陈玲,他在给阿默洗脸,洗手,虽然阿默很冷漠,但是我看陈玲做的挺好的,让他一个大小姐来做这种事情,如果是以前,我觉得她可能会装,但是现在,我觉得他是真心实意的,因为,她已经得到了我,人,心,财,都得到了,现在我恨不得每天都巴望着她能开心一点,恨不得能多宠爱他一些,所以她没有必要。
  田光或许从小就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他的父母的结合也只是因为阴谋,整个童年,都是存在于一个变态而黑暗的社会里,所以,他性格暴力,阴暗,对于一切都不相信,所有的一切都有贪婪的占有欲,控制欲,而对我,他知道,他没有办法在控制我了,所以,就要摧毁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