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1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家庭,女人,亲情,是腐蚀男人的罪魁祸首,我曾经无数次的警告你,不要被这些东西牵绊住,而你不听,已经把自己的精力放在这些无用的东西上面,把你变得软弱,你自以为你是对的,但是我告诉你什么是对的,谁的拳头硬,谁才是对的。”田光傲然的说着。
  我脸上的肌肉跳动,我看着田光,我说:“这是鸿门宴?真有意思,我没有想到,我的大哥,居然给我摆了鸿门宴,我还天真的以为,你只是要来请我吃饭。”
  “所以,你会输,你会失败,你就是蠢,自以为是的感情让你愿意相信什么亲情,友谊。”田光冷漠的说着。
  我看着田光,我愤怒的说:“那兄弟义气呢?你不相信,为什么要替我挡子丨弹丨?为什么要替我去死?你现在已经被权利金钱冲昏了头脑,你根本就是相信这些的,为什么要把我们逼上两条对立的道路?为什么?”

  我愤怒的吼着,我能感受到我脖子上跳动的青筋,我看着田光,他依旧冷漠,已经波澜不惊,他看着我,说:“所以,他们今天都没有带刀,我也只是请你吃饭,然后,让你把马帮的招财貔貅交出来,哪里来的,回哪里去。”
  我听到田光的话,脑子犹如爆炸一样,我靠在椅子上,深吸一口气,我不想说什么,他突然说:“要我去你家里自己拿吗?”
  我挺高这句话,内心一紧,我猛然看着他,我说:“你试试。。。”
  田光靠近我,两只眼睛像是毒蛇一样,冰冷而恐怖,他说:“看啊,在你心里,还是你的家人重要,我又算的了什么呢?”
  他的话,像是锥子一样刺痛我的内心,他说:“马帮不适合你,回去吧,我说过,会放你走,你走也好,不走也好,但是,马帮最终都跟你无缘了,不要在强求了。”
  我听到田光的话,就笑了起来,我说:“好,我知道了,大哥,你请我吃饭,最后一顿,我要安安心心的吃完。”
  他没有说话,而是倒了两杯酒,递给我一杯,我跟他碰一杯,酒被撞的洒出来,我说:“看来,你还是习惯众叛亲离的感觉,你还是喜欢孤独,孤独万岁。”
  他冷漠的喝掉酒,把被子丢在地上,没有摔碎,他站起来,走到我身边,拍拍我的肩膀,说:“有时候,我觉得你就是个孩子,很好玩。”

  他说完就走了,我紧紧握着酒杯,热泪盈眶,从今天起,我跟他,就这么断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我选择了跟田光截然不同的道路,所以,我们注定要分道扬镳。
  他是一条路走到黑,本来是做黑势力的,现在依旧做黑势力,他就是本性不改,我相信,不管是谁,都无法改变他,什么女人,亲情,友谊,都无法阻挡他,他没有感情吗?
  或许有,但是,他给隐藏起来了,他有被感情伤害的阴影,田光是个极其敏感的人,伤了一次,就不会有第二次,不管怎么样,他都会用知己的方式来保护自己,哪怕最后走的是绝路,他也无所谓。
  潇洒吗?是挺潇洒的,绝望吗?也挺绝望的。

  我苦涩的喝着杯子里的酒,餐厅的客人都因为骚乱而离开,我看着满桌子的菜,我说:“阿默想吃什么?蛋糕要吗?”
  我笑着拿着一块蛋糕,大口的咬了一口,很甜,但是心里是苦的,我递给阿默,但是他没有接,我说:“我忘了,你喜欢你妈妈喂你是不是?”
  我说着就把蛋糕放在他的嘴边,我以为他只是冷漠的看着,但是谁知道他张口咬了一口,我看着他,心里突然不苦,我说:“喜欢吃,就随便吃,反正都是别人请客。”
  我说着又剥了一个大虾,然后递到阿默的面前,她也张口吃了,虽然只是机械性的吃东西,但是我也很开心,这说明,她打开了他古堡的大门,小心戒备的让我进去,能进去,就好,虽然那个人是个活人,但是他的心是死的,不管你做什么,都是没用的,尽管阿默看着像是个死人,但是她的心是活的,只要我努力,就能让他鲜活起来。
  我很开心给阿默喂饭,找到了一种特殊的感觉,就是想要去满足她。
  赵奎跟张奇匆匆忙忙的跑过来,看到我在喂饭,就小心的问:“飞哥,怎么了?妈的,我看到很多人疏散,都是马帮的人,我还以为他动手了呢。”
  “赵奎去到我的老别墅里,把马帮的招财貔貅拿出来,送到马帮去。”我说。
  听到我的话,两个人都很讶异,张奇说:“凭什么啊?那他妈是五爷亲自给的,是你做二锅头的凭证,我们凭什么要送过去啊?是不是田光那个王八蛋跟你说什么了?我草他妈的,老子找人砍死他。”
  我听到张奇的话,就笑了笑,赵奎说:“你别激动,这有什么用?你能砍死田光?”
  我看着阿默不张嘴了,脸色显得很害怕,虽然依旧麻木,我就说:“够了,以后别在她面前说那些话,送回去,那个东西,不适合我,那个位置也不在适合我。”
  “飞哥。。。”张奇不爽的说着。

  我看着他,我说:“以后给你坐。”
  听到我的话,张奇有点懵逼,但是突然惊讶的说:“飞哥,你做决定了?”
  听到他的话,我就说:“坐下吃点东西,田光请的,很难得。”
  张奇刚要坐下,但是几个保安跟服务员就过来了,一个像是经理的人说:“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不欢迎你,请你马上离开,要不然我们报警了。”

  我听到他的话,我就意外的看着他,张奇跟赵奎站起来,很愤怒,我站起来,抱着阿默,我说:“对不起啊,给你们造成了损失,我赔。。。”
  听到我的话,这个经理有点意外,说:“不用了先生,这并不是你造成,额,那个。。。”
  我笑了笑,我看着他蒙圈的样子,我就说:“不打扰你们做生意了。。。。”
  我说着,就抱着阿默离开酒店,张奇跟赵奎跟着我们,下了楼,张奇说:“你干嘛这么好说话?他妈的狗眼看人低啊?”
  我上了车,赵奎开着车走,我说:“跟他理论有什么用?耽误我时间,我们都是大忙人,那有时间跟他们这些不相干的人物耽误呢?”
  张奇点了点头,说:“也对,对了飞哥,咱们该怎么办?”
  我添了添嘴唇,我说:“我要是走了,田光是不是就很如意了?”
  “那是肯定的,你要是白白走了,他就什么都没做,就把你赶走了,他怎么能不如意呢?”张奇不爽的说。
  “那你给他添点堵吧,把四眼的酒楼弄过来。”我说。
  听到我的话,张奇很意外,他说:“我?飞哥,我?”
  “对,就是你,不是说过了吗?要分锅灶,你跟阿海有三个月的试用期,谁给公司赚的钱多,谁就经营四眼的酒店,然后分立锅头吗?怎么?害怕了?”我笑着说。
  张奇笑了一下,说:“飞哥,我会怕?可笑,我马上就去只是飞哥,我不懂做生意啊?”
  “没关系,我懂,你去联系王静,以后,他所有的游客的住宿安排,全部安排在你的酒店里。”我说。
  张奇点了点头,摩拳擦掌的样子,很兴奋,我看着外面的天空,妈的,光哥,我不是孩子,就算你认为我是孩子,那我肯定也是个野孩子。
  车子开到了腾冲的家,我们下了车,把阿默带回家,到了家里,我跟月嫂说:“安排一间房间,给她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