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0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点头,田光就说:“随便点。。。”
  我随便点了一些什么,我四处看了一眼,真的什么人都没有,只有我跟田光,我端起茶喝了一口,我看着田光拿出来一颗烟,点着了,抽了起来。
  我皱起了眉头,在墙上有明显的禁烟的标志,他一眼就能看到了,但是为什么还要抽烟,他给了我一根,我说:“戒了。。。”
  “抽。。。”

  他就说了这么一个字,很不耐烦,手一直在伸着,似乎我不接这颗烟,他就不会收回去一样,我心里很抗拒,但是他很强势,我们两个人无声的对峙着,我突然感觉到了什么。。。
  田光的手一直在伸着,他强硬,霸道,那种不可抗拒的神情一直都在,从来没有改变过,也没有因为我的犹豫与抗拒而改变分毫,我把烟接过来,这算是退步吧,但是我刚把烟接过来,他就把火点燃了。。。
  我看着那冒起来的火苗,他说:“点上。。。”
  我看着身边的阿默,我说:“小孩子在,就不抽了。”
  田光没有说话,他依旧举着手,我看着他,似乎并没有因为阿默的存在而要放弃让我抽烟的打算,他就僵持在哪里,我内心一下子就愤怒了,他这是在逼我,是的,我退一步,他就进一步,我退一步他就进一步,妈的,迟早是要把我逼到悬崖边上的。
  我吹了口气,把火机给吹灭了,他看着我,脸色气了点波澜,他说:“你总是想做那个老好人吗?还记得肥猪张吗?”
  我听着他的话,就握起拳头,田光说:“曾经我以为,你跟我是一样的人,在肥猪张死之前,我以为你只是懦弱,需要时间成长,我用事实告诉你,作为你的敌人,你千万不能将就他,否则,你退一步,他就会进一步,然后就想肥猪张那样,掉下天台,被活活的摔死。”

  我深吸一口气,平复我的心情,我说:“你要我,把你当敌人?”
  “你不是已经把我当敌人了吗?”田光冷淡的说着。
  我看着他依然举着的打火机,突然又打着了,他说:“你把我当大哥的时候,你从来不会抗拒我给你的任何东西,但是现在,你不但会抗拒了,而且,还会找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欺骗,如果你不抽,你就应该从一开始拒绝我,而不是跟我察言观色对我虚以为蛇。”
  我看着点燃的打火机,我抓着田光的手,我说:“我戒了。。。”
  我大拇指按着打火机的火苗,硬生生的把打火机上的火给压下来,手指被烫的深疼,但是我没有松手,一直按着,跟田光对峙着,我死死的压着他,我处于上风,很快就将他压下去,但是田光猛然缩手,就把手缩回去了,我的手立在空中,我看着我的手,感觉那灼烧留下来的痛感,真的很痛,这种痛,不仅仅是肉体上的,还有心理上的。

  我跟田光之间,终究被撕裂了。
  “阿海是我的手下,所有的事都是我让他做的,而他就代表我,你不配合没关系,但是,你怎么可以把他打的半死?你这么做,以后马帮还有谁会服气我?”田光冷淡的问我。
  我看着田光,他抽着烟,舔着嘴唇,脸色冷漠的像是挂了一层冰霜一样,我说:“那种事情不能做,你会毁了公司的信誉,公司的文化,公司的一切,强行买卖,不是一个好手段。”
  “谁会管什么好坏,信誉,文化,你以为我搞那些东西是为了好看的吗?我是为了钱,你知不知道搞非物质遗产的文化公司政府能补贴多少钱?我投资多少,他们就补贴多少,谁他妈在乎什么马帮文化,马帮的那个老头子都已经死了,他的时代也已经过去了,现在是我田光在这个位置上,我田光要的是钱,要的是名,我不在乎手段。”田光冷冰冰的说着。
  我低下头,心里很不服气,是的,田光就是这样的人,我一开始就知道,打心底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所谓的兄弟义气也只是他在需要我的时候才会有,那时候我会感激他,但是现在我已经站在同等的高度,所以,我不会感激他,至于他的对错,我也有标判了,与其说是对于他的做法不满,还不如说,我现在在抗拒。
  我看着田光,我没有说什么,一个服务员过来,说:“先生,这里禁烟,请你把烟灭了好吗?你会影响到其他的客人。”
  田光看着这位服务员,说:“滚。。。”
  他眼神冷的能杀人,服务员吓的面容失色,他还想说什么,突然田光站起来,走到墙边上,把那块禁烟的标志撕下来,然后重重的拍在桌子上,说:“我在,他就没有用,滚。。。”
  田光的霸道,终于让那位服务员吓的逃走,田光坐下来,继续抽他的烟,对于四周的议论声,他也充耳不闻,我看着,我很冷静,他这是在做给我看。
  沉默,我们都沉默的看着田光在抽烟,我看着他冷淡,没有丝毫动容的脸色,我就很愤怒了,我说:“你从来都不考虑别人,重来都不。”
  田光看着我,笑了一下,说:“考虑别人有用吗?他们很愤怒,那又怎么样?我还是做我的,他们能拿我怎么样?他们是我什么人?我用的着管他们的感受吗?”
  “所以,你现在也不管我的感受了是吗?你看看她,她才七岁,因为你,全部都因为你,她在失去母亲之后,本来应该跟他父亲待在一起,但是你呢?为了控制四眼,你就把他们父女分离,让她得了心里疾病,把自己关在自己的古堡里,怎么都不肯出来,而残忍的是,你居然眼睁睁的看着他的父亲死在他的眼前,你这么残忍,你有考虑过她的感受吗?”我愤怒的说着。
  田光看着他,很麻木,很冰冷,他冷淡的说:“又不是我女儿。。。”
  我听到这句话,嘴角微微颤抖,我紧握的拳头,发出了声响,他看着我,说:“你现在是想打我是吗?你忘了,我是你大哥,我带你出道,我保你性命,没有我,你今天还是那个趴在垃圾堆里等死的蛆虫,吃屎,你都赶不上热的。”
  我听着田光的话,很愤怒,我脑子已经炸了,但是我却压抑着我自己,我知道,他是在逼我,逼我跟他动手,田光是要名利双收,他是想把我踢走,但是又不想背一个卸磨杀驴的骂名,所以他逼我先动手,这样,他收拾我起来,就不会有名声上的负担了。

  我笑了起来,我释怀了,我欠他的,他也欠我的,现在我们两个都两清了,我说:“光哥,你有你的人生,我有我的道路,我帮你实现了你要的,你栽培了我,我们两不相欠。。。”
  “你永远都欠我的,没有我,就没有你今天,所以,不管你帮我做什么,都是你应该的。”田光傲然的说着。
  我看着几个保安过来了,田光也看到了,他猛然拍手,突然,我看到几十个马帮的人从走廊里走出来,活生生的把那些保安给拦住了,田光说:“想请我走?有这个实力再说。”
  他说完,马帮的人就开始动手殴打那几个保安,马帮的人很多,那群保安根本就不是对手,我看着田光,他依旧冷血的看着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