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6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菁菁的心一下子就归了位,脸上重新浮现出笑容来,低头又爱不释手的把玩了片刻瓶子,用微微撒娇的口气道:“你说过我以后的口红都由你承包的,所以,光有粉紫色还远远不够,市面上所有口红的颜色,你都得给我做出来,必须得有一整套才行。”

  萧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要那么齐整干嘛?召唤神龙么?”
  把自己手下最重要的心腹大将给哄开心了,萧晋特意在天石县逗留半天的目的也就算达成了,在又调笑了几句之后,就下楼准备离开。
  毫不意外的,他在酒店大堂碰到了华芳菲。
  这女人依然还是一身旗袍的打扮,只是身材消瘦许多,少了三分雍容,却多了七分憔悴,像是一只被拔掉许多尾羽的孔雀。
  “华小姐,多日不见,一切安好?”
  “托萧先生的福,我很好,而且一天比一天好!”
  华芳菲脸上一如既往带着妩媚的笑,话语中却充满了怨气,显然,她对萧晋的恨意一点都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少。

  “是嘛?可我看华小姐的气色似乎大不如前啊!是这几天没休息好么?”萧晋就像是什么都没听出来一样,一脸关切的说,“这可不行,就算华小姐您天生丽质,也不能这么任性呀,这该保养也是要保养的嘛!”
  “不劳萧先生费心,”华芳菲冷笑着说,“女人到了我这个年纪,保不保养也就那个样子了,反正再怎么捯饬,也不可能比得上那些年轻貌美的姑娘,不是吗?”
  “华小姐这话可说的不对,”萧晋摇摇头,说,“年轻姑娘无非是占着皮肤水灵这一点罢了,一个个要么懵懂无知,要么傲慢无礼,要比起风韵气质和知情识趣,还得数华小姐这样的成熟妙人儿啊!”
  这已经算是在赤果果的挑逗,所以华芳菲秀眉蹙了一下,很想发作,但沉默片刻,终究还是不忍心拿爱人的前途来冒险。

  “一听这话,就知道萧先生是女人方面的行家,只是不知道,在那些遇到您的妙人儿们中,可有芳菲比得上的?”
  “我从来都不拿她们和任何人比,换句话说,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能比得上她们的。”
  华芳菲闻言一阵气苦,眼圈瞬间就红了,用力咬住嘴唇,还是忍不住质问道:“所以,对于她们之外的女人,萧先生就视之如草芥敝履,对吗?”
  萧晋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就摇着头叹了口气,掏出随身的笔记本唰唰唰写了几行字,然后把那一页撕下来,对折两下,说:“这是一个调理五脏气血的方子,每日一服,坚持十天,你的身体就能恢复如初。今天我还有事,告辞。”
  说完,他将纸塞进华芳菲的手中,就与她擦肩而过,大踏步离去。
  华芳菲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办公室的,醒过神来时,发现自己手里攥着的那张纸,不由一阵怒火袭上心头,甩手丢在地上,又用脚狠狠的踩了几下,这才泪流满面的跌坐回椅子上。

  她只是个平凡的女人,一直都是,从没有过什么宏大的愿望,也不想要什么了不得的野心。当初去学厨师,除了喜欢之外,只不过是因为信了“要想抓住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男人的胃”这句鬼话,想着将来有了心上人,就每天都变着花样的给他做好吃的。
  但命运就是这么操蛋,它从来都不会按照你的意愿去规划你的人生。
  她很有做菜的天赋,被老师推荐去参加比赛,然后拿到了青年组的厨王称号。如果事情只到这里,她的人生一定会是另外一副幸福美满的样子。
  只可惜,那次厨王大赛的受邀领导席中,有一个人名叫段学民。
  那个时候,段学民还不是天石县的县委书记,但却是另一个县的卫生局局长,而她恩师的饭店,就开在那个县。
  期间的那些威逼利诱的狗血套路没什么可说的,反正在比赛之后不久,她就不得不认命,悄悄成为了段学民的情人。
  后来,段学民升官当了县长,她也被带到了天石县。再后来,段学民成了书记,她也成了天石大酒店的老板娘。
  如果一切到此为止,她也只是不幸和不甘,起码在生活上,远比一般女人要强得多。但老天爷似乎很不喜欢她,专门安排了一个名叫房代云的英俊公子哥儿闯入她的生活。
  她欣喜若狂,以为好不容易得到了命运的眷顾,于是飞蛾扑火一般,义无反顾的坠入了爱河,用尽她所有的心来守护这份得之不易的爱情,哪怕被逼着像个ji女一样去陪那些恶心的男人睡觉,只要心上人说几句承诺,她也能咬着牙去承受。

  自己本身就是一个不洁的女人,只要爱人需要,只要对爱人有利,再脏一些又有何妨?
  她一直都是这么想的,然后,那个叫萧晋的年轻人就出现了。
  爱人乱了方寸,再没了以往那种胸有成竹、挥斥方遒的豪迈和自信,完美的表象一经破坏,终于让她看到了些什么。
  爱人需要,对爱人有利,可爱人真的不介意吗?
  随着爱人与萧晋的接触越来越多,她越来越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工具,直到那一晚,爱人像以往求她去勾引别的男人那样求她用自己的自由来达到目的时,她才真正的确定:爱人只是她的爱人,而她,就是一个自作多情的ji女。

  因为爱人苦苦哀求时的承诺,她的心里还抱有一丝丝的侥幸,所以她恨不起来,一腔怨愤无处发泄,只能把目标放在萧晋的身上。
  是他的出现,打碎了她的美梦。
  不需要什么理智,更不需要什么道理,她只想要一个能够寄托恨意的对象,要不然,她觉得自己一定因为撑不下去而死掉。
  狠狠地咒骂几句,摔碎了不知第几个水杯,她的眼角余光忽然看见了地上那张被踩烂的纸,折叠的一角掀开,露出了两个数字。
  不是说这是药方吗?为什么会有阿拉伯数字?
  华芳菲狐疑的将纸捡起来展开,首先映入眼帘的确实是几行药材的名字,但在最下面,却还写了一句话和一串号码:
  爱情不是牺牲,从来都不是。如果有一天你想通了这一点,打下面那个电话。
  华芳菲呆住,怔怔的看了这句话许久,再也忍不住,伏在桌子上放声大哭。
  而此时此刻,萧晋的车刚刚经过收费站,驶上了通往龙朔的高速公路。
  诗咏国际所在的写字楼越发的繁忙了,正值下班时间,穿着各色办公室制服的白领们或轻松或疲惫的从电梯里涌出来,碰见身穿一件面料考究的大衣、后背上却扛着一个大包袱的萧晋,纷纷转头行注目礼,不知道这家伙是干嘛的,为什么保安也不拦着呢?
  萧晋和自家大老板的关系,没人比公司的保安和前台更清楚,二小姐乖乖在大厅里等着都不是一次两次了,这样的人物,别说还穿了一身不错的衣服,就是真背心大裤钗子进来,他们也不敢拦呀!
  日期:2017-08-24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