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4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大有不知从哪里得到消息,从楼梯口爬上来,看到顾秋和陈燕,他就喊了一句,“顾县长,你们也来了啊!”
  陈大有进了城管局,当了一名城管,穿着制服,看起来很威风。以前的陈大有很老实,现在的陈大有,见过了世面,气势和架子明显上来了。
  顾秋点点头,说你妹妹在那个病房。
  陈大有给顾秋一支烟,“我先过去看看。”
  顾秋看着从彤,“你怎么啦?生气了?”
  从彤要不是念在陈燕的份上,早就跑了。顾秋问她,她也不吱声,把脸别过去。
  顾秋道:“从彤!真生气了?”

  从彤不理他。
  顾秋心里也不爽,这个时候你凑什么热闹,别动不动就跟我生气。他就说了,“你是跑过来跟我生气的?还是来看陈燕的?”
  从彤扭头就走,朝病房去了。
  顾秋望着她的背影,心里道:看来还是调教不到位,那大小姐的臭脾气依然没有改变。
  顾秋明天还有会议,不能久留。
  他在医院里呆到四点多,才打了车返回长宁。

  仅有的二小时睡眠,他就在沙发上度过了。
  因为从彤在,他无法表示什么,只能平静地,跟陈燕说了好久的话。
  此刻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脑子里有些乱。
  自己这样猛打猛冲,光顾着捞点政绩,政治资本,却疏忽了对女人的照顾,这也不行啊!
  顾秋心里琢磨着,得想个办法,做到工作,家庭两不误。
  他想起了陈燕,与陈燕相识的点点滴滴。
  以前在招商办的事,就象放电影一样,一幕幕闪现。
  顾秋点了支烟,长长地吐了一串烟圈。

  光有政治基础也不行,还得有强大的经济力量做后盾。只有这样,才不至于让自己的女人去打拼。
  顾秋在想,何不趁这段时间,让陈燕退下来算了。
  天,不知不觉已经大亮,顾秋熬了个通宵,一宿没睡。
  第二天又是开会,然后去乡下检查工作。

  去了一个乡镇,看过三所在建学校。
  进展都还令人满意,顾秋也走访了当地民众,他们对此事非常支持。一些村民居然自发组织到学校来帮忙。
  顾秋提出,村民的工资,一律照发。
  这件事情,让村民很感动。
  在工地里呆了半天,顾秋挑了个时间给陈燕打电话。
  陈燕这个人很稳重,看不出太多的情绪变化,从彤可能不在,她居然喊了句,“老公。”
  那一刻,顾秋心里所有的不快,都烟雾弥漫。
  陈燕道:“别多想啊,我会再为你生一个孩子。”
  顾秋在电话里苦笑,“好好养身子吧,你这样反而让我好内疚。”

  陈燕说,“是我不好,我没有注意到这些。”
  顾秋跟陈大有吩咐过了,要他多去搞几只鸡,给陈燕补补身子。陈燕说,“你现在的呼声很高,群众和下面的干部都愿意听你的,你不要因为我的事情影响了工作。”
  顾秋问,“从彤怎么样了?”
  陈燕道:“肯定是你跟她说了什么,她有些生气了。”

  顾秋道:“算了,凉她几天。她就是这大小姐脾气,动不动来几下。哪天我好好开导开导她。”
  陈燕幽幽在叹了口气,“也许她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你这样对她,她会很伤心的。要不我哪天跟她谈谈?”
  话虽然这么说,可陈燕心里都没底,自己跟从彤怎么说呢?说你的男朋友本来是我的,是我让给你的?
  顾秋道:“别傻,这种事情,只能慢慢来。我知道该怎么做,你就不要草这个心了。”

  从彤就是有点小姐脾气,不过女孩子嘛,多少都有一点。越漂亮的女孩子,名堂越多,关键就看你怎么培养,调教了。
  顾秋跟陈燕聊了一阵,叮嘱她要好好休息,心里却在盘算着,自己该如何安顿这位令人怜爱的大姐姐。
  从这件事情上,顾秋感悟到太多。
  如果不是陈燕,换了别的女孩子,只怕早哭得稀里哗啦。陈燕年纪大,成熟,懂事,她知道分寸,发生这种事情,她也没有乱,反而安慰自己,这肯定是一般女孩子做不到的。
  姐弟恋,或许就有这种好处。
  她们能够给予你足够的关怀和体贴,不让你分心,分神。但顾秋当然不会让她承担太多,他已经开始构筑自己和她们的未来。
  陈燕的意外,谁也无法预料,却让顾秋在思想上,从此多了一个包袱,一种责任。
  回到长宁县这段时间,顾秋心里都不痛快,有时会莫名其妙发火,搞得秘书小柴好紧张的,却又不敢过问。
  不过长宁县教育局,正悄悄发生一些变化,教育局的人他们的立场,正向顾秋这边转移。
  这一点,王副县长已经有了明显的感觉,以前那些人,动不动跑到他那里去请示。
  现在呢,他们都不来了。

  就算是有,也多了一种应付的味道。
  王副县长搞不明白,顾秋究竟有多大的能力,让这些人拥护他?他还住在医院里闻疗养,心早飞回长宁去了。
  他老婆经常抱怨,都说人走茶凉,你还没走呢,茶就凉了。
  王副县长很不甘心,打电话给梁局,“这个周末去哪里?”
  话里的意思太明显了,就是要梁局叫几个人去陪他。
  梁局呢,当然心里清楚,“哎呀,王县长,最近可把我们忙坏了,天天必得我们往乡下跑。每个人都晒得跟碳粑一样。”
  王副县长心里不爽啊,他就问了句,“有这么忙吗?”
  梁局听出了他弦外之音,“是啊,连顾县长都天天跑乡下,不是催这边,就是催那边。现在整个长宁县都被他整得团团转。”
  王副县长气闷,“那你们就天天去下乡吧!”他就挂了电话。
  看来是真的叫不动了,他已经意识到,这样下去,自己只会被人家边缘化。这有什么办法呢?人家刘长河需要的就是这种人,能给他带来帮助的人。

  现在自己除了躺在医院,什么也不能做。
  要不是医生说,自己不注意保养的话,以后有可能会变成残疾,他早就跑到长宁县去了。
  王副县长想,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我得想个办法,不能让他们把自己扔一边不管事了。
  可他有什么办法呢?王副县正琢磨着,常务副县长来看他了。
  老邹走进来,“老王啊,怎么样了?好些了吗?”
  王副县长看到他,就象见了亲人一样。

  老邹从下来,“身体还好吧,你要快点好起来,长宁县很多工作还离不开你,我经常跟长河同志说,你可是我们队伍里的老同志,经验丰富,战斗力强。”
  几句话,说得王副县长心里暖洋洋的。一下就把邹副县长当成了知己。
  “还是你了解我啊!只可惜现在我躺在这里,什么也做不了。”
  邹县长道:“没关心,顾秋同志会把教育局的工作抓起来,他这个年轻人,办起事来雷厉风行,长河同志可是对他另眼相看。教育口的同志,也是对他心服口服。”
  邹县长说话的时候,好象根本就没有顾及到王县长的心里,王副县长脸色都变了,可他浑然不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