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4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什么?钱的事情,上面搞定了,我们只是负责抓工作,而且这中间有一场激励的角逐。”
  “就是,不管是谁落在最后,都没好果子吃。”
  “那我们就统一下,别搞出乱子来。”
  “不行,梁局说了,顾县长会经常下去检查的,一旦发现弄虚作假,我们就麻烦了。”
  几个人都坐在那里,以后天天得下乡了,不能再这么舒服地坐在办公室里喝茶,聊天,看报纸。
  更要命的是,以前下乡,有吃有喝有拿的,现在可不行了,下了乡,连饭钱都得自己掏。就算是下面请客,也不能吃得太好,万一被顾县长知道了,又是一顿板子。
  顾秋把教育局分成五个组的事,很快就传到了何汉阳耳朵里。他叫秘书找来了顾秋,“听说你在省城弄到了一笔资金?”
  顾秋说,“还没有批下来。”
  何汉阳道:“你的胃口太大了,这是要一口气吃个胖子。”

  顾秋说,“不是的,何书记。是那些学校不能等,那些学生不能等,我只是希望,他们能够尽快搬进新的教室里,让孩子们安安心心读书。”
  何汉阳道:“你的想法是不错,但你借这么多钱,让他们以后怎么还?这可是一个好大的窟窿。”
  顾秋说,“以长宁县的财政,几千万并不多。只要平时节省一点,这笔钱很快就出来了。”
  何汉阳没说话,上次他们搞的那个什么欢迎仪式,丢人丢大了,花了几百万,挨了一顿批评。
  顾秋一直想说,如果你们能把这些钱,用在教育事业上,长宁那些师生也不至于这样。
  何汉阳的心思,他捉摸不透。以前他在安平县当县长的时候,比较爱民,现在似乎变了,变得有些心浮气躁。

  不知为什么,顾秋去省城贷款的事,还是让其他副县长知道了。有人笑,有人在旁边看热闹,王副县长一听,急得当时就要立刻出院。说什么顾秋这是在挖一个坑害自己。
  他有些愤怒,等你搞一下走人了,捞了名声,做尽了好事,留下一屁股债,又踢给自己,那怎么行?
  以后自己来接手,年年给你还债?
  王县长给刘长河打电话,刘长河当然知道他的心思,故意不接。

  秘书都说了好几次了,刘长河说,“你不会说我不在啊?”
  王县长在市医院里,气得就要跑回来。可医院说,不行,你的腿伤没好,而且是骨头断了,你要是现在出院,发生任何意外,医院概不负责。
  王副县长老婆一听,那怎么行?她就劝王副县长,“万一弄残了腿,你就只能退休了。我还真没见过拄拐棍当县长的。你就省省吧,既然刘长河不管,说不定他们早就串通好的。”
  王副县长叹了口气,“他这是要亡我也!”
  省工行的贷款,很快就批下来了。
  居然比以前商量好的六千万,多了二千万,刘长河大喜。
  还一付派头十足的表扬顾秋,“小顾县长,不错,我很欣赏你这种作风,办事干练,雷厉风行。”
  顾秋道:“谢谢县长夸奖啊!那咱们是不是可以分赃了?”
  刘长河哈哈大笑,最后,教育局这边,分了三千万,剩下的都给刘长河搞市政工程。
  能为他捞到钱,贷到款,刘长河当然高兴。
  一个城市的建设,发展,离不开资金周转,刘长河心很大,准备把几个大的项目,一次性全上了。
  可资金上,差一个好大的窟窿。
  用刘长河自己的话说,谁能为自己搞到钱,谁就是最有能力的。在平时工作中,他的意见自然也能被自己采纳。

  顾秋一下为他解决了几千万的问题,他当然对顾秋的态度自然很不一样。
  更不要说,这是一位,有多重背景的副县长。
  贷款一下来,顾秋就开始按预算给下面发放资金,这些资金都是分批,按工程进度进行发放的。
  此次工程比较浩大,主要原因,就是涉及到全县。顾秋在长宁县搞教育事业改革,扶持的事情,上了市,省等多种报纸。上面说的是,长宁县励精图治,着手教育事业改革。
  这样的报道一出来,刘长河就脸上有光了。
  因为报道上,没有说出顾秋的名字,提到的是以长宁县大力发展教育事业为唬头。

  当然,也请顾秋说了几句话,但顾秋自然以县委,县政府的指示来说话。
  何汉阳说,刘长河这次捡了个大便宜。
  的确,刘长河这段时间,性格居然没有象以前那么火爆,常以笑脸示人。
  据秘书透露,刘县长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怕有记者万一来访,板着脸太不好看了,因此他要保持愉悦的心情。
  当报社和电视台采访的时候,刘长河当仁不让,“关于教育事业这个话题,在我市的洪山县已经走到了前头,我们做为全市的经济龙头县,要迎头而上。我不想夸海口,说什么超过洪山县,赶上洪山县绝对不是吹牛皮。我们会把长宁县教育事业建设,纳入今年工作的重点。争取在一到二年内,让全县所有学生,都能够在宽敞,明显的大教室里安心上课,读书。”
  顾秋听他这么说,摸了下鼻子。
  现在他针对的只是边远山区,农村里的中小学。如果要在全县都,这笔资金可差得太远。

  刘长河分明是个既不想掏钱,又要面子的人。
  照这样下去,王副县长真的就只能靠边了。
  因为你满足不了领导的虚荣心,他是不会听你的意见。
  顾秋看过下面送上来的报告,建一座二到三层楼的小学,大约需要资金近四五十万。
  乡镇,农村的小学规模不大,一般只有十几间教室。人数也不会太多。每个班,二三十个人,一个年级二到三个班。

  小学六年,不会超过二十章教室。
  一般情况下,有十二三间教室,基本可以够学校周转了。
  照这个模式,顾秋手里这笔钱,应该够用。
  再说,按现在的状况,他只能想办法解决教学楼的问题,不可能满足全部条件,能让孩子们在一个安全的教室里上课,已经是很大的改善了。
  为了节省资金,顾秋亲自下乡,进行了部分调整。
  针对交通条件好的村庄,他选择了二村,甚至三村合并。
  把这两笔钱合成一笔钱,能避免重复浪费,还能做更多的事。
  这些地方,除了把教学楼翻新,连教师的住宿楼,也一并建好了。
  对于那些交通不够发达,路途又远的村庄,顾秋觉得还是给他们独立一所学校,哪怕是再浪费钱,也要把学校建起来。
  这些地方,往往只有几个班。而且只有一到四年级,等孩子们大一点,他们就转到邻近的学校去读书了。
  顾秋当然想,把这些节敛下来的钱,在教学楼建好之后,能够改善一下学校的其他条件。
  因此,对这项工作,他抓得极严。
  他和秘书,经常下乡,而且都是不通知对方的情况下,到工地突袭。他相信自己步步紧跟,下面的人就不敢再做乱。
  在工程建设中,顾秋心里明白,下面这些人猫腻太多,花样重出不层,因此他只能用这种手段,一来考察民情,二来警示这些人别想给老子乱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