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4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一愣,“没有啊!”
  “还骗人,你们明明都住一块了。”
  顾秋有些窘困,“真没有,只是偶尔在一起。”

  夏芳菲道:“那你准备怎么处理和左晓静的关系?”
  顾秋明白了,“芳菲姐,你还关心这个啊?”
  夏芳菲说,“你是我弟弟,我为什么不能关心这个?”
  顾秋道:“你多虑啦,左晓静是省委书记的女儿,我没必要在乎她的感受,再说,你认为我有可能跟她一起吗?”
  夏芳菲道:“这就难说了,至少我看出来她很喜欢你。”
  顾秋道:“她还未成年,思想和感情都不成熟,等时间一长,说不定就改变看法了。再说,她早就知道我有女朋友的。省委书记的女儿,真要是嫁给我,我也不敢娶啊!”
  夏芳菲觉得有些奇怪,“你真这么想?”

  “对啊,我觉得跟她没有这种可能,所以我的事,也不瞒她,她知道的。”
  夏芳菲道:“万一她真喜欢你,到时你怎么处理这段感情?我告诉你,得罪她,左书记肯定不爽。如果这消息传出去,不用他左书记出马,下面的人就会想方设法整死你,让你没有出头之日。”
  顾秋苦着脸,“那我就没办法了。相信老左也不是这样的人吧?”
  夏芳菲叹了口气,“我的傻弟弟,你怎么就不相信姐姐的,这个社会上太复杂了,远远不是你想象的这么简单。”

  顾秋在心里道,我简单吗?
  很多事情,他不能跟夏芳菲讲,不过看到夏芳菲为自己担忧,他就在心里感到高兴,至少夏芳菲是真的关心自己。
  夏芳菲道:“现在南川很多人都在传,你和省委书记的女儿在谈恋爱,他们都是冲着这一点对你好的,所以你还真不能得罪左书记。”
  顾秋摊了摊手,“别担心我了,芳菲姐,还是顾照好自己吧。”

  夏芳菲说,“又扯到我了?”
  顾秋道:“杜书记的事,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不痛快,所以我们过来陪你说说话。”
  夏芳菲白了他一眼,嗔怪道:“哪里听来的风言风语?”
  这可不是风言风语,顾秋亲眼所见。

  夏芳菲叹了口气,“人家想怎么说,那是人家的事,我犯不着去辩解,有些事,越解释越黑,随它去吧!”
  顾秋听出了她语气中的不痛快,心里就暗暗琢磨,难道夏芳菲失望了?应该说有一点。
  看到那女行长对杜书记这表情,她不可能无动于衷。女行长的表现,分明就是怕人家抢走了她的宝贝似的,看得很紧。
  如果她真的失望了,自己该不该?
  顾秋心里突然一跳,他还是有点渴望得到夏芳菲那圣洁的身体,那是一种令男人无法平息,无法自控的诱惑。
  两人又聊了二十几分钟,顾秋看到时间不早了,跟夏芳菲道:“芳菲姐,我回去睡了,明天一起回去吗?”
  夏芳菲摇头,“我要在这里呆二天,你们先走吧!”
  告辞后,顾秋回去睡了。

  第二天一早,顾去女行长办公室。
  女行长说,“你把手续弄齐了,随时可以找我。”
  顾秋很感谢她对自己工作的支持,有了这笔钱,他就能把长宁县那些农村学校给修补一番。
  能修的修,不能修的就重建。
  中午请女行长吃饭,她推辞了。下午,顾秋陪从彤逛了一下午街。
  他问从彤,“今天回去还是明天回去?”
  从彤说,我要在省城再玩一天。
  顾秋心道,反正也不忙,那就再玩一天吧!
  两人又在省城玩了一天,第三天才回去。
  快到长宁的路上,刘长河打电话过来,问贷款的事。
  顾秋说,“难啊!刘县长,这个流程都难走。”
  刘长河道:“那能贷多少?”
  顾秋说,“我会尽力的,争取把六千万都贷下来。”跟刘长河诉了很久的苦,他才挂电话。
  从彤道:“你真狡猾,明明已经快贷下来了,还要装模作样。”
  顾秋说,“要是让他们知道,贷款这么容易,以后有点屁大的事都会找我,我干嘛费力不讨好?”
  从彤说,“你现在开始有点象个当官的了。”
  顾秋笑了起来,回到县里,顾秋也不去办公室报到,直接回去。

  从彤提着很多省城买的东西,这是给家里买的。
  每次出门,不给老妈带点东西,说不过去。这么大的女儿,给你白睡这么多天,有这么便宜的事啊!
  从彤在顾秋那里又呆了二天,她就回安平去了。
  第三天,顾秋去上班。
  刘长河马上将他叫过去,又问贷款的事。
  顾秋说了,“我尽量吧,在一个月之内把手续弄齐,将钱贷下来。”
  刘长河说,“要尽快,尽力争取,唉,你有没有去找杜省长?”
  顾秋说,“省长很忙,我倒是去过一次,他太忙了,又不好麻烦他。”
  刘长河道:“哎呀,这么好的关系,你怎么不利用?真的是。”
  不过他马上会意,人家顾秋与省委书记女儿也有一腿啊,说不定人家无须杜省长这层关系,就能搞到钱的。
  想到这里,他又笑了。

  好吧,你去忙!
  顾秋走的时候,刘长河亲切地道:“抓紧啊!小顾县长。”
  下午,顾秋又开会。
  把教育局的头头脑脑都叫过来,这些人见到顾秋,也不敢再跳了。因为他们知道这位副县长的脾气,而且他很诡异的,好象对自己这些人的底细,知道得很详细。
  上次那个喜欢打牌的副局长,就被他干掉了。
  哪个还敢在他面前调皮?
  顾秋看着这些人,“梁局,那二十六万兑现了吗?”
  梁局象小鸡啄米一样,“兑现了,兑现了!”

  不过梁局的心里在滴血,那是小金库里出来的钱啊!他们教育局账户上,长年亏空,小金库里则是满满的,吃喝玩乐的钱不少。
  这次被顾秋抽走了二十六万,他叫苦不迟。
  顾秋在会议上强调,根据你们通报上来的三十七座中小学,其中二十一座需要修补,一十六座需要重建。
  现在,我把这些学校按地域划分为五个区,这五个区,分别由五位副局长全权负责,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必须在年内将这些任务完成。
  顾秋点了五名副局长的名,基本上都是男的,顾秋道:“你们统一归梁局负责,由梁局向我汇报。我要及时了解你们的工作进度,工程进度。我要确保每一次钱,都用在实处,用在教育事业上,而不是被吃喝玩乐掉。”
  梁局问,“资金问题如何解决?”
  顾秋道:“钱的事情,我会去搞定,但是工作,必须由你们自己去抓。谁的任务完成不了,或者在工作中出了状况,二话不说,立刻免职!”

  他们都知道,这位副县长说一不二。
  一个个都不敢吱声了,拿起笔做笔记。
  顾秋强调了一点,“每一分钱,都必须有据可查。如果让我知道,哪个在钱的问题上作了手脚,希望不要让我逮住。”
  开完会,这些人窃窃私语。
  到了教育局,几个副局长聚集在一起,“我们去跟梁局说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