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222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人家把主权海域直接划到了你家门口,十二海里一个冲锋能登陆地。讲道理你讲不过,毕竟你好几百年前已经是人家的藩属国了。拼实力更不消说,别人一个舰队,人家随便派一个有个两三艘驱护舰组成的作战编队能吓得你那几条破船龟缩港口动惮不得。
  委屈是没有用的,南海不相信泪眼。
  方这边来说,你在我的主权海域犯了法,甭管对象是谁也甭管你是谁,犯了法要抓人,要接受我法律的制裁。
  然,国这边也不能仗着自己的拳头大只可以简单操作。国从来是谋定而后动,从整个大局出发,具体到每一件事情,处理起来从来都是表现出宽容与平和,只要不涉及主权问题。

  只是,在南海问题,因为美国佬的搅和,一直都是困难重重。
  当王国庆和宋小江看见越南军舰不敢前也不甘心离开的样子,都是有些吃惊的。在他们的印象当,南海周边几个国家,尤其以越南海军最为难缠。因此眼下他们这样的表现,的确让少接触这方面情况的二人感觉到意外。
  李牧把他们俩放在身边,自然是要亲自培养教导的,看着身后的越南炮艇,给两位部下以及身边的几位参谋讲一讲其的关系。
  “我国从来没有把越南当成对手,越南没有成为我国对手的资本。简单一句讲完,没有美国佬的搅和,南海问题早在个世界九十年代末已经不成问题——只需要派167舰带几条护卫舰在南海区巡视几圈,周边的几个宵小不把脑袋缩裤裆里去才怪。”
  他扫视了一圈,道,“归根结底,我国从来没有把除了美国之外的任何国家视为潜在对手,确切地说,我军自苏联解体之后,从来没有把除美军之外的任何军队视为对手,因为他们不配。你们应该都知道,我军一直瞄准建设的对象是美军,几十年来的假想敌也一直是美军。”
  “我曾经工作过的东南沿海部队担负的是对台作战。以前的临战训练也好,后来形成常态化训练也罢,我们没有除了美军之外的假想敌。当年条件所限,使用普通越野车充当艾布拉姆斯坦克这种事情我们是没少干的。”
  点了根烟抽了两口,李牧说,“这个星球只有两个全球性的大国,一个是我国,另一个是美国。****尽管从来没有承认过俄罗斯已经沦为地区性大国,但他很清楚这个事实。”

  “有些人说****是强人,你看他,敢打敢拼,当年对格鲁吉亚,说打打,连咱们的面子都不给。当年咱们在举办奥运会嘛。那货参加完开幕式连夜赶回去开战了。难道是因为****是这么一个性格的人,还是说战斗民族这个脾性?这些都是表面的东西。”
  在众人求知若渴的目光下,李牧讲出了他自己的观点,“和****的性格没关系,和战斗民族也没关系。什么叫战斗民族?我华民族不是战斗民族吗?咱们是少了一些尚武精神,但论打仗,全世界那么多国家,哪个国家的军队跟咱们交手赢过?因此和他们的民族性格也没关系。”
  “首长,那为什么****只要一出现在镜头喊打喊杀的,很少见他谈什么商贸啊对外经济交往啊什么的。”有年轻参谋迫不及待地问道。
  李牧拿手遥指慢慢减慢了速度不敢继续跟着的越南炮艇,笑道,“原因和越南有几分相像。为什么,因为没钱,穷。你们想想,****当了这么多年俄罗斯的家,俄罗斯军队更新了多少装备?装备了多少新型战机?下水了几条军舰?很容易数出来。军队装备的更新反映了经济发展的现状。”

  “军队不行了,又不愿意丢掉曾经的世界大国的身份,那怎么办?想办法维护经营。得,我装备不行了,我拼胆气。你惹我我干你,不服我干你。这是种战术,维护国家战略层面的东西。不这么干北约会把反导系统修到你家门口去。俗话说,胆子大的怕发神经的,美国佬胆子大,那****要发神经。他口袋里揣着核武器,你总是不敢跟他撕破脸皮吧。因此啊,格鲁吉亚也好,乌克兰也罢,包括这两年的叙利亚,都是代理人战争,****拼了命的往里面砸钱,打,不这么干不行,不反抗他俄罗斯只能困死在北冰洋,那可是一年有八个月没法通航的大洋。”

  李牧笑了笑说,“****但凡有其他办法,也不会经营出一副强人的形象,他也是被迫无奈。不过话又说回来,****下的俄罗斯,是苏联解体之后最好的俄罗斯。但现在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那咱们呢,咱们和美国佬是个什么状态?”宋小江问。
  李牧摊了摊手,说,“世界各处地较量,但不会直接交手。该斗斗,该做生意做生意,现在是谁也离不开谁,谁也不敢离开谁,你有我我有你,是这么一个态势下发展自己的。******时代他提出了重振工业,到了特兰普,更是直接出了各种限制件,自己打自己自由贸易的脸。为什么,因为他们已经能够看到,再这样下去,他们若干年后需要更换家里的电饭煲都得从国进口。”
  王国庆若有所思,问,“印度呢,他们人也不少,经济增速也很快,快赶我们的了,最近在边境那边闹得挺凶,侵入我们领土有差不多一个月了。”
  “这个事情提起来我是心里有气的。”李牧有些咬牙切齿了,再一次指了指已经变成了小黑点的越南炮艇,道,“现在这个情况,以我的脾气,我一炮崩了他!”
  李牧沉声说,“作为军人,侵入我领土,我不管是一百米还是一毫米,我不管你是哪个国家,我只有一种反应,抬枪打。没什么好说的,踏过底线是开战,否则养着几百万人有何用?”
  “但是现实情况却不允许我们依着性子来。同样的,与我们较量的是背后的美国,印度演技再好,他也一样的不了台面。不要去看他们的军队实力,又又又买了什么先进武器装备,这样那样的,到头来都逃不掉运输大队长的角色。因为那个国家的历史已经注定了他们翻不起什么风浪来。单独一个印度,他敢跳得这么欢吗?你给他十个胆子你看他敢不敢越过边境线半步。他们从来没有打过一场赢了的战争。那是一个很屎的国家。”

  众人呵呵地笑了起来,这个首长说话是带劲儿得多,不像很多领导满嘴官腔的,这多接地气,多贴合基层官兵的口味。
  “我过来海警之前向级请示了,想到XZ地区那边去,没得到批准。”李牧无奈摇头说。
  王国庆笑着说,“头儿,这要是让你去了,估计你能一口气打新德里去。”
  于是李牧哈哈大笑,跟官兵们吹牛说,“那是当然的。不要多,给我一个空突师,我把莫里的老巢给端了。”
  “首长,听说你打过仗?打哪里?是不是跟美国人的特种部队交手?”那个年轻的参谋好地问。
  李牧佯作严肃,道,“小鬼,如果我告诉你,你要进军事监狱蹲着了,你怕不怕?”
  “首长别逗……”年轻参谋低头有些惧怕地说。
  “哈哈哈!”李牧大笑,“现在是和平盛世,哪来的打仗。你之前不是看到了吗,咱们连MKE号都不能撞,只能让海军护卫舰把他们驱离。”
  日期:2017-08-24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