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51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柏南修正在家看电视,见她回来连忙含笑着起来迎接,但是随后他的脸就沉了下来,然后快步走到凌柯面前,捧起了她的脸。
  “你脸怎么啦?”
  凌柯伸手摸了摸,这才发现脸上有几道血口子。

  “可能是树枝挂的。”凌柯撒了谎,但是眼神还是躲闪了一下。
  柏南修怎么可能相信她,他再次抬起她的脸,“是不是那个疯子被放出来了。”
  凌柯点点头。
  柏南修马上发了飙,“伤人案难道不应该强制治疗吗?为什么这么快放出来?”
  他说着就要出门。
  凌柯连忙拉住他,“好啦,我说实话,刚才我跟郭玉儿打架了。”
  柏南修的眸子眯了起来,里面有浓浓的杀气。
  “这是她抓的?”

  凌柯撇了一下嘴。
  柏南修身上的杀气更重,“既然这样,那我去拨了她的手指头。”
  凌柯拦住他,“别去,你要是看到她,你说不准要拨我的手指头。”
  柏南修不解。
  凌柯嘟了一下嘴,诺诺地说道,“她比我惨,头发被我薅掉了一大把,脸上也抓了几条大口子,衣服也破了,鞋跟也断了,简单就像难民营出来的。”
  “真的?”
  凌柯眨着大眼看着柏南修,“你怎么有些兴奋,我把别人打了你应该难过才对。”

  “我干嘛要难过?”
  “因为我太厉害了呀,你不怕我这样的泼妇吗?”
  “厉害点好!”柏南修笑了。“我就怕你受欺负!”
  说完,他又沉下脸来,“看来,是我对郭玉儿太好了,因为凌云我一直容忍,现在该是了结的时候了。”
  “你要怎么了结?”凌柯有些紧张,“你要去打她吗?这可不行,我们女人打架可以,你一个男人可别打女人!”

  “傻瓜!”柏南修斜了凌柯一眼,“过来吧,我帮你上药。”
  “我自己来,你一只手不方便。”
  但是最后,还是柏南修帮凌柯上好了药,他看着凌柯被抓伤的脸叹了口气,“我漂亮老婆的脸啦,让人心疼死了!”
  “没事,现在我们刚好一对,大家都受了伤,也算患难见真情!”
  “你真会安慰人!”柏南修拉过凌柯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接着说道,“张秀珍的事提醒了我,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在S市举行一场婚礼。”
  “啊!”

  凌柯心想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举行婚礼的话事必要通知家人观礼,可是她……
  方爱玲说的对,她是应该早一点通知家长,可是现在还是晚了。
  “柏南修,有件事我还没有告诉你。”凌柯踌躇着该怎么说。
  “什么事?”
  “就是我还没有告诉我爸妈我们结婚的事!”
  柏南修愣了一下,“你之前不是说妈妈给我寄了药……”
  “那是我在网上瞎搞的,其实就是想引诱一下你,那天重点是我的衣服,衣服!”凌柯用手示意了一下,当天她可是穿的宽领衫。
  “我看到你的重点。”柏南修有些不开心地揉了揉凌柯的头,“可是我关心的是你妈在意的重点,害得我还难过了半天。”

  “哦,你以为我妈在意什么?”
  “你拿一瓶伟哥给我说是你妈帮我买的药,你说我在意什么?”
  “啊!”凌柯完全没有想到。
  “对不起。我不知道。”凌柯连忙解释,“我只是想引起你注意!”

  柏南修继续难过,他用一只手跟凌柯比划了一下,“未来丈母娘送伟哥给女婿,说出去恐怕都可以上社会版新闻,更何况还是老婆送过来的,我心的阴影面积……”
  “对不起!”凌柯伸手抱住他,“我跟你道歉。再说你厉害着呢,这个我知道。”
  柏南修笑了,他故意问,“我哪里厉害了?”
  “挺厉害的,又那啥又那啥的。”
  “什么又那啥又那啥?”

  “就是……”凌柯小脸涨得通红,“就是我很满意,满意的不得了!”
  “是吗!”柏南修说着俯到凌柯耳边轻语道,“过了新手期,我可以更厉害!”
  凌柯脸直接红成了下锅的虾。
  柏教授真是——污得不行!
  正如凌柯所料,精神病患者伤人事件很快就传遍了S市的大街小巷。
  柏南修的同事与同学及时的发来的问候,当然大家对事情的真相似乎比对柏南修的伤势更关心。
  结婚后变得有些污不可言的柏教授却恢复了高冷的气质,对任何人的问询保持一个态度——你问我不答。

  在柏南修拆线的第二天,孟逸君上门来看望。
  他一见凌柯忍不住嘿嘿了两声,“你们真的结婚了?”
  柏南修站在门口,看着昔日室友只是冷漠地来了一句,“谁跟你开玩笑?”
  孟逸君一边跟着柏南修往屋里走一边问,“那这么说郭玉儿是被你整出了国?”
  凌柯站在屋里,突然听孟逸君这么说就有些奇怪,她问孟逸君,“郭玉儿出国了?”
  “是呀,她研究生的资格被爆作假,这件事对A大的影响很大,郭市长为了平复事态就把郭玉儿送出国了,听说就是这几天要走。”孟逸君回答。
  柏南修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孟逸君,你挺关心郭玉儿的?”
  “我就是随口一问,她考A大研究生还不是为了你。”
  “为了我,我就应该为她负责?”柏南修看向孟逸君,“我劝你不要再到我面前提郭玉儿这个人。你公司的审批有没有违规,别被人给查出来了?”
  孟逸君一听连忙告饶,“行了,兄弟,我不说了还不行吗?也不知道你一个教授,怎么就知道这么多内幕。”

  “无利不起早,我还不了解你。”
  孟逸君嘿嘿一笑,他坐到柏南修身边压低声音问道,“我就好奇一件事,你之前那么烦她都一忍再忍,这回怎么就忍不了了?”
  凌柯坐在一旁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心想柏南修就该不会是为了自己脸上的这点伤忍不了吧。
  果然,只听柏南修说道,“我忍她是因为凌云喜欢她,但是我也有底线!”
  孟逸君这时看向了凌柯,“她为难你了?”

  凌柯微微一笑,没有接他这个话茬。孟逸君跟郭玉儿这么多年的朋友,她是什么人,他会不知道,问这些不是废话吗?
  孟逸君自我审视地说道,“我劝过郭玉儿,让她不要这么执着,可是她就是不听,她呀也是被人宠惯了,突然遇到一个不宠她的,就执拗起来。”
  “你不忙吗?”柏南修突然问,看样子像是要送客。
  孟逸君知道这是柏南修不想听郭玉儿的事,他这次上门也是受郭玉儿所托想跟柏南修求求情,看来柏南修一眼就看穿。
  柏南修站起来居高临下地对孟逸君说道,“你回去告诉郭玉儿,她如果不从S市滚蛋,我就让她市长父亲从政界滚蛋,请她不要质疑我的能力!”

  孟逸君的脸顿时挂不住,他讪笑地说道,“我又不是来为郭玉儿说情的,你看。我是真的来看望你,你伤口好些了吧!”
  柏南修也缓和了口气,“伤已经没事了,对了,我下个月举行婚礼,你记得过来。”
  孟逸君一愣,忙看向凌柯,“日子订了吗?”。
  而凌柯却看向柏南修,他们虽然有讨论过婚礼的事,但没有说是下个月呀,真是突然。
  柏南修回答道,“等我到美国跟凌柯的父母见了面,日子就会选下来,你小子等着通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