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0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车子到了码头,我们下了车,看着班轮从货轮上下来,他什么人都没带,就只身一个人,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蓬头垢面的,脸色黑的很,表情也严肃的像是一头饿狼一样,我走到他面前,我说:“你好,我。。。”
  “别废话,带我去见阿爸。”班轮冷冰冰的说着。
  我有点尴尬,张奇跟赵奎都很不满,张奇说:“妈的。。。”

  我拦着张奇,我不想跟班轮有什么过节,毕竟,以后我们是要合作的,我也不想对老杂毛好,对他的手下就不好,这样,如果他的手下跟老杂毛抱怨,那么我就跟老杂毛有了嫌隙,既然要挟天子令诸侯,还是做的厚道一点的好。
  我说:“上车吧。”
  我们上了车,赵奎开着车,朝着瑞丽的郊外开,老杂毛被安排在郊外的一家傣家的旅馆里,算是农家乐类型的,人并不是很多,车上,班轮一个字也不说,但是我心里有很多疑虑,我问:“魏敏是怎么打算的?”
  班轮看着我,说:“没必要跟你说。”
  我听着,心里微微有点上火,妈的,这个王八蛋,还拽的很,这种人,真的是杀人越货亡命天涯的人,不管到了什么地步,就是性子不改,不管面对什么人,他都没有要低头的姿态,我也理解,无所谓,反正到时候问老杂毛一样的。

  我们的车子开到了老杂毛住的地方,下了车,我们朝着房间里走,房子的灯光很暗,进了房间,我看到两个令官,看到我们来了,他们都站起来,看到班轮,两个人都是有点疑惑,但是没说什么。
  我看着老杂毛躺在床上,在看报纸,我就说:“阿爸,你看谁来了?”
  老杂毛眯起眼睛,看到了是班轮,就皱起了眉头,脸色难看,班轮说:“阿爸,老二做的事,太不厚道了,他跟金眼两个人逃出去就准备反了,我想回去找你,但是警备戒严了,他们也追杀我,所以我没能阻止他们。”
  听到了班轮的话,老杂毛就哭起来了,说:“这个忤逆子,还是我亲生儿子,还不如你们这两个干儿子,好好,没关系,我现在正在联系老大,等老大回来了,会收拾他的,邵飞啊,麻烦你多照顾我们了。”
  我笑了笑,我说:“阿爸,应该的,你们尽管住在这里,一切我负担,对了阿爸,怎么才能联系到大哥呢?我可以帮你联系。”
  “不用了,他在美国现在对付fbi,我已经托人联系他了,等他空出来,就会联络我的,你放心,等我东山再起了,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老杂毛说。
  我听着就尴尬的笑起来,我说:“阿爸,你太见外了,好了,时间晚了,我也不打扰你们休息了,有什么是,尽管找我。”

  他点了点头,就挥挥手,我就走了出去,上了车,开车离开,张奇骂了一句,说:“妈的,落难狗,还他妈的这么有脾气,老子真不待见他。”
  我听着,也没说什么,不管怎么样,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能忍就忍吧,毕竟做朋友比做敌人好,现在只要我稳住老杂毛,对付魏敏我就不愁!
  现在形势,基本趋于稳定,我就是要发展好我的计划,赌石的市场,比我想的要好做,毕竟,赌,是人的天性,一夜暴富的心里谁都有,而云南瑞丽边境这边,又有天然的地缘优势,所以,赌石的市场很好就做起来了。
  我们回到了腾冲,回到家里,我就听到孩子在哭,我看到两个月嫂在给孩子洗澡,说是满月得洗个满月澡,但是给孩子洗澡的是陈玲,她没让两个孩子动手。
  我说:“你干嘛给她洗?你慢点。。。”
  “你妈说的话,我都记得呢,自己的孩子自己养,没事,没那么娇贵,你出去,别来烦我,我心里烦的很。”陈玲说。

  我听着,就皱眉头,走了出去,张奇说:“飞哥,阿海那个王八蛋已经丢回去了,你的话,他们也带到了,不知道田光下一步有什么举动,咱们现在要是真跟他打起来,我们吃亏啊,我们满打满算,也就几十个人,他田光以前就有几百号人,咱们不是对手啊。”
  “比人多?我们缅甸还有一个团呢,现在不是打架的社会了,田光也不会跟我们打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在马帮孤立我了,他也聪明,哼,人啊,所谓的兄弟义气,怎么到了利益面前,就变没了呢?”我不解的问着。
  自古今来,有多少兄弟,能共患难,但是不能共富贵,我没有打算要跟田光抢什么总锅头,从来没有,但是,他却刻意的孤立我,让我的计划搁浅,既然这样,那我也只好另立山头了,只是,马帮是我打的,我要带走。
  陈玲的耐性,显然被一点点的磨掉,请了月嫂,但是也只是帮她洗洗刷刷,至于喂奶,洗澡这些事情,还是她亲自做。

  晚上,我坐在床上,看着陈玲,她很疲倦,也很恼,他说:“有时候真想把他塞回去,后悔把他生下来,太气人了,真的,有吃有喝还有得玩,他哭什么,哭的我心烦,但是现在看着他安详的样子,我又有点后悔,我不是个好妈妈。。。”
  我看着陈玲,就深吸一口气,我说:“没有人天生就是好妈妈,慢慢来吧,你做的很好。。。”
  陈玲靠在我怀里,心累的睡着,我看着孩子,只能偷偷的暗自庆幸,我可以用工作忙来避开他,不用去面对那些烦人的琐事,我也无法听孩子的哭声,会焦躁,我才听了一会,那种无止境的哭声,会把人的脾气全部给燃烧起来。
  我搂着陈玲,祈求他可以让我们多睡一会,我从来没有这么低声下气的在心里认怂,从来没有,如果有,也就是我儿子了。
  因为他是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你无论是好言相说还是发脾气,都没用,他不会听你的,他该哭,还是哭。。。
  月嫂这个职业真的是个好职业,晚上孩子哭的很厉害,我们都累的不行,但是有他们可以换手,让我们偷懒休息一会,但是陈玲也只是休息一会,就抱过来,她害怕,害怕月嫂会对我们的儿子不好,哪怕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她也不放心,或许,这就是一个好妈妈的表现吧。
  早上,五点钟的时候,我卧室的门被敲的咚咚响,我从梦中惊醒,我刚睡着,还没有几分钟,就被吵醒了,我站起来,赶紧去开门,我看着门外面的张奇,我说:“嘘,什么事?”
  “飞哥,不好了,瑞丽那边的小弟打电话来说,老杂毛死了。”张奇说。
  我听着,就觉得晦气,我说:“妈的,早不死晚不死,现在死,我还请了医生给他检查身体呢。。。”
  “不是的飞哥,是被人勒死的。。。”张奇焦急的说。
  我一听,脑子就有点懵,勒死的?我看着地板,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张奇说:“飞哥,老杂毛的令官全部都死了,都是被谋杀的,老杂毛也被勒死了,送饭的小弟说,没有看到班轮,大概凶手就是班轮。”
  我听着,身体有点踉跄,我有点懵逼了,我说:“为什么?怎么可能呢?班轮为什么要杀。。。”
  我说了一会,听到孩子的哭声,我回头看了一眼,陈玲在哄孩子,她说:“能不能出去说啊?”
  我没有说什么,赶紧换衣服,走了出去,跟张奇还有赵奎匆匆忙忙的上车,我们朝着瑞丽赶过去,我有点懵逼了,我说:“妈的,班轮为什么要杀老杂毛呢?没理由啊,他明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