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0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谢谢你的关心,这件事不用你管了,我们还是谈生意吧,你是商人,我知道,现在我跟克钦人闹翻了,手里的那块原石,只有卖给你们了,我知道,你肯定对这块原石求知若渴,怎么样?想谈谈吗?”魏敏笑着说。
  我听着就点头了,那块木那料子很好,如果我能拿到手,或许,又更大的用处,但是魏敏既然找我,那就肯定不会让我轻易的拿到那块原石,真的是悲催,原石是我花钱挖出来的,但是最后却要被人威胁。
  我说:“想怎么样?直说。”
  “两个人,十个亿。”
  我听到魏敏的话,就问:“两个人?”

  “李瑜,我爸爸,我直接,你也爽快一点,你别说李瑜是你老婆,我调查过你,李瑜根本不是你老婆,只是你玩的女人而已,这个女人,我也想玩,你给我玩一次,我们的恩怨就算了,以后你在缅甸做生意,我罩着你,虽然我没有代替我老爸的位置,但是我现在也算是矿产委员会的委员,我有权利审批矿业的,你懂,这意味着什么吧?”魏敏威胁着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说:“魏敏,我送你一句话,去你妈的。”
  我说完就要挂电话,但是魏敏说:“邵飞,退而求其次,把我老爸交给我,我知道他现在在你那里,交给我,我们还可以做朋友。”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你都已经把你父亲害的那么惨了,你现在还要你父亲做什么?”
  “这就不用你管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我就挂了电话,草拟吗的,跟他多说一句,我都觉得恶心,这个王八蛋,现在把他老爸给卖了,他估计是害怕他大哥,所以,就准备要我把他老爸交给他,不管是囚禁还是如何,总之是不能让他老爸把这件事告诉他大哥吧,看来,魏敏还是挺害怕他这个大哥的。
  “妈的,现在对我们不利,魏敏做了什么矿区委员会的委员,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可能是那边的商务部的重组了之类的,由一个人管理矿区,变成了很多人,但是不管怎么样,只要魏敏在那个位置,我们都不会好过的。”我皱起眉头说。
  赵奎皱起了眉头,说:“大哥,魏敏既然投降了,那么他的兵肯定就要被收编的,最后跟老杂毛一样,是个光杆司令,我们可以找人到缅甸干掉他。”
  我听了就点点头,但是魏敏被设计了一次,相信肯定会很小心,想要干掉他,很难,我走来走去,想不出来一个办法,最后,我觉得只能妥协一些事情,只是,老杂毛我并不能送走,而李瑜也不能送走,我握着拳头,妈的,先等等在说,就算不能做那笔生意,我也不能把他们给卖了。

  “飞哥,我觉得最后还得靠王静。”赵奎说。
  我点了点头,王静是一步好棋,不管怎么样,我觉得魏敏想要杀的人,王静肯定在里面,只是现在我没有好时机跟好办法而已。
  我的电话又响了,我看着电话,是太子的,我就接了电话,我说:“喂?”
  “大哥,班轮会去找你,他之前联系过我,他并不同意背叛阿爸,所以,就没有跟我二哥同流合污,现在他找到我,希望能跟阿爸在一起,等待好时机,帮阿爸东山再起,我已经尝试联系美国的大哥了,只要大哥出面,二哥就无所遁形了,到时候我们一起收拾他。”太子说。
  班轮?这个人是老杂毛的干儿子,没想到对老杂毛还挺忠心的,我说:“行,我会派人去接他的。”
  我挂了电话,张奇很不爽,他说:“妈的,我们马上快成收容所了。”
  我笑了笑,没在意,如果班轮能跟着我,我觉得是一件好事,想想他的手段,我也算是服了,且不说班轮,如果老杂毛的大儿子回来,我们的路就好走的多,所以现在收留他们,就是等于投资,并不亏!
  班轮的到来,是意外,也是惊喜,这个人凶狠异常,而且在缅甸做过游匪,如果他最后能成为我的手下,那么对我来说,必然是一件极其有利的事情,而且,他还算是忠勇,老杂毛都已经倒台了,他居然还会想着跟着老杂毛,而不是跟着他的主子享受富贵。
  或许他也明白,真正厉害的人物不是魏敏,而是在美国的那位,只要美国的那位回来,相信他也清楚魏敏是什么下场。
  最近利好的消息很多,让我心情放松了不少,我喝了一口红酒,马玲的别墅里,红酒很多,他这个泼妇,没什么品位,但是对于红酒收藏的倒是不少,而且很好,不过,我也只是用来漱口而已。
  我的电话响了,我看了一眼,是珠宝街周会长的电话,我接了电话,三个月不见,或许他应该着急了。
  我说:“喂,周会长。。。”
  “邵飞,能来珠宝街一趟吗?”周会长说。

  我说:“可以。。。”
  我挂了电话,张奇看着我,问我:“飞哥,你干嘛还理这个老家伙,咱们费那么大的功夫,把珠宝街给弄臭了,现在还去找他?岂不是白做事吗?”
  我说:“那我问你,我为什么要把珠宝街给弄臭了?”
  “建立咱们自己的市场,减少竞争力啊。”张奇说。
  我笑了一下,我说:“如果有一个项目,你需要奋斗二十年才能得到,但是如果你跟一个女人结婚,你就能提前二十年完成,你愿意吗?”
  “当然了,我草,这他妈好事,飞哥你不是经常做吗?但是,你跟珠宝街又没有。。。”张奇不解的问。
  我笑了笑,我说:“珠宝街就是那个新娘,虽然珠宝街被我弄臭了,但是他们的根基还在,依然是享誉世界的翡翠行,而现在他的老爹,也就是创始人很迫切的需要一个有能力的人来领走珠宝街,然后把他一身的污名给洗干净,而那个人就是我。”
  我说完就走了出去,对于珠宝街,我从来都没有放弃过,赌,我依然会赌,但是我想玩一点高级的东西,就如周会长一样,他赌了一辈子,但是留下了什么吗?当然有,那五种稀世罕见的紫罗兰翡翠,就是他留下的,玩石头如果不给自己留下一点东西,那还玩什么石头?
  我们开车前往珠宝街,到了珠宝街,我看着珠宝街的店铺依旧在开张,只是没有了昔日的繁华,路上可以用门可罗雀来形容,没有人来珠宝街扫货了,大概都去广东了。
  现在陈发一定是意气风华,他把珠宝街的名声给干掉了,广东又处在强势期,那边本来就是一个巨大的批发市场,现在瑞丽这边又不行了,那边当然人就更多了,这就是此消彼长的道理。
  我们上了楼,来到了周会长的办公室,我敲了敲门,很礼貌,毕竟,周会长还是个传奇,门开了,我看着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的女秘书,我走进办公室,里面只有周会长,他精神还可以,但是越发的显老,腰也直不起来了,手有点抖。

  他看着我,就说:“你啊,来了,坐吧。。。”
  我听着,就坐下来了,周会长指了指桌子上的文件,秘书就把文件拿给我,我打开看了一眼,居然是这三个月的珠宝街的收支报表。
  我看了一眼,都是亏本,而且亏的很大,第一个月亏了十亿,第二个月更多,居然亏了四十个亿,一百零八家商铺,全部亏本,我看着上面的注释,居然是退货,损毁补偿,我挠了挠头,看来珠宝街是真的下了血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