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9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抱累了,我来,我累了她来,这种折磨,把我们两个的脾气都给折磨没了,我恨不得跪下来求这个小祖宗,只要他安稳的睡觉,我干什么都行,但是他就是个孩子,不懂,该哭就哭,该闹就闹,你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有时候气的陈玲能骂他,但是我看着心里不舒服,我还会骂陈玲要他脾气好点,但是其实我心里也气的要死,不过我知道,如果我们两个都发脾气的话,啊召就要麻烦了。。。
  天亮了,我第一次尝受被折腾的一觉分五次睡的滋味,我看着陈玲抱着孩子坐着睡,就很无奈,我走了出去,到厨房里做饭,我以前也很会做饭,但是现在生疏了,冰箱里都是肉,陈玲得吃肉,我炖了鸡肉面,叫她去吃,但是她说就想睡觉,不吃了,我也没有办法,不想把孩子吵醒,只好自己出去吃。
  在上午的时候,赵奎跟张奇都回来了,三个人到了别墅,看到我之后,就想说话,我立马说:“嘘。。。”
  三个人都还疑惑,我没说什么,就把他们拉出去,站在外面的天台上,我说:“孩子睡觉呢,别吵醒了。”

  几个人都很惊讶的,看着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时候赵奎说:“飞哥,人都出来了,他们治不了我们的罪,而且,矿又还给我们了,因为都是合法的,而且,老杂毛跑了,他在缅甸也有不少的人脉,提前得到了通知,所以政府军没抓到他,但是这次他可真是彻底的栽跟头了。”
  我点了点头,张奇说:“魏敏那个王八蛋,连夜回去,都没有回克钦,直接去了内比都,连夜举报了老杂毛,他们魏家的人,还真是牛逼,全部都是叛徒,他老子就是这么得的位置,如今他这个儿子也这么干,不知道以后太子。。。”
  我看着张奇,他立马闭嘴,这件事怪我,我没有考虑周全,主要是,我没有想到魏敏会这么果决,这么狠,当然了,直接举报老杂毛,你要说不是那个四眼男搞的鬼,谁信啊?妈的,就魏敏这样的色胆包天的人,色令智昏,他能想出来这种决策吗?
  当然不可能了,我真的没想到,所以,才有了我三个月的牢狱之灾,但是还好没什么大不了的,张奇说:“飞哥,太子说,他已经联系了老杂毛,他现在要来咱们瑞丽避难,要你接待一下,我看咱们就不要了,免得惹麻烦。”
  我挥挥手,我说:“既然是太子说的,那么我们还是照办的好,毕竟,他是太子的父亲,就算没有感情,我们也不能落一个痛打落水狗的骂名吧?毕竟叫他一声阿爸,而且,老杂毛只是倒台了,并不是死了,他还有很多人脉在,活着对我们有好处。”
  听了我的话,张奇就觉得麻烦,而这个时候,我的手机也响了,我看着是太子的电话,我就接了,我说:“喂?”

  “飞哥,我阿爸晚上会到盈江码头,你派人接一下,我处理缅甸矿区的事情,妈的,我二哥这个王八蛋居然要代替我阿爸的位置,如果他真的坐上这个位置,以后,我们就难办了。”太子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这个王八蛋,果然是厉害,举报他老子,以前看他老子的脸色,现在不用了,他直接做他老子的位置,如果他坐上那个位置,我们就完了,但是我相信丁瑞不会那么傻,不可能在犯同样的错误,我说:“知道了。。。”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但是还想说什么,就听到孩子哭了,我立马就走进去,看着陈玲抱着孩子,精疲力尽,他哭起来是没完的,只有陈玲给一口奶,才消停,我看着,说:“请个月嫂吧,否则,我们都会被累死的。”
  陈玲看着我,说:“请吧,我生她已经挨一刀了,我可不想还要被他给累死。。。”

  我看着陈玲疲倦的样子,就点了点头,走了出去,我说:“张奇,去帮我找几个可靠的月嫂来,别找那些乱七八糟的。”
  张奇听了,就皱起了眉头,说:“飞哥, 我他妈的居然还管找月嫂这事啊?你联系家政公司的人不就完了。”
  “让你去就去,给我办好了。”我生气的说。
  张奇要点烟,我看着里面的孩子,我说:“别抽,以后都给我戒了。”
  听了我的话,三个人都有点懵逼,张奇说:“行,飞哥,你要是能戒,我肯定能戒。”
  我听着就嘴巴痒痒,我说:“在家不准抽。。。”
  张奇哈哈大笑起来,说:“飞哥,别他妈装,戒严?说着玩还行。。。”
  我没理张奇,我说:“杨瑞,我们去码头,今天晚上接老杂毛。”
  杨瑞点了点头,就去准备,张奇去找月嫂,我们在家里等了一天,到了下午,家政公司的人给我们介绍来了几个月嫂,一开始我还不放心,害怕他们不专业之类的,但是人家给孩子喂奶,换尿片都很熟练,比陈玲做的好,我这才放心,但是也不便宜,一个月一万块,算是高薪了。
  晚上,我准备回瑞丽,家,只是停歇的地方,但不是我沉浸的伊甸园,有些事,我没有完成,我就不能在家落脚。
  “别做坏事,别让我提心吊胆的,你可以不要我,但是别不要孩子。。。”陈玲摸着我的脸说。
  我听着很不舒服,我说:“你们娘俩,我谁都要,以后别他妈的跟我说这些酸溜溜的话。”
  陈玲笑了一下,跟我说:“以后你儿子跟你说,你他妈的给我零花钱,你愿意听吗?”

  我听了就挠着头,我说:“知道了我以后嘴巴会干净的。”
  我说完,就在陈玲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跟张奇他们一起前往瑞丽,我坐在车上,西装,油头,很精神,张奇看着报纸,说:“飞哥,马帮现在有大动作啊,你看,马帮文化园已经建设一半了,妈的,半个云南省的高级官员都去了封顶仪式啊,田光现在真他妈的威风,咱们在缅甸被关了一年,我草他妈的,丫的居然连个电话都没有,把我们当死人啊。”
  我看着报纸,马帮文化园是重大的项目,投资十几个亿,后续还有更多,当然受到重视,田光现在真的很威风,昔日的夜店老大,现在也洗白了,成为了成功的商业人士,让人嫉妒啊。
  但是我更关心的是翡翠界,我看着报纸,确实有很多关于瑞丽珠宝街的,不过不是很好,都是负面新闻,周会长一直在努力,通过各种办法在挽救珠宝街的名声,什么买一送一,什么假一赔十,都没用!
  一个行业被摧毁,想要挽救,是很难的,这需要时间,三十年建立的品牌,不是一朝一夕能恢复的,我不急,慢慢来就是了,我有后手。。。
  车子到了盈江码头,我下了车,看到一条船停在岸边,老杂毛的令官看到我,就挥手,我走了过去,我问:“阿爸呢?”

  他没有说话,而是上床,过了一会,我看着阿爸被接下来,他穿着比较厚重的衣服,头发很乱,脸色很难看,显老了,他走到我面前,就哭了,抱着我,说:“干儿子啊,还是你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