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4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只能告诉夏芳菲,“有些事情不能这么看的,再说我也不愿意人家指指点点,说我是靠攀龙附凤才上来的。”
  夏芳菲叹了口气,“你太在意别人的感受了,真的,有时必须狠一点。”
  她又道:“今天那个女行长倒是爽快,一口气就同意了给你八千万贷款,贷款下去了,你可以好好盯紧,不要把这笔钱被他们用各种名目给支走了。”

  顾秋心道,谁敢动这笔钱,我就拨了他的毛。
  本来说好六千万,顾秋贷了八千万,女行长点了头,去她办公室签字,把程序走完就行了。
  走到路上,顾秋问,“你住哪?”
  夏芳菲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有开房,“就去你住的酒店吧!”
  顾秋暗叫,糟了,要是让她碰到从彤,肯定又会说我。
  可他又不好拒绝,把夏芳菲一个人单独扔有别的酒店。
  车子开进停车场,他为夏芳菲开了个房间。
  夏芳菲说,“你不要管我,我明天一早就要去省电视台的。就不跟你们打招呼了。”
  顾秋看着她走出电梯,才急急忙忙去找从彤。
  从彤饿得肚子都扁了,坐在床上吃零食。
  顾秋回来了,从彤撇撇嘴,“才回来?人都扁了。”
  顾秋坐到床上,摸了她一把,“没有啊,还是圆的。”从彤打开她的手,“流氓!”

  顾秋道:“这怎么是流氓呢,老夫老妻了。”
  “少来,谁跟你老夫老妻,我还没结婚呢!”
  她把脚伸过来,“带我去哪?肚子饿了。”
  顾秋是刚刚吃完,但不能不管从彤啊?
  “你想吃什么?”

  从彤也不挑剔,“就在附近找点吃的吧?”
  顾秋想到刚才上楼的时候,酒店的三楼就有个咖啡厅。他就叫从彤起床,去咖啡厅里吃点东西。
  从彤说,“咖啡厅的东西不好吃,要不去对面的彼岸会所吧!”
  顾秋道:“那是喝酒的地方。”
  从彤说,“去玩玩嘛。”
  拗不过这妞,两人来到彼岸会所。
  这里的灯光都很暗,一张张吧台,坐着男男女女。
  顾秋和从彤挑了个角落坐下,两人要了支红酒。

  十点半的时候,从彤呶了呶嘴,“咦,那不是夏芳菲吗?她怎么来了?”
  顾秋扭头一看,果然是夏芳菲。
  看起来她是刚刚洗完澡,披着头发,换了一条白色的裙子。
  夏芳菲走进来,问了服务生几句,服务生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张桌子。桌子旁边坐着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
  顾秋想,夏芳菲这个时候出来约会吗?
  他看着那男的,戴着一付眼镜,分头,下巴比较尖,脸有些长。此人他并不认识,看起来对方与夏芳菲很熟。
  看到夏芳菲来了,他就挥挥手,夏芳菲笑了下,走过去。

  顾秋在心里嘀咕,这人又是谁?
  虽然两张桌子相隔不是太远,可这里的灯光,让人无法看清对方的容颜。他们说什么,顾秋也听不到。
  夏芳菲坐下来,“你怎么找这种地方?”
  对方道:“这里不好吗?现在都流行会所,时尚。”
  夏芳菲皱了皱眉,“你找我什么事?”
  “没有事就不能找你了吗?”对方就打量着夏芳菲,“我心情不好,你能不能安慰我一下啊!”
  夏芳菲奇怪地道:“安慰你什么?”
  “我离婚了!”
  “你疯了?好端端的,干嘛要离婚?”

  对方喝了口酒,“过不下去,不离婚怎么办?”
  夏芳菲觉得不可思议,“我听说你老婆可是一个贤妻。”
  对方苦笑了,“你又没见过,怎么知道她是不是贤妻?再说,鞋子合不合脚,只有穿鞋的人才知道。”
  夏芳菲不说话了,对方把杯子一放,“陪我喝点吧!”
  “我不能喝酒。”
  对方抬起头,看着夏芳菲,“我都伤成这样了,千疮百孔,你还不能给我一点需要的安慰吗?”
  夏芳菲道:“我希望你理智一点,真的,这样下去,对大家都不好。”
  对方取下眼镜,擦了擦眼睛,又重新戴上,“可是喜欢你,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明白?如果不是因为你,你觉得我会离婚?我会走到今天这地步?”
  夏芳菲尴尬地道:“别傻了,我不值得你这样做。”
  “值不值得,都已经做了,现在我只是需要你陪我喝几杯酒而已。你还是那么冷若冰霜,你告诉我,这些年,你都在等谁?为什么一直不肯结婚?”
  夏芳菲说:“感情的事,强求不得,我没有等谁,我只是在圆一个自己的梦。”

  对方摇头,“我才不信,你骗人。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喜欢杜一文。”
  夏芳菲脸色大变,娇躯急颤,“你胡说什么?”
  “我没有胡说,当初杜一文与姓黄的副省长斗,关于你们的传闻已经风声四起,你还不肯承认吗?”
  夏芳菲脸色黯淡,“你再这样,我可就要走了。”

  对方突然伸手拉住她,“芳菲,我求求你,求求你行吗?别再折磨我了。答应我吧?”
  夏芳菲想把手抽回来,可怎么也抽不动,对方抓得很死,她就生气了,“放开我,否则我就喊了。”
  对方摇头,“我不能放开你,我一放开,你就跑了。我现在一无所有,我的心里只有你,你要是不答应,我死也不松开。”
  夏芳菲急了,“你能不能冷静点?你看看你这样子,还象个正常人吗?”
  没想到他突然站起来,“对,我本来就不是个正常人,自从遇到你,我的世界就乱了。为了你,我可以放弃一切。”他扑过来,想抱住夏芳菲。
  顾秋忍不住了,站起来跑过去,一把抓住他的手,“你要干嘛?”
  目光定定地盯着对方,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了。

  凭着顾秋的手劲,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捏碎对方的手臂。这家伙,瘦得有点弱不禁风的样子。
  “你是谁?”
  对方看到顾秋,不禁有些恼怒,夏芳菲看到他,也有些惊讶,回头一看,从彤也过来了,她没有说话。
  “我是谁关你什么事?滚开!”

  他看顾秋年纪不大,也不象那种凶神恶煞的人,因此胆子便大了些。
  顾秋道:“我是谁?你无须知道,我只是希望你能明白,别找事!”
  对方吼了起来,“这是我跟芳菲之间的事,关你什么屁事,滚!”
  顾秋生气了,举起手就要打他,夏芳菲摇了摇头。
  顾秋只得忍下来,松开了他。

  “芳菲姐,走吧。”
  夏芳菲脸色不大好,看到顾秋和从彤在,她就点点头,准备随两人离开。
  顾秋走在后面,以防这人对她不利。
  “夏芳菲,你不能走!”
  三人刚刚走出几步,就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吼。

  然后砰地一声,有人把酒瓶子砸碎了。
  会所里响起一阵尖叫,只见那人抓起半截酒瓶子,朝顾秋戳了过来。
  顾秋感觉到不对,猛然转身,就看到对方如同一头猛兽,朝自己冲过来了。见势不妙,顾秋抓起一把椅子挡过来。
  呲——酒瓶子刺在椅子上,把椅子表面的皮都划破了。
  顾秋挥手一拳,打在对方的左肩上。
  对方站立不倒,跌出好几米远。
  顾秋举起椅子,就要砸过去。
  夏芳菲扑过来,抱住顾秋,“不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