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6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是那句话,他们就是让你练手的,你想从他们身上捞多少利益,都随你,但是,当他们完蛋的时候,你必须是干净的,否则的话,我会让你好好尝尝把牢底坐穿滋味儿,记住了吗?”
  想起那三个月的看守所岁月,梁喜春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连连点头道:“我记住了,我就是个被段鸿朗哄骗的可怜女人,什么都没干,也什么都不知道。”
  萧晋笑了起来,“嗯,说得好!这里没你的事了,去给我整一桌子好菜来,待会儿我要请人吃饭。”
  “好的,我这就去办。”梁喜春如蒙大赦,站起来又深深鞠了一躬,才转身离开。
  当她的手握住门把手刚要打开门的时候,萧晋忽然再次开口:“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梁志宏至少会被判七八年。”
  梁喜春身体一僵,紧接着一股寒意就从脚底板直冲天灵盖。脸上做出茫然的表情,她转过身,强忍着恐惧不让声音颤抖,问:“梁志宏是谁?我不认识。”

  “哦,不认识就算了,去忙吧!”
  萧晋摆摆手,梁喜春就以最快的速度开门走了出去,直到吩咐完厨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她仍然心跳不止,手脚冰凉。
  对于丈夫,她心里从来都没有过什么感情,但不管怎么讲,彼此也相互扶持着过了几年,自己出来了,丈夫却要坐七八年的牢,要说一点恻隐之心都没有,那根本不可能。
  除此之外,她更多的感受就是对萧晋的恐惧更加深刻了。那真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魔鬼,看着人畜无害,实则吃人不吐骨头,跟他比起来,一手将数百名妇女买到国外的张德本,都像个只会打打杀杀的街头混混一样。
  尽管她眼界见识不足,但她同样明白,心狠手辣算不上什么,人与人之间所站的高度境界不同,才是谁更可怕的标准证明。
  包厢里,给马建新打完电话,萧晋放下手机,手指轻轻敲着桌面,在脑子里将之前梁喜春的表现又过了一遍,最终确定:这个女人自私冷血到了极点,暂时还只能靠威慑,什么感情利益,对于她而言都是随时可以抛弃和背叛的筹码,必须小心使用才行。

  不多时,马建新就到了,得到梁喜春吩咐的新服务员见状,连忙通知厨房上菜。
  看着一道道这里最贵最好的菜流水般的端上来,马建新满脸都是讶异,等服务员都退出去了,才开口问道:“兄弟,就咱们哥俩儿吃饭,你这么破费,是唱的哪一出儿啊?”
  “大哥你别多想,”萧晋笑着给他满上一杯酒,说,“这顿饭不用花钱,兄弟当然要紧着最贵的点啦!”
  马建新神色一怔,就意味深长的笑道:“呦呵!兄弟你行啊!连我都不敢打白条的地方,你都能吃上霸王餐,怎么着?段学民向你服软了?”
  “就他那种损人不利己的蠢货,不抱着丨炸丨弹跟我同归于尽就错了,怎么可能会向我服软?”萧晋笑呵呵的说,“兄弟不过是跟这里新来的经理比较熟罢了。”
  马建新心中一动,虽然想不明白事情马上就要成功了、萧晋为什么还要画蛇添足的安排一个女人过来,但他对于这货行事天马行空的风格算是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看似莽撞冲动,实则深谋远虑;表面好色无度,却又分明重情重义;心狠手辣之余,又不失仁心。
  这样的人物,实在是太难琢磨了。
  捉摸不定的合作伙伴从来都不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但马建新不敢深问,因为按照官场规则,领导的意思从来都不会很明确的传达,这是从几千年前就传下来的习惯,现如今那些所谓的“领会精神”,其实就是换了个名称的“揣测上意”罢了。
  “哦?”他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来,问,“兄弟你这是要红颜知己遍天下么?”
  萧晋煞有介事的点点头,说:“五湖四海皆有炮,是小弟毕生的愿望和目标。”
  马建新哈哈大笑,端起酒杯道:“好!好一个五湖四海皆有炮!当浮一大白,来,干!”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马建新放下筷子,喝口茶漱了漱口,又正色说:“最近一段时间,段学民的精神状态很不好,好几次开会都说错了话,估计是已经知道了有人匿名举报他的事情。”
  萧晋夹了块鱼肉丢进嘴里,嚼着道:“除了精神状态不好,他就没有什么别的动作吗?”
  马建新想了想,摇头说:“这个我不大清楚,不过,他儿子半个月前突然回了老家,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萧晋眯了眯眼,又问:“有人跟着么?”
  “有的,边成业老早就派人盯着段鸿朗了。”马建新说,“兄弟你放心,一旦他有什么异动,我们的人随时都可以动手把他控制起来。”

  “不,”萧晋摇头,“如果段鸿朗想要跑路,那就让他跑,咱们只需要做到一点就成。”
  “哪一点?”马建新问。
  萧晋嘴角勾起,笑容阴森且诡异:“搞清楚他们家的资产转移渠道。”
  马建新悚然一惊,竟没忍住露出了瞠目结舌的表情。

  拦下段鸿朗,把他和他父亲一起送进监狱是一回事;放走段家人,却把他们这些年积攒的、在外面赖以生存的钱财全都拦住,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哪个更狠?哪个更仁慈?傻子都能看得出来。
  萧晋这是搂草打兔子,要让段学民万劫不复啊!“心狠手辣”四个字都不足以形容,简直就是毫无人性!
  “这个……”好一会儿,马建新才消化掉心里的震惊,犹豫道,“如果那些钱都消失了,也就等于没了物证,还怎么给段学民父子定罪呢?”
  萧晋耸了耸肩:“无所谓啊!光是转移不走的那部分,就已经足以让他们父子进监狱呆上个三年五年的了,反正咱们的目的就是让段学民跟官场彻底说拜拜,至于他的罪大罪小,又有什么关系呢?
  再说了,大哥在龙朔的那位红颜知己,小弟可是见过的,人家没名没分的跟着你,你总得多补偿一些不是?要是光靠你那点死工资,能干啥?
  另外,小弟再多一句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段学民这一走,大哥你就该往上再走一阶了,所谓树大招风,你可不能再像以前那么大意了。
  要是大哥不介意的话,以后大哥经济上的需求,就由小弟全权负责了,你就正正式式的做个真正两袖清风的青天大老爷,咱们兄弟一心,把天石县的贫困帽子摘掉,今后你节节高升,小弟也好蝇附骥尾,跟着沾光不是?”
  马建新听的脸上满是感动,连连摆手道:“兄弟你这是说的哪里话?将来不管哥哥有什么成就,还不都是兄弟你一手成全的?什么蝇附骥尾之类的,可千万不要再说了,哥哥这脑瓜子不怎么够用,今后可还是要继续仰仗兄弟你的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