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3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里面的房间,张老先生和杜书记在喝茶,张老先生说,她肯定看不上外面的这些作品。
  杜书记道:“那你就把最好的拿出来。”

  张老先生说,“有一幅非常不错,被我一直珍藏了。一般人可见不到它!”
  正说着,顾秋和女行长进来了,女行长道:“张老,别小气啊,把你最好的东西拿出来看看。”
  张老说,“最好的都挂外面,有晚清时期的作品,还有张之洞的书法,你都不喜欢吗?”
  女行长说,“都不太好,要字写得好,还在意境好,光满足一个条件可不行。”
  张老先生道:“店里只有一幅唐伯虎的画,但这画是一个朋友放这里的,不能出售。”
  女行长来兴趣了,“拿来看看?”
  张老说,“你们稍等!”
  他就进里面去了,好一会,才拿出一个长方盒子来。

  盒子里装的,正是唐伯虎的名画。
  女行长看到是一幅画,有些不怎么喜欢。
  “有更好的书法作品吗?”
  张老道:“都在这里呢!”
  女行长在房间里转了几圈,可张老说,这些都是人家送来的裱的,不能卖。这幅画已经很难得了。
  女行长道:“我还是想要书法作品。”
  张老想起来了,“有一幅,就是不知道你喜欢不?”
  女行长问,“哪个年代的?”
  张老道:“有四五年了吧?”
  “是新作?”

  张老道:“不急,你看过后再做评论。”
  他又进去了,拿了一幅书法作品过来。这是毛爷爷的沁园春。
  张老将它摆出来,“你觉得怎么样?”
  顾秋瞟了一眼,擦,这不是杜书记写的吗?
  果然,杜书记走过来,“搞什么鬼?这个也拿得出手吗?”
  没想到女行长道:“**的作品,不错,就这个吧!”
  顾秋心道,这恐怕是爱屋及乌吧,难道她没看出来,这是杜书记的作品吗?
  张老说,“喜欢就送给你。”

  可女行长说,“没有落款,怎么回事?”
  张老笑了,“那就要问他了/”
  女行长有些惊讶,“问他?”
  她看着杜书记,“什么意思?”
  杜书记咳了几声,掩饰自己的尴尬,这作品的确是自己几年前送给张老先生的。没想到张老先生把它裱好了,可上面没有落款,只有一个年月。
  杜书记没说话,张老道:“当时写的时候,觉得意境不错,所以我就留下了。”
  女行长问,“那这个与一文有什么关系?”
  张老道:“你真看不出来吗?这可是他写的!”
  女行长就愣在那里,问杜书记,“不会吧,真是你写的?”

  杜书记道:“好象是吧,忘记了。”
  女行长幽怨地看了他一眼,“那你就落个款上去。我觉得不错,挺好的。”
  顾秋见了,杜书记这作品,可能是尽量模仿伟人的写法,大气磅礴。倒是真有几分特色,送普通人的话,应该是不错的好作品,但是送给首长,人家就未必看得上眼了。
  可杜书记说,“最好是不要落款,否则这笔迹新旧不一,人家一看就不喜欢了。”
  女行长一起也对,“那就这样吧!老先生,你开个价。”

  张老道:“主人就在你身边,你问他值多少钱?”
  杜书记道:“这是你的东西,我哪知道?”
  女行长想了想,“要不让一文再写一幅,先把这幅送我了,免得你们两个扯不清。”
  张老道:“那行,就让他写吧,这样最好,谁也不吃亏。”
  杜书记道:“论书法,小顾比我在行,如果你真心想要,让他给你写一幅,我想首长应该很满意。他的字,远胜于我!”
  女行长惊讶的望着顾秋,“不会吧?”
  顾秋道:“杜书记这是故意推辞,他的宝墨,不轻易示人?”

  女行长有些责备,望着杜书记,“真是这样吗?”
  杜书记说,“你让小顾给你写一幅,看看喜不喜欢再说。等他写完了,挂在家里也不错的。”
  女行长就望着顾秋,“老板都发话了,你还想怎么样?”
  顾秋腼腆地道:“那我就献丑了!”
  写什么呢?

  女行长说,“写古词吧,这样有意境些。要不也写沁园春。”
  顾秋当然不能写沁园春,万一把杜书记比下去,那可是大罪。他说,那我写岳飞的满江红。
  杜书记说,满江红好,有气势。
  女行长说,“行吧,那你写满江红。”
  顾秋拿起笔,开始写了。
  左晓静回来了,“你们在干嘛呢?”看到顾秋挥毫,她就凑过来,“你的字又进步了。”
  顾秋不说话,很用心的写。
  他还有事情要求女行长,必须用心把字写好,让她高兴了,才有机会求她。
  顾秋的字,深得郑之秋先生的真传,既然郑之秋号称当代第一书法大家,那么他的书法,自然远非一般人能比。
  岳飞的满江红,大家都很熟悉,顾秋抓起笔,龙飞凤舞般,在宣纸上游走。
  左晓静看他这么认真,也不打扰他,而是在旁边帮忙。
  顾秋花了十来分钟时间,把这首满江红写好。
  女行长刚开始以为,杜书记只不过是想推辞,他不喜欢在别人面前卖弄。可他又哪里知道,她的真正用意,就是要拿着杜书记的作品,去首长那里讨人情。
  首长爱好书法,说不定能看中杜书记的字。
  顾秋刚开始写的时候,她并不以为然。
  可顾秋一落笔,那种磅礴气势跃然纸上。
  女行长的脸色,眼神渐渐发生了变化。
  她真的不敢相信,年纪轻轻的顾秋,能有这份造诣。要书法是三分靠天赋,七分靠苦练,功底很重要。

  顾秋写完的时候,女行长脸上,满上惊讶。
  左晓静看着顾秋,笑了起来,“头一次见你写这么紧张,都出汗了。”
  顾秋的确出汗了,可见他写得多么用心!
  岳飞的满江红写好了,女行长惊讶地道:“真的不错,果然青出于蓝胜于蓝,一文,你教的好徒弟。”
  杜书记有些挂不住了,“他可是郑之秋老先生的高徒,我哪有这个能力教好他。”
  郑之秋大名鼎鼎,女行长当然知道。她还见过几幅郑之秋的真迹。女行长说,“你竟然是郑老的弟子?”
  顾秋说,“嗯,算是吧!”

  女行长道:“我以前见过他一面,不过已经有十来年了。”
  顾秋道:“师父老人家早就退出这个圈子,不再出来露面了。”
  女行长兴奋地道:“张老先生,这幅字你帮我裱一下,什么时候可以来取?”
  张老先生笑了,“三天吧!你这墨迹未干,可能需要更长时间。”
  女行长道:“能再快点吗?”
  “快点,你这字就废了。凡事不能求急。”
  女行长说,“也罢,那我过三天再来。”
  她问张老先生,“多少钱?”
  张老先生说,“我只收装裱费,至于字收不收钱,得问他们两个。”
  杜书记说,“你就不要管这事了,交给我吧!”
  女行长道:“那怎么行,你是你,他是他。”她就要给顾秋钱,顾秋道:“这哪能收钱呢?说出去多丢人啊!”

  女行长说,“那我请你吃饭吧!”
  顾秋道:“这个行,不过得由我来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