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3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说,“没有啊,我是说如果你不觉得自己吃亏了的话,我还觉得吃亏呢?这么好的女孩子,我是不会让给别人的。你是属于我的私人物品!”
  从彤气得一拳砸过来,打在顾秋的肩膀上,顾秋呢,也不闪躲,任她打,“我跟你说实话,不管你怎么决定,都是无效的。因为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不是哪一个人能决定的。既然我们走在了一起,除非你愿意,我愿意,才有可能。否则不管哪一方违约,都无效。你懂的,我这个人很犟,也很死板,我下定的决心,很难改变。自从在大秋乡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把你关在自己心里,把你判了无期。你再也逃不掉了,不管是这辈子,还是下辈子,下下辈子,你都永远注定是我的人。”

  从彤瞪着他,“你好无赖!”
  顾秋说,“没关系,在爱情面前,我本来就是个无赖。我赖上你了,你跑不掉的。”
  从彤不说话了,顾秋伸手搂着她,“其实是你想得太多,爱情这玩艺,应该没有年龄,时间,地域的约束,只要两个人愿了,肯了,这就够了。至于什么身份,背景,都不重要。”
  从彤道:“可是如此巨大的反差,让我很适应。你知道吗?当初我在去你们家之前,我一直在想,我应该把自己放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才能跟你的家人融洽相处,我甚至做好了准备,让自己也成为一个下岗工人的女儿,可哪里想到,你竟然是紫禁城出来游玩的王子。你把自己变成那只该死的青蛙,骗了我单纯的心。跟你在一起的日子,更让我无法自已,我已经身不由己了,但我又不得不面对现实。我知道,如果我把真相告诉我爸,我妈,他们肯定会很高兴,我所有的亲人也会很高兴,但我心里真的很矛盾。”

  顾秋道:“这还不好办?那你就继续把我当成你生命中那只青蛙,去他MD王子。从今以后,我只是你从彤生命中的一只青蛙,这样好吗?”
  从彤瞪了他一眼,“有你这样的青蛙吗?你是只癞蛤蟆,一只骗人的癞蛤蟆。”
  顾秋道:“好吧,随你怎么想。青蛙也好,癞蛤蟆也行,要不毛毛虫也可以,只要你喜欢,你愿意跟你的青蛙,癞蛤蟆,毛毛虫一起睡,我都没问题。”
  从彤气死了,举起拳头,又要打顾秋,顾秋趁机抱住她,将她压下去,吻着她的脸。
  两个人的感情,总在这种小小的争吵中递增。

  偶尔一点小情绪,更能让彼此珍惜对方,这就是生活。
  男人,要允许女孩子发点小脾气,撒点娇,闹点小情绪。否则生活就象一滩死水,没什么激情。
  年轻人嘛,不折腾出来点什么,这日子怎么过?
  从彤的担心,很快就在顾秋暴风骤雨的激吻下,烟消云散。

  剩下的,就是两个人满地打滚,玩激情的时刻。
  顾秋吻着从彤,从彤很配合。
  她还是爱着顾秋的,真要是不爱了,舍了,痛了,散了,她今天也不会过来。
  顾秋习惯性的哄她,抱她。从彤呢,紧紧抱着顾秋,两个人从沙发上,滚到了地板上。
  六月的天气,地板比沙发更舒服,想怎么折腾都无所谓。
  两个相恋的人,身上的衣服总是不太靠谱,脱掉的时间,比穿在身上的时间还多。
  客厅的地板上,沙发上,忽然多了几件衣服。
  光溜溜的身子,散发着诱人的香水味。
  顾秋的舌头,象刷子一样,刷过她身上的每一寸地方。

  从彤浑身上下,泛着诱人的光泽。
  顾秋抬起头来,看着满脸嫣红的从彤,俯下身去,轻轻地说了一句,“我爱你!”
  从彤突然张开双臂,紧紧抱着他的脖子。
  女人,有时的确并不需要太多的承诺。
  说得多不如说得准,世界上总有那么几个词语,能撼动她们的心灵。
  顾秋进入了,从彤娇躯一颤,完全接纳了这个外来物体。
  (此处省略一千字。)

  平静了,平息了。
  两个人躺在地板上,感受着这种无比的清凉。
  顾秋发现,从彤刚才躺的地方,留下一个人形的汗水印记。
  从彤一动不动,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

  “你是个魔鬼,又一次把我拉进了地狱。”
  顾秋说,“你又发什么感慨?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从彤道:“算了,反正我已经被你玷污了,我也不可能再跟别人了,这样对别人很不公平。”
  顾秋道:“你早该这样想,难道还敢有异心?”
  从彤躺在那里不动,她感觉到顾秋的那些东西,在身体里动。从彤说,“你真不怕吗?”
  顾秋没反应过来,“怕什么?”
  “你就不怕我怀上了?每次都这么放肆?”
  顾秋心里一跳,要是从彤和陈燕同时怀上,那就有点不好搞了,自己可没这么多时间和心思来同时照顾两个人。
  从彤看到他不说话,推了他一下,“你在想什么?是不是怕了?”

  顾秋说,“我怕什么?真怀上了,我们就结婚。”
  从彤摇头,“结婚的事再说吧,你才这么点大。”她侧过头,“你考虑清楚了,我可比你大二岁。”
  顾秋坐起来,“这不是重点。”
  他说,“起来吧!我们去吃饭。”
  从彤说,我已经饱了。
  顾秋知道她的意思,爬起来去捡衣服,亲自给从彤把衣服穿好,两个人才出去吃饭。
  第二天,刘长河就叫顾秋过去,自然是想问顾秋,在市委有没有捞到钱。
  顾秋跟刘长河说明了,市委的钱也很难搞到手上,他们也有他们的难处。

  听顾秋这么说,刘长河就有些失望。
  不过顾秋道:“县长,我有一个方案,不知道你同不同意?”
  刘长河问,“说说看吧?”
  顾秋说,“如果可以贷到款,你认为如何?”
  刘长河问,“能贷到多少?”
  顾秋伸出二根手指,刘长河道:“二百万?”
  他以为顾秋,也就贷二百万的样子,先解决教育系统那边一些要紧的问题。可顾秋摇头,刘长河又道:“二千万?”
  这个二千万,是顾秋自己要的。
  教育口那边,很多学校要修葺,他的预估是二千万。
  这笔预算,是顾秋自己算出来的。要是换了教育局那批人来搞预算,没有一个亿也要八千万。
  对于体制内这些内幕,顾秋太清楚了。
  明明只要十块钱的东西,他们不算成一千,已经很给你面子了。多出来的钱怎么办?以后花不完啊?
  吃,喝,玩,乐!
  很容易搞定的。

  反正有人说了,只要这钱,不进入自己口袋,上面也拿你没办法。因此,公款吃喝,公费旅游,要不搞什么活动,请明星,讲排场。
  哪有钱用不完的嘛?
  刘长河看着顾秋,“二千万能干什么事?”
  顾秋说,“如果能贷二千万的两倍呢?”
  刘长河说,“还是太少!”
  顾秋道:“四千万,不能再多了。”
  刘长河一咬牙,“八千万!”

  “六千万!”
  “好吧!”刘长河终于同意了。
  六千万贷款,二千万归教育口那边,重点修建学校危房。剩下的四千万归政府财政。
  至于以后的钱怎么还?刘长河根本不会去担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