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3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由于刚才李双林的提醒,顾秋已经心里有底了。也不再想着,向市里要个几百万的。他就想着去找银行贷款。
  一次就贷他个几千万,把长宁县境界这些中小学,该推的推,该修的修。
  因此,在周书记那里,他没有提钱的事。

  周书记呢,早就有心里准备。
  按理说,他是不会接见顾秋这样的干部,但碍于杜省长的面子,他不得不破例。而且他也知道,顾秋多次找自己的用意。
  可今天顾秋却不提,他当然也不主动问。
  财政的钱,对于他来说,用在不同的地方,那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顾秋不要钱,自己何必送上门呢?
  顾秋只是跟他谈了自己在长宁的现状,也谈了自己在长宁的见闻。呆了不到半小时,秘书长要开会了,顾秋就起身离开。
  周书记说了一句,“好好干。年轻人!”
  当天下午回长宁,顾秋就做好了准备,去省里求女行长贷款。

  以杜书记的面子,他去求女行长贷款,搞个二三千万应该不难。有了这笔钱,自己就可以大干一场了。
  只不过,这个计划,暂时不能让别人知道。因为他们一旦知道,尤其是王副县长,肯定会跳出来阻止。
  顾秋贷这么多款,都是要教育局还的,他把政绩做起来,留下一屁股债,以后谁敢接这摊子?
  你把肉吃了,留下骨头让人家啃,还要人家来付钱,这样的事谁会干?
  顾秋心道,估计李双林早想到了这一点,才让自己去这么做的。到时教育局这一块,王县长万万不敢再接手,他顾秋就此站稳了脚跟。
  顾秋上楼的时候,还在想这事,没想到楼梯口站着一人,挡住他的去路,抬头一看,“从彤——”
  从彤正瞪着眼睛,气鼓鼓的望着他。

  “你怎么来了?”
  顾秋有些心虚地看着她,从彤站在楼梯口,挡住他的去路。
  “你这浑蛋,跟我妈说了什么?”
  顾秋道:“没有啊!我可什么都没说。”

  从彤白了他一眼,“今天你不说清楚,别想进去。”
  楼下传来有人上楼的声音,顾秋朝楼梯下看了眼,扛起从彤就走。
  从彤举起拳头,不停地敲打着他的背。
  顾秋管不了那么多,将她扛上四楼,打开门,扔在沙发上。
  没等从彤爬起来,他就扑上去,压住从彤。
  从彤挣扎着喊,“放开我,放开我!”

  顾秋道:“干嘛要放开你?你说这段时间,究竟搞什么鬼?为什么不理我?”
  从彤被他压着,气喘吁吁。
  在顾秋手里,一切挣扎都只是徒劳,打又打不过他,力气没他大,从彤放弃了抵抗。
  顾秋见她不说话,凑过去,“你究竟怎么啦?”
  从彤说,“你放开我!”
  顾秋松开她,从彤就爬起来,整理好衣服。

  顾秋看着她问,“说啊!你这是想干嘛?”
  从彤不说话,坐在那里咬着唇,不知她在想什么。
  顾秋心道,这丫头究竟犯哪门子贱?好当当的,跟我斗什么气?这段时间,顾秋一直在想,从彤为什么不肯理自己。
  女人的心思,很难猜测。
  让顾秋苦无头绪,顾秋说,“你不说话,我就把你关在这里。”
  从彤看了他一眼,还是不开口。
  顾秋坐过去抱着她,“你究竟怎么啦?”
  从彤低下头,过了好久才道:“我们分手吧!”

  “什么?”
  顾秋一下跳了起来,“搞什么鬼?是不是又有人在追你?”
  从彤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你自己好好想想,我们之间有可能吗?”
  “为什么不可能?你都见过我爸妈了,告诉你,这是我唯一一次带女孩子回去。”

  从彤说,“从你老家回来,我一直在想,在考虑我们之间的事。真的,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太得令人无法接受,你家里的一切,我都没敢告诉任何人,我爸妈一直蒙在鼓里。他们以为你父母依然是做生意的下岗工人。我没法跟他们说,你的家庭背景,太令人不可思议了。”
  从彤吁了口气,也不看顾秋的眼睛,“曾经我以为,自己是你生命中的公主,我有着自己的荣耀,可现在我才发现,原来自己只是灰姑娘。而你,也不是我要的青蛙,你是自己的王子。”
  顾秋晕头了,“什么青蛙,什么王子?哪来的灰姑娘,你是自己,你是从彤,独一无二的从彤。跟青蛙什么关系?”
  从彤摇头,“你不能理解的,当我踏进你家那扇门,我的心就在剧烈的跳动,我的不安,你永远都无法明白。看到你家的高墙大院,我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里,一片陌生,没有我熟悉的一切。”

  “在我眼里,它就象皇宫,又象一个巨大的鱼池,里面养着很多鱼,而我,真的不想做里面的一条鱼。我喜欢在自己快活的小河里,自由自在。”
  顾秋搂着她,“你别傻了,从彤,你听我说。这个世界,什么都是假的,只有我们的感情才是真的。你不要管他什么高墙大院,你也不要管什么鱼池,你就是你,我的从彤。那里也不象你想象的那样,顾家的人都很自由,很快活,难道你不觉得吗?还有,如果我们以后结了婚,我们就会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只有过年过节才会回去聚会,所以你根本不用担心,那里可以禁锢你的自由。”
  “我们顾家的子女,长大之后,他们都会出去拼搏,去打搏自己的世界,因此我们的天空依然很广阔,自由自在。你都看到了,就象我现在一样,他们根本就不管我,任我自己在外面闯荡,这样不是挺好吗?”
  从彤说,“你骗人,你只是想把我骗进去,让我呆在你的鱼池里。虽然现在你可以自由自在,但是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被召唤回去,做你的王子。”

  顾秋道:“丫头,你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哪来这么多担心?这一切,并不能成为我们之间的障碍。”
  从彤晃着脑袋,“可是,你给我的惊喜太大了,大得让我无法承受。我宁愿你是我之前认识的顾秋,你是那个下岗工人的儿子,这样我就可以心安理得,不用去担心什么?你的身份,突然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我有点接受不了?”
  “那你想怎么样?我的姑奶奶?”
  从彤抬起头,看着顾秋,很认真地道:“我们分手吧!”
  顾秋道:“你是认真的吗?”

  “真的,我已经想好了。也下定了决心。”
  顾秋道:“可是我们已经上床了哎!”
  晕——!
  从彤的脸,倏地红透了。
  跟他说正经事,这家伙居然跟你扯那些。此刻的从彤,真有一种恨不得扑上去,咬死他的冲动。
  顾秋呢,望着从彤,“你真的就这么放弃吗?我们都已经那样了,而且你的亲戚也多半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你不觉得吃亏了吗?”

  从彤咬着唇,脸色变得有些怒意横生。
  这家伙真不是人,这么严肃的问题,怎么可以开玩笑。
  可顾秋呢,还在说,“如果你不觉得自己吃亏了的话——”
  从彤突然抬起头,“你如愿了吧,让你占尽了便宜,你满意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