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49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回去吧!”凌柯伸手拉过柏南修的胳膊,她觉得今天这一天是撞了鬼了,莫名其妙地被人甩,又差点莫名其妙地被人泼一身污水。
  现在还要让柏南修在这里听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
  柏南修也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他同意凌柯的提议,反过手牵住她,转身准备离开。
  张秀珍见对方要走,神经好像受了刺激,她突然大喊起来,“凌柯,你别走,爱你的人是马浩泽,你不能丢下他。”
  凌柯懒得理。
  张秀珍见凌柯继续往处走,整个人开始颤抖起来,她的样子让站在她身旁的马浩泽也吓了一跳。
  “坏女人,居然不爱我的阿泽,你不得好死!”张秀珍说着猛地从怀里抽出一把刀,面目狰狞地朝凌柯飞奔了过去。
  马浩泽一见大惊失色,他朝凌柯喊道,“凌柯,小心!”
  说着。他伸手就去拉张秀珍。
  张秀珍整个人处在一种精神分离状态,她的劲也大的出奇,马浩泽根本拉不住她。
  凌柯听与柏南修听到马浩泽喊小心,两人同时回头去看,就见张秀珍举着一把水果刀向凌柯扑来。
  柏南修下意识地把凌柯拉到身后。
  而这时,马浩泽再次拉住张秀珍,一个转身拦住了她的去路。
  “张秀珍,你疯了吗?”马浩泽大声朝张秀珍吼。
  张秀珍不停地摇头,“我没疯我没疯,阿泽,我喜欢你所以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拒绝你的爱,凌柯是个坏女人,我要杀了她!”
  说着,她推开马浩泽举起刀就向凌柯刺去。
  马浩泽见拉不住张秀珍,直接扑到了凌柯身上,紧紧地抱住了她。

  咖啡厅里的客人开始尖叫起来,然后有人在喊:“杀人啦、杀人啦!”
  紧接着,有店员朝这边跑来。
  凌柯惊魂未定地看着柏南修。
  那把明晃晃的水果刀插到了柏南修的胳膊上。血染红了他的衬衫。
  他回过头看向马浩泽,淡定地说道,“英雄救美这种事还轮不到你!”
  方爱玲闻讯赶到医院时,柏南修已经包扎好伤口,伤口不深没有伤到筋骨只是雪白的衬衫上触目皆是鲜红的血迹。
  天呀,张秀珍还真是神经病!方爱玲一边拆新买的衬衣一边感叹。
  凌柯的小脸有些惨白,她接过方爱玲带来的衬衫,小心地帮柏南修换上,一想到刚才的情景,她还是有些后怕。
  “下次你可别逞能!”凌柯埋怨着,声音中还带着哭腔。
  柏南修没有吭气,老实配合地换好衣服。
  帮柏南修换好衣服,凌柯被方爱玲拉到了一边。
  方爱玲问,“张秀珍人呢?”

  “被送到精神病院去了,”凌柯叹了口气,“她家里人说她刚从精神病院出来。”
  “那马浩泽呢?”
  “他陪我一起来的医院,不过,他爸妈很快就知道了消息,赶过来把他拉回去了!”
  方爱玲瞅了瞅病房里的柏南修,“这么说,柏南修用这一招把情敌击退了?”
  凌柯捂住了自己的脸,刚才柏南修挡刀时说的那一句,让她是又感动又心疼。
  想到他一年前为了她还输了那么多血,她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觉得我欠他太多!”凌柯吸了吸鼻子,“他可是别人的宝贝儿子,一会儿为我抽血一会儿为我挨刀,我要是顾明瑜,铁定会抽死我!”
  “这有什么!”方爱玲笑了笑,“他是别人的宝贝,可你是他的宝贝。凌柯,有这么一个男人爱着你宠着你,你就别跟人玩什么恋爱游戏了,好好心疼一下他!”

  “谁跟他玩恋爱游戏了。”凌柯说出了心声,“我就是觉得我对他了解太少,做这么多不就是想多了解他一些。”
  “那你呢,他了解你吗?”
  凌柯想了想。“他对我的事倒是一清二楚,不过很久以来他都不知道我喜欢他。甚至马浩泽来找我,他还以为我喜欢马浩泽,一个人沮丧的要命,也不吵也不闹就自己闷在心里生闷气。”
  “柏南修原来是这样的男人”方爱玲啧啧了两声说道,“我爱你,所以我尊重你所有的选择,包括离开我!”
  “你在念诗?”
  “我在说你们家柏南修,他都把你宠成什么样了,要换成别的男人,早闹翻天了!”
  听方爱玲这么一说,凌柯觉得柏南修还真的很宠她。
  “我明天给他炖点红枣乌鸡汤补一补!”
  “挨一刀就换一碗鸡汤喝呀!”方爱玲撇了撇嘴,“凌柯,我劝你一句,趁现在快点告诉你父母你已经结婚的事,要不然等你妈自己知道然后回来一闹,柏南修的心可就拔凉拔凉了。”
  这件事凌柯自然知道要尽快告知,可是因为哥哥的事,妈妈不仅患了抑郁症,心脏也出了问题,去美国一方面是为了散心,更多的原因其实是去哪里养病。
  现在妈妈似乎好多了,可是如此突然地说自己结婚了,凌柯不知道自己的妈妈心脏受不受得了。
  “我再想想吧!”凌柯回过头又看了一眼柏南修。
  这个婚,她结的确实有些急!
  柏南修的伤不需要住院休养,缝了针上了药打了点消炎药水,他们就回家了。
  凌柯扶着柏南修进了屋,屋里的沙发上还有两人离开时留下的薄毯,想着上午他还生龙活虎,可是现在却是……
  “好啦,你老公又不是死了,你干嘛还皱着小脸?”柏南修说着伸出那只没有受伤的胳膊搂住了凌柯。

  凌柯扑进他的怀里忍不住哭了起来,“我真是扫帚星!”
  “好啦,别哭了?”柏南修柔声安慰。
  凌柯哭得更厉害。
  “哎呀!”柏南修叫了起来,“凌柯,我头好晕!”
  凌柯马上止住了哭声。紧张地看着柏南修,“你怎么啦?是不是血流太多所以晕,要不我们去医院?”
  “不是,是我肚子饿了,低血糖反应。”柏南修说着揉了揉可怜的肚子。
  从早上到现在他除了喝了几口醒酒汤什么都没有吃。
  凌柯被他这么一提醒,自己肚子也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她也是滴米未进。
  两个人忍不住相视一笑!
  凌柯的厨艺还在提升中,所以午饭没有弄什么大餐,就煮了两碗面条。
  柏南修伤的是右胳膊,所以吃面条这件事就靠凌柯喂了。
  柏南修心疼凌柯,怕她饿坏了,就想让她先吃。
  凌柯不干,“从今天起,你要自私一点,不要什么事先考虑我!”
  柏南修妥协了,他张开嘴让凌柯喂了一口。
  凌柯见他如此听话,忍不住夸奖道,“这就对了!”
  “其实我一直都很自私,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我没看出来!”
  日期:2017-09-04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