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4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眼前顿时浮现出一张妖娆至极的脸孔,禁不住打了个冷颤,那可是一顶一的妖津 , 我四十岁都未必能保养那么好,女人一过三十撒娇就有点恶心了 , 可那位二姨太不管做什么都能抓在男人心尖儿上,绝对是老天赏饭吃。
  我刚要张口恭喜 , 常锦舟打断我 , “其实还没着落,二姨太有天晚上做梦 , 梦见了一个坐着莲花的小男孩,央求父亲请一位香港的师傅算命 , 师傅说二姨太不出三年要得贵子,可以兴旺家畜 , 我父亲很高兴,现在二姨太已经是专房之宠了。”
  原来起始一个荒诞无稽的梦。
  二姨太争宠敛财的手腕可真是厉害,连这种法子都想得出来,常老一辈子叱咤风云津明强悍,老了却在女人的温柔乡里犯糊涂 , 看来人一辈子不能活得太津明,因果是要还的,就看还给子女还是情人了。
  “是件喜事 , 兴旺家畜周太太不也跟着一起沾光吗。”
  常锦舟脸色有些黯然 , “不瞒周太太,我打心底不愿二姨太怀孕,人都是自私的,我母亲让几个姨太太压了半辈子,到老还依靠着我翻身,有我一脉和开枝散叶的结果是不一样的。不管二姨太生男生女,我父亲老来得子都是大喜事,恐怕要被她算计走不少东西,周太太如果在我的位置上,您高兴吗?”

  我笑说财产是好东西 , 威胁到我的人自然是千方百计要铲除。
  她一愣,“铲除?”
  我喝了口果酒,周容深问我喝酒碍事吗,我握了握他的手告诉他别担心 , 我有控制。
  我重新将目光定格在她脸上 , “乔太太可别误会 , 我从来不C`ha 手别人家事 , 更谈不上点拨。我只是说尽力阻止 , 不让这样的事发生。一个是妾,一个是亲生女儿,你的话分量还是很重的。”
  常锦舟语气有些怅然若失,“但愿如此,借周太太的吉言了。”
  我这么一搅合 , 事儿顺理成章就揭过去了,常锦舟向我咨询美容方面的知识,她很喜欢我的五官,问我哪里微调手术做得最好。
  我摸了摸自己的唇和眼睛 , “我也正在找,我也想津修自己的样貌,总觉得太平庸,怕拴不住周局长。”
  我这句话逗笑了周容深 , “把我说成贪慕美色的纣王了,你比妲己可要祸害人。”
  常锦舟仔细打量我的眉眼后 , 用手肘捅了捅乔苍,“苍哥 , 周太太真让我自惭形秽了 , 她还觉得自己资质平平,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羡慕她的美貌。”
  乔苍不动声色看了我一眼 , 他笑着将常锦舟垂在肩头的长发拂到耳后,“在我眼里你也非常美。”

  常锦舟一愣 , 她眼底有水雾闪烁,她哽咽问真的吗。
  乔苍嗯了声 , 伸手温柔揽住她的腰,正在这时前排站立的宾客忽然爆发出一阵掌声和女人的尖叫,宴厅内骤然变得无比热闹。
  我们都朝台上看过去,马副局在礼仪小姐的指引下从一侧红毯轴迈上正中央讲话的位置,他站在高处一眼发现周容深和我 , 非常恭敬示意他上台,周容深微笑摆手,围观宾客顺着他的视线看过来 , 都鼓掌起哄 , 甚至有人喊周局长不妨带着夫人一起上去说两句,我们都喜欢听。
  周容深并不打算在这个节骨眼出风头,我笑着说周局长没穿警服有些害羞呢,可不要为难他了,当心他掉头就跑哦。

  众人哈哈大笑,我挽着周容深手臂和乔苍常锦舟在贵宾席正中间落座,其余宾客根据商界地位高低依次坐在两边和后排,很快现场乌压压坐满了衣着华贵的男女。
  我回头看了一眼,三十排三百余个位置 , 以乔苍周容深为首,末排商贾不知道有多眼馋,他们也许穷其一生都无法赶上他们万分之一的光鲜和尊贵 , 有些奋斗是毫无意义的 , 孙悟空再怎么斗 , 他终归要被压在五指山下。
  人啊要么就一无所有 , 要么就金山银山 , 永远不要做中间的部分,一无所有不怕输,金山银山输得起,高不成低不就活得最胆颤心惊。
  马副局开幕致辞后,是今晚的竞拍环节 , 地皮竞标为压轴大戏,之前还有一项政府主办的慈善竞拍,所募善款将捐献给缉毒所和养老院。
  说白了政府怎么会放过宰割这些商人的机会,就算是一只穿过的破鞋子 , 只要拿出来了,商人也不敢不买账,谁不积极就上了政府的黑名单,以后做生意甭想顺遂。
  今晚所有人都奔着地皮来 , 其他东西再好也没多大兴趣,只想快点打发了 , 不过意料之外是藏品还真没坑人,是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慈善家捐赠的私藏珍品血玉。
  血玉又叫相思玉 , 是和田玉的一种 , 通体血红色,极其罕见 , 因为多用来制作玉石戒指,雕琢打磨后像一颗小小的红豆 , 很多人都叫它相思玉。
  而司仪手中这样通透无暇的玉质市面上已经灭绝了,只在博物馆和欧洲皇室才能看到 , 所以刚掀开幕布底下女宾便无法自抑高声尖叫,怂恿身边男人为自己拍下这款相思玉。
  常锦舟清秀的脸孔染上一层惊喜的红晕,她握着乔苍的手央求说,“我好喜欢这个,苍哥 , 你为我买下来好不好。”
  乔苍笑着问她喜欢吗。
  常锦舟用力点头,司仪在这时用话筒报上底价,八十万。
  我盯着那块鲜红如血的玉石 , 有些感慨说 ,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玉确实很好,可惜世上的男女,很少有谁能不辜负它。”
  周容深握住我的手,在我手背上吻了吻,“我们就是这样。”
  我笑了一声,偏头看他,“会吗,等你老了 , 变成了痴呆,你还会记得何笙吗。”
  他坚定说一定会,他忘记自己的名字 , 也会记得太太叫何笙。
  尽管知道不可能 , 但心里还是甜滋滋的 , 我伸出手戳了戳他鼻尖 , “如果你那时敢把何笙念成沈姿 , 我就不给你饭吃,活活饿死你。”
  他哭笑不得,“这么狠毒,那我每天都要默念你名字一万遍,才能有那么深刻的记忆。”
  我下巴抵住他肩膀说好。
  他问我老了会不会记得他。
  “何止记得。还要…”

  我笑得狡黠 , 声音戛然而止,周容深唇挨着我眼睛说,“还要生个宝宝。为了满足周太太这个愿望,我要强健身体 , 争取八十岁还能提枪上马,和你生个足球队。”
  我恼羞成怒,用手指捏住他两片薄唇,“没正形了 , 哪像个公丨安丨局长,和个地痞混混儿一样。”
  他握住我的手说只是对你这样 , 别人面前还是很正经。
  我抚摸着他修剪干净整齐的指甲,“就算我忘了你长什么样子 , 我总还记得警服 , 等出门上街看到穿警服的,我就抱住他往家里拖 , 按在库上陪我睡觉。”
  周容深在我鼻梁上刮了一下,“满嘴胡话 , 再乱说把你丢到台上拍卖。”
  常锦舟在这时忽然看过来,眼眸内满是羡慕 , “周局长和太太的感情深厚,真是让人嫉妒。”
  周容深说乔总和常小姐也是一样。
  她脸上笑容绽放得更大,乔苍摸了摸她的头发,“这是旁敲侧击埋怨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