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3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再怎么说,也是副县长,你一口一个姓顾的,换了在别人面前,你还不照样骂我?
  梁局突然发火,“出去!”
  对方傻眼了,愣在那里没有反应过来。
  梁局这是发哪门子火啊?好端端的,冲着自己开炮了。
  “出去!”
  梁局怒了,吼了起来。
  盐水瓶子,连着他的手而晃动。

  直到副局长离开,他都没有想明白,梁局为什么突然冲着自己发火,自己可是他的亲信啊!
  他当然不会知道,他要是知道原因的话,也不会挨这骂了。梁局烦他,烦他什么呢?
  他已经是被顾县长免了职的人,你刚刚被上面免职,就跑到我这里来诉什么苦?
  这不是把火往我这里引吗?
  我才不会这么傻呢,这个时候替你出头?休想。
  没错,梁局听闻顾秋把这名副局长免职后,他先是很震惊,后来就意识到,自己要与这名副局长划清界线,免得他的事情,扯到自己身上来了。

  他知道,顾县长是个较真的人。
  骂走了这名副局长,梁局就对护士说,“这针我不打了,我要马上出院。”
  护士说,“我做不了主,得问医生。”
  医生也劝他,“你这情况,最好是休息二天。”
  梁局哪里还坐得住?不管医生怎么说,他就是要出院。
  出了院,他也没有回办公室,而是直接回了家。
  坐在家里,梁局一直在想,不行,今天晚上我得去会会顾县长,免得他拿我开刀。

  梁局心里认为,顾秋这一刀,分明就是劈向自己的,副局长只是个替死鬼。
  因此,他叫老婆准备好了礼品,晚上去顾县长家里窜门。
  顾和这天晚上,和葛秘书长在吃狗肉。
  这家土菜馆的狗肉不错,葛秘书长就喜欢这种风味,于是邀了顾秋过来。
  包厢里也没有别人,只有他们夫妇,葛秘书长道:“你把教育局的副局长干掉一个了?”

  顾秋没说话,夹了块狗肉放嘴里。
  葛秘书长说,“这个人我认识,是个麻将鬼,不管什么事情,只要到了麻将桌上,雷都打不动。”
  顾秋还是没说话,只顾着吃东西。
  葛秘书长道:“不过他是梁局的亲信,如果不是梁局纵容他,给他撑腰,他早就被人挤下去了。”

  葛秘书长也喝了口酒,“梁局是王县长最器重的人,只要王县长家里有什么事,他准第一个跑上门去帮忙。王县长的女儿上学,老妈生病,老婆出国旅游,都是他在一手安排。”
  顾秋知道,他这是在给自己传递信息。
  姓梁的局长,暂时还动不得,否则就会得罪王县长。
  顾秋道:“我又不动他。”

  葛秘书长不信,新官上任三把火,顾秋上来就把一名副局长拿下,这分明就是要烧三把火的迹象,他说不动姓梁的,谁信?
  可动姓梁的,就等于挖王县长的根基,王县长怎么会同意?不过能让你代几天,你就换了一批人,等我回来,汤都没得喝了。
  顾秋抬起头,“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不动他。”
  葛秘书长在笑,他老婆道:“别老谈工作,说点别的吧。”她端起杯子,“顾县长,这杯酒我敬你,感谢你替齐雨找到了工作!”
  顾秋道:“嫂子不要客气,齐雨是个好苗子,让她做记者,还是屈才了。”

  齐妃笑了起来,“我这妹妹就是心大,家里也管不住她,本来我爸的想法,让她去当老师的。”
  顾秋道:“每个人的性格不同,她做老师,未必适合,反倒是你,应该是一个很好的老师。”
  齐妃道:“真没想到,你嘴这么甜。”
  顾秋说,“我是跟他学的,你没看到他天天在我耳边嘀咕吗?”
  葛秘书长道:“怎么又扯到我身上来了?”
  顾秋道:“齐雨说的,你最不老实了,什么拜艺求师,都是假的,真正的用意,就是冲着人家女儿去的。”

  齐妃道:“这个齐雨,怎么什么话都跟你说呢?”
  顾秋道:“齐雨是个率直的孩子,她没什么心机,这种朋友值得交。”
  葛秘书长没说话,端起杯子喝酒。
  齐妃在问,“顾县长,什么时候带女朋友过来,让我们看看?”
  葛秘书长道:“那你要看花眼。”
  齐妃就问,“很多吗?看不出来啊,顾县长这么*的?”
  顾秋笑了,“跟你们两个在一起,我就那么十恶不赦?算了,今天晚上,还是我买单吧!”
  齐妃道:“你生气了吗?应该不会吧?”
  顾秋说,“我能生气吗?再说,我也不是这么小气的人。老葛呢,我当他是兄长,你呢,我一直当你嫂子,兄弟和嫂子说几句也是应该的。”
  齐妃见他这么说,眨了眨眼睛,“说真的,我家老葛经常夸你,这么多人,他就跟你对眼。所以我才觉得,跟你说话,应该可以随便些。”
  顾秋正要说话,手机响了,他拿起手机,“我接个电话!”
  电话是梁局长打来的,他一直在顾秋楼下等,没有见到人,于是就打个电话,想问问他还在不在长宁?
  要是不在长宁,傻乎乎的白等一个晚上?岂不是很冤?
  他在电话里,也没有说自己去拜访他,只是一个劲地道歉,说自己的工作没做好,希望顾县长能原谅。其实他的用意,只是希望顾秋在应话的时候,透露一点他的行踪。
  葛秘书长说,“我敢打赌,他就在你家楼下。”

  葛秘书长还真说对了,梁局就在顾秋楼下。
  九点半的时候,顾秋回去了。
  梁局从树下钻出来,提着一些贵重的礼品。
  “县长,您回来了!”
  顾秋看了他一眼,“酒醒了?”
  “醒了,醒了!”梁局有点点头哈腰的味道。

  顾秋走进客厅,放下包,坐到沙发上。
  梁局小心翼翼带上门,把东西悄悄放门边上。拿了盒烟出来,给顾秋敬烟。
  顾秋看了他一眼,接过烟,“二十六万都齐了?”
  梁局苦着脸,“县长,这个实在有些难度。能不能?”
  顾秋把手一挥,“不能!”
  “可教育局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来,这可怎么办?”
  顾秋斜眼看着他,“是吗?小金库里的钱,怎么不动啊!”
  他也不知道教育局小金库里有多少,先诈他一诈。
  梁局心里一惊,他怎么知道小金库里有钱?难道……
  想起下午得到的消息,听说顾县长召集教育局的人开了个会,莫非他已经打听到了些什么?
  梁局不敢肯定,但他在心里想,“我不能不打自招,还得看顾县长究竟知道了多少?”
  顾秋见他不说话,心道,这小子挺狡猾的,诈不出来是吧?他抽了口烟,“这二十六万凑不出来也行,明天你就不要上班了。我说得出做得到,你信不信?”
  梁局两腿发抖,“别,别,别,我回去想办法,马上就回去想办法。”
  顾秋道:“姓梁的我告诉你,别跟我耍花招,你玩女人我不管,但是工作上的正事,你要是敢懈怠,看我怎么收拾你!”
  顾秋突然放狠话了,梁局听得一阵背脊发凉。

  这个县长怎么象黑社会的,说起话来,带着这么浓重的匪气。
  顾秋看了他一眼,他立刻道:“那我先走了,回去就想办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