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2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承耀在心里呐喊,“天啦,不公平啊!为什么那些美女,都只喜欢顾秋呢?”
  顾秋看了他一眼,“事情怎么样了?能搞定吗?”
  吴承耀道:“包在我身上,她的学历,能力,各方面都很优秀,包在我身上。”
  顾秋说。“那就好,我可以放心了。”
  他对齐雨道:“以后你进了门,他就是你师兄。今天晚上我请客,为齐雨能进省报而庆祝。”
  吴承耀道:“让你请客不好吧,这里是省城哎,人家会怎么说我?”
  齐雨道:“你们两个都不要争了,这客应该由我来请。”
  顾秋和吴承耀看着她,齐声道:“不好吧!”

  齐雨很霸道的道:“就这么定了,你们两个听我的。”
  吴承耀呆了呆,这个齐雨,好有个性。
  晚上吃了饭,顾秋还得赶回去。
  他心里掂记着一件事,夏芳菲崴了脚后,自己是不是应该去看看?这是最起码的礼节啊!
  吴承耀和齐雨听说他要回去,一致挽留他,他还是坚持要走。
  顾秋是出来私事,没有带司机和秘书。
  赶到南川市里,才九点多。
  在超市里买了些东西,来到夏芳菲家门口。
  顾秋站了好久,一直没有按门铃,他心里总是有些忐忑不安。刚才他一直在想,自己要不要去看她?

  可不知为什么,总有一种冲动,想再见见夏芳菲。
  夏芳菲这几天都没上班,她的脚痛得走不了路。
  医生说,她要多休息,脚才会好得快。
  台里也知道她这情况,特许她在家养伤。
  顾秋来敲门,夏芳菲正躺在沙发上。
  今天晚上这天气很闷热,夏芳菲开了空调,身上还是穿得十分清凉。
  这是一条很长的吊带裙子,看到有人来了,她忙拿起披肩穿上,这才一拐一拐的地来开门。
  看到顾秋的那一刻,夏芳菲有点惊讶,不知为什么,还有些小紧张。
  顾秋喊了句,“芳菲姐。”
  夏芳菲有点不太自然地应了句,“你怎么来了?”

  “我从省城回来,路过这里,所以来看看!”
  这几天来看夏芳菲的人不少,这让她很苦恼,但是她又不得不接待这些人。
  看到顾秋手里提着这些东西,她就道:“你去买东西干嘛?”
  顾秋说,“没来得及准备,随便买了点东西。”
  夏芳菲朝沙发上走去,顾秋过来扶着她的胳膊。当顾秋的手,摸着她那冰凉的胳膊时,夏芳菲心里一颤。

  顾秋说:“你要少动,注意保护好伤处。”
  夏芳菲道:“都休息好几天了。”她问顾秋,“刘长河后来怎么说?”
  顾秋道:“他啊,叫我暂时接替王县长的工作,王县长因为车祸,骨折了。”
  夏芳菲道:“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不过这对你来说,又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机会。”

  顾秋道:“他是把教育口那一块分给我,不过有个条件,就是不允许我到县财政要一分钱。”
  夏芳菲就笑了,“这是既要让牛长得好,又不要牛吃草,这个刘长河真是狡猾。”
  她望着顾秋,“你又怎么看?问过杜省长没有?”
  顾秋说,“这事我没敢去烦他,我想自己解决。”
  夏芳菲愣了下,“你能自己解决?”
  顾秋道:“尽力而为吧,既然有这个机会,我不会放弃的。”
  夏芳菲想到,听说他与省委书记还有些来往,难道传闻是真的?夏芳菲到底是搞新闻出身的,她也有些好奇。
  “都在传说,你与省委书记女儿在谈,是真是假?”
  顾秋道:“假的。既然是传说,肯定就是假的了。”
  夏芳菲道:“不管是真是假,你倒是可以做做文章,看看周书记能不能帮到你。”
  顾秋说,“我也这么想。明天去找周书记看看,最好是能要到些钱,把长宁县教育界的那些问题,能解决多少是多少。”
  夏芳菲说,“对,你这个想法不错,周书记应该会支持你的。”
  顾秋看着她的脚,脚裸处还有些红肿。夏芳菲的脚很漂亮,指甲都是呈粉红色的。

  脚尖也是如此,有咱粉嘟嘟的味道。
  顾秋问,“你的脚怎么样了?”
  夏芳菲摇头,“还是不能用力,痛。”
  “照片了吗?”
  “照了,医生说没伤到骨头。”
  顾秋从包里拿出一瓶红花油,“我来帮你擦擦!”
  红花油夏芳菲家里也有,每天擦这药,揉得她眼泪都出来了。她一个人住,别人帮不上忙。
  看到顾秋拿了药过来,夏芳菲道:“不,没事的,我自己擦就可以了。”
  顾秋说,“别逞能了,我知道这种滋味。再说,你这样子,估计也下不了手,要用力揉,直到伤痛处发热了才有效果。”
  他就蹲下来,去抓夏芳菲的脚。
  夏芳菲本能的闪了一下,还是被顾秋抓住了,顾秋还没摸到她的痛处,她就啊了一声。

  顾秋说,“别紧张,我会很小心的。”
  将她的白晰的脚尖,放在自己膝盖上,裙子下,露出一截小腿。
  顾秋见过她的胸,还有她的屁股,白得令人能以自控。他有时在想,夏芳菲为什么不结婚?
  难道她是哪位权贵的禁脔?

  抓住她的脚裸时,他走神了。
  夏芳菲扯了一下裙子,心里有点紧张地砰砰直跳。
  顾秋打开红花油,倒在手心里,搓了几下,按在夏芳菲的脚裸上。
  “轻点,痛!”
  顾秋说,“就是因为太轻了,才一直没效果。忍忍吧,一会就好。”
  夏芳菲居然象个小女生,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那地方,真的痛。
  顾秋给她揉着伤,她的双手死死抓住沙发边子,眉头皱起来,还咬着嘴唇,那感觉就象女人在床上那模样。
  当男人兴起的时候,杀得正猛,女人通常这表情。
  顾秋看着她,一时有些呆了。
  他和陈燕那个的时候,陈燕就是这样子。拼命咬着唇,也不叫。
  看着夏芳菲这模样,顾秋脑海里很邪恶。
  夏芳菲哪里知道,顾秋正偷看自己这表情。

  等她快要睁开眼睛的时候,顾秋忙收回目光,继续给她揉着伤处。
  刚开始,的确很痛,顾秋说,“你这还是揉慢了,淤血很难化开,只怕以后会留下痕迹。
  夏芳菲很紧张,“不会吧?”
  她还真担心,留下痕迹后,难看死了。本来她的脚就很美,要是多了一个红红的印子,会很郁闷的。
  顾秋说,“你当时就应该擦药的,每天坚持揉。”
  可她哪有人啊?夏芳菲又不愿意让人碰她。要不是阴差阳错,顾秋哪有机会与她亲眯?
  顾秋道:“你住在这里,会不会每天有人过来打扰?”
  夏芳菲说,“就是有人打扰,不开门也不好。烦。”
  顾秋道:“我有一个清净的地方,你去那里住几天吧!”

  “不要了吧!”夏芳菲怕麻烦,顾秋告诉她,“没关系,那里是我以前租下来的,房租都付了一年了,不住白不住。”他把小院的地方告诉夏芳菲,夏芳菲一听,那里挺不错的,真没想到顾秋会把那里租下来。只可惜,顾秋没住多久,他就调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