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9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瑞冷冷的看着我,把资料丢在我面前,他说:“魏武在矿区胡作非为,私自开辟已经封存的木那矿区给你。。。”
  我立马打住,我说:“丁先生,这顶帽子我可受不起,开辟封存的矿区给我?哼,我前段时间才到的仰光,是为了参加魏武的婚礼,我可没有在缅甸开矿,你可以查,随便查。”
  丁瑞看着我,很生气,他说:“不要跟我耍花样,我告诉你,虽然我们很想打造一个清廉的政府,但是有些事情,我们也是可以做的。。。”
  我看着丁瑞,他应该是动真格的了,但是我真的委屈,我说:“丁先生,我这次真的冤枉,我真的没有在缅甸开矿,你说的什么木那矿区,我真的没有,你真的可以查,我邵飞做事,我做了就做,我没做,你强行塞给我,我也不会认,真的,如果要打官司,我奉陪到底,但是要栽赃,先问问你们的金主同意不同意。”

  丁瑞深吸一口气,我服软,但是也不吃硬,我可以说是不卑不亢吧,我看着丁瑞在思考,我就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整件事我什么都不清楚,可以告诉我吗?”
  “我跟你邵先生合作是很愉快的,你为缅甸经济带来了很多有利的因素,在曼德勒已经有十二家工厂再建造了,我本来想着跟邵先生在真诚的合作一次,但是魏武的儿子魏敏来到内比都自首,并且跟我们达成了协议,他举报他的父亲,在矿区胡作非为跟你合作,你出钱投资,他负责为你谋私。”丁瑞指着我说。
  我听着一脸的懵逼,妈的,这个魏敏,真的厉害啊,一招反制,我们的谣言让他不相信老杂毛,而现在他觉得老杂毛已经没用了,所以就用老杂毛来洗清自己,我舔着嘴唇,老杂毛真的可怜啊,居然被他最疼爱的儿子给卖了,我草,真他妈的。。。
  “邵先生,我希望你能如实坦白。。。”丁瑞严厉的说。
  我看着丁瑞,我说:“老杂毛做什么跟我无关,我是个正经商人,我在缅甸现在没有任何矿产跟资产,我也没有跟老杂毛在谋私,你说的,我完全没有做过,我可以请律师吗?还是你们要关押我?随便,但是丁先生,请记住后果。”
  听了我的话,丁瑞站起来,说:“如你所愿,请律师吧,在这件事没有调查清楚前,你将被限制离开缅甸。。。”
  我看着丁瑞站起来之后,心里就毛了,妈的,如我所愿是什么意思?我看着几个丨警丨察进来,把我带走,我没有说话,我知道,现在我说什么都是没用的,我被关进了单间里,我看着太子他们都被带出去了,我做了封口令的指示,他们都没有说话,看着他们被带走,我就躺在床上,妈的,这件事真的是峰回路转啊,我真的没想到魏敏居然直接去举报老杂毛。。。
  事情很严重,但是我不怕,因为我真的没有在这件事里面获得一分钱的利益,而且,还他妈贴了几个亿,现在就看老杂毛的了,如果他被抓了,我就要麻烦了,但是我没有听到老杂毛被抓的消息,而且丁瑞只是要关押我,并没有没收我的电话和其他东西,这就是说明,事情并不严重。
  我拿着电话,给国内的人打电话,我让陈玲给我请律师,让他尽快带缅甸来,我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呆着,这里没有什么法制可以说,丁瑞还是个理智讲究法制的人,但是如果这件事他不在主导,而是换了一个人,那后果就难说。
  妈的,缅甸真的是我的丧气之地,我就不该来的!
  被控制,是一种什么感受?

  煎熬,把你关在这六平米的小单间里,没有人跟你说话,没有任何外出的机会,就呆在牢房里,除了吃饭就是睡觉,没有人跟你说话,这种煎熬是死寂的,你连反抗都没用,起初我还很愤怒,但是最后,连愤怒的心情都被磨灭了。
  他关我一个月,两个月,让我很愤怒,也不断我跟外界的联系,但是,就是不让我跟外面的人见面,就是关着我,这让我很恼怒。
  陈玲马上就要临盆了,而我在牢房里,被白白的关了两个月,他们给的理由就是,调查,取证,调查,取证,我他妈的,连律师都见不了。
  我跟律师通电话,律师告诉我,虽然他有国际律师的执照,但是必须要遵守当地的法律,如果当地有关部门不给我保释的机会,我在洗清嫌疑之前,我就得在里面呆着,而且,他们也出示了没有虐待我的证据。。。

  对于丁瑞这种冷处理我的方式,我很不爽,我知道跟他作对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但是没办法,这件事我本来就是受害者,我当然不能承认,而他为了敲打我,居然关我,可以的。。。
  我慢慢的冷静下来,在牢房里等着,垛堞他们肯定不会供出来任何事情的,因为我还没有被起诉,就说明他们的证据也不足,而我的律师也在施压,我出去也是迟早的事情。
  但是,我还是低估了我被关押的时间,他们每天花一美元的成本锁着我,关了我三个月,这三个月我要损失多少钱,妈的,这笔账,我不会算的。
  三个月后的今天,我终于有机会见我的律师了,我被士兵带出去,来到外面的办公室,我的胡子一把,我知道我很憔悴,我在办公室,看到了丁瑞跟一个带着眼睛的律师,他见了我,跟我握手,说:“邵先生,我是你太太委托的律师,首先跟你说,恭喜你,你太太剖腹产,生了个儿子,其次就是你现在被保释了。”
  我听了之后,心里觉得很对不起陈玲,真的,我答应过要陪她进产房的,但是现在我却在牢房里被关了三个月,我看着丁瑞,他说:“邵先生,你可以离开了,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矿区的事情,跟你无关。”
  我笑了笑,我说:“谢谢丁先生。”

  我说完就伸出手跟他握手,他有些奇怪,但是还是跟我握手,说:“魏武跑了,我们到现在还没有抓到他,所以取证很困难,对于关押你超过期限,我们也很无奈。”
  “没关系,我理解。”我笑着说。
  丁瑞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没有多说什么,就离开了办公室,到了楼下,我看着内比都空旷的大地,真他妈像个鬼城,但是阳光很好,让我很舒服,我看着律师,我问:“缅甸是不是应该天生就要受穷?”
  “这个?”
  我看着律师难看的脸,我没说什么,就上了车,律师说:“关于你的朋友,我也已经做了保释的流程,只要缴纳够足够的保释金,他们就可以被释放了,这次邵先生你做的很好,什么都没有承认,给了我很大回旋的空间。”

  我点了点头,问他要了电话,我给陈发打电话,很快电话就通了,我说:“喂陈老板,缅甸的投资,你做的怎么样了?”
  “投资了三千万吧,我跟东南亚的那些大老板一起投资的,虽然规划的蓝图很好,但是所有的人都不看好缅甸,上个月又打仗,你说谁愿意把投资放在一个战乱不断的国家呢?”陈发抱怨着说。
  我笑了笑,我说:“陈老板,虽然你跟我之间有很不对付的事情,但是对于缅甸投资这件事,目的已经达到了,该撤资就撤资吧,至于损失,我相信几千万你也损失的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