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9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二天,老杂毛的婚礼如期进行,来的人都是缅甸的富豪,还有内地的大老板,丁瑞也来了,不过,只是来祝贺一下,送了礼物就走了,整个别墅里面是非常奢华热闹的,相对于缅甸本土的商人,内地来的富豪更多,大多数都是翡翠商人,都是来讨关系,现在谁都知道老杂毛管理矿区,都知道从他的手里才能拿到资源赚到钱,所以,趁着这个机会,都来讨好拉杂毛。
  婚礼是按照缅甸人的习俗办的,我站在一边看,婚礼是非常有意思的,举行婚礼时,地上铺上席子,老杂毛跟他的老婆坐在地上,他们面前摆着鲜花、水果、烟草、棕榈叶。
  所有这些都是象征着家庭将来的幸福与和睦,后面的架子上,摆着各种礼物,器皿、镜子、茶具以及其他家用什物。
  整个婚礼由新娘的姑母主持 老杂毛还有新娘的双亲和客人们都恭顺地听从她的吩咐。
  老杂毛和新娘在席子上坐了一会后,就彼此掌心相对着搭起手来,然后,新娘的一个朋友就用一根彩带捆两只手系上,再从花瓶里拿出几朵花,用花茎向新婚夫妇洒水珠,祝福新家庭多子多孙,这时,婚礼即告结束。
  我看着新娘跟老杂毛手握着手,就觉得有点恶心,妈的,这么大年纪的糟老头子,还糟蹋这样十六七岁的少女,真的是祸害人,但是没办法,老杂毛有这个实力祸害人家,这个少女也是懂事。
  这个女孩是非常年轻漂亮的,见过两次,但是一直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他们说的都是缅甸语,我也听不懂,后来我问太子才知道,这个女孩叫玛敏,缅甸并没有姓这么一说,都只有名字。
  缅甸女性姓玛和姓杜的最多,但是这个姓,跟我们的姓氏是不一样的,不是一个意思,年轻女子一般的名字前加个玛字,而长者或有地位的则姓杜。
  按我们的说法,玛的意思就是姑娘、姐妹,而杜则是姑姑、阿姨、婶子之类。当然同男性一样,女性的称谓也会随年龄的变化而变化。
  老杂毛风风光光的办了一场婚礼,可以说,半个缅甸有钱人都来了,而且还有缅甸的女明星演唱,这个女明星唱的是邓丽君的歌,长的很漂亮,带了很多翡翠珠宝,我们看她唱歌的时候,还有不少人在议论她,但是后来太子告诉我,这个女人已经五十多岁了,听到太子的话,我也是心惊,果然,有钱,不论在什么地方,都能保养的不错,看台上的这个女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五十岁的人。
  老杂毛并没有急着进洞房,而是跟我们喝酒,他今天高兴,喝了很多酒,一直喝到晚上,不得不说,老杂毛的酒量,是非常不错的。
  晚上的宾客都走了,只剩下我们,他还要跟我们喝,但是我们都没敢喝,怕他喝死了,白白娶了一个美女不能用,那可就浪费了。
  在晚上十点多的时候,一辆汽车停在了别墅里,我跟太子走出去,看到是魏敏从车子里下来,他的左膀右臂都在身后,这个魏敏,果然是到哪里,都离不开这两个人,魏敏进来,手里拿着一瓶药,他没有跟我还有太子打招呼,而是直接进了客厅。
  “儿子,你来了,哈哈哈,你来了,我太开心了,要是你经常能在我身边就好了,你就听我的嘛,投降了,也没什么不好。”老杂毛有点不高兴的说。
  魏敏笑了笑,说:“阿爸,这是从老毛子哪里给你买的,很补的,晚上用。”
  听了魏敏的话,我就知道了,这盒子里面肯定是壮阳的东西,妈的,这对父子,真的牛逼,居然儿子送老子壮阳药。
  老杂毛听了,就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笑的很猥琐,真的很难相信那个姑娘怎么面对老杂毛。
  魏敏回头看看我,说:“老弟你也来了,怎么就你一个人,你老婆呢?”
  我看着他淫贱的样子,就笑了一下,我说:“我老婆自然在家里。”
  “噢。。。”魏敏冷笑着说了一声。

  我看着魏敏,我说:“魏敏,有些事情,我希望能当着阿爸的面说清楚。”
  “你是说原石的事情吗?阿爸知道,我已经跟阿爸说过了,那块木那的料子,在我手里,在我手里很安全,我也是为了保护你跟阿爸的财产啊。”魏敏说着。
  我看着他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样子,真的很欠打,但是他偏偏又是用那种很委屈的样子在说,真的很欠打。
  老杂毛说:“是啊,干儿子,你二哥没有私心的。”

  我听了,就冷笑了一下,太子要说话,但是我立马拦着,不想扫兴,今天可是老杂毛结婚的日子,我不想太子惹他生气。
  我说:“是的,二哥是没有私心的,小妈,阿爸累了,你扶阿爸进去休息吧。”
  那个女孩看了我一眼,又看了魏敏,而魏敏,也是用一副淫贱的样子在打量那个女孩,让她很不舒服,她想扶着老杂毛走,但是老杂毛不走,说:“我还没喝高兴,还没跟我儿子喝呢,来,魏敏,我们喝。”
  魏敏坐下来喝酒,我们也坐下来,玛敏则是很不高兴的离开了,魏敏还是恋恋不舍的打量着,这个魏敏真的是个色狼,连自己的小妈都有意思,不知道他是真的有意思,还是天生一副淫贱的样子,看到女人就那样。
  “阿爸,我跟克钦人谈过了,他们对那块料子很有兴趣,愿意出高价买。”魏敏说。
  我听到魏敏的话,就冷笑了一下,他这是什么意思,我是比谁都清楚的,就是想要用克钦人打压我,老杂毛听了,就特别高兴,问:“他们能出多少钱?”
  魏敏听了,还没说什么,我立马站起来,我说:“阿爸,今天的诀别酒一并喝了吧,以后你到瑞丽可以找我,但是我不会在来缅甸找你了,我们不在有任何关系了。”
  我说完就喝了一口酒,喝完我就要走,老杂毛很生气,猛然拍桌子骂道:“臭小子你说什么?”
  魏敏也很奇怪,看着我,骂道:“臭小子,你以为阿爸是随便乱叫的?”
  我苦笑着说:“阿爸,你还跟克钦人交易?我早就提醒过你,今天的位置是你从克钦人手里抢回来的,缅甸政府军最讨厌的就是吃他们的饭,砸他们的锅,没有人会有好下场的,阿爸,对不起,我实在是不想跟着你一起死。”
  我说完就走,妈的,魏敏,你跟我玩心眼?那我们就试试看,到底谁心眼够多!
  对于耍心眼,我觉得魏敏也是一个高手,但是我也不差,现在他既然想跟我玩,那我们就玩到底好了。
  我就要走,但是看到门口的班轮拦着我,他凶神恶煞的,对于班轮,我有一种不能的恐惧感,或许,是他给我的灾难太多,也太可怕,虽然没有真正的交手过,但是,他已经在无形中给与我几次生命死亡的威胁,所以,看到他,就有一种本能的提防。
  老杂毛把桌子给使劲的拍了一下,我听着酒杯掉在地上摔碎的声音,我知道老杂毛生气了,他对着我说:“你这么说我?”
  我回头看着阿爸,他是很生气的,我说:“阿爸,不是我这么说你,而是,你是这么做的,你看看洛斐,他厉害不厉害?但是最后呢?还不是被政府军给收拾掉了,他贪的越多,最后也只是让政府军越高兴而已,吃政府的饭,砸政府的锅不是一件好事,而是自取灭亡啊,我能为阿爸做的,已经全部都做了,所以,剩下的事,也爱莫能助,我只能自己保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