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9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爸爸死了,我就不值钱了,我为了报仇,牺牲的太多,以至于,我现在在你眼力,就是个傲娇的烂货,我之所以没有那么威胁你,只是想把我丢掉的尊严,一件件的拾起来,然后缝缝补补,你懂吗?”王静问我。
  我点了点头,但是王静立马严肃的看着我,她咬着牙问我:“邵飞,我只要你跟我说一件事,告诉我,我爸爸到底是不是你杀的?”
  王静还不信我,信不信,都无所谓了,因为他永远不会知道真相,我说:“我再说一遍,他的死,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没有杀你爸爸,对于女人,我从来不撒谎。”

  对于我的话,她沉默了,脸色难看,很迷茫,我笑了一下,他爸爸确实不是我杀的,只不过,死在我的兄弟手里而已,这也不算是我撒谎,毕竟,她问的是不是我杀的。
  纠结于文字游戏,只是我自我安慰而已,我看着王静捏着鼻梁,她说:“为了报仇,我丢了所有女人的自尊,然而,你却告诉我,我爸爸不是你杀的,但是,到底是谁杀的呢?”
  我苦笑了起来,我说:“如果我知道,我会谢谢他的。”
  听到我的话,王静愤怒的瞪着我,然而船晃了一下,她身体不稳,差点摔倒,我站起来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她瞪着我,我闻着她身上的香水味,我说:“真想看你的真面目,这浓妆之下到底是个什么样?”
  “想看吗?晚上到我房间来等我。”王静认真的说。
  我撇撇嘴,看着张奇他们进来了,我就推开了王静,张奇说:“飞哥,到了。。。”
  我没有说什么,就下了船,太子派人来接我们,我们上了车,就前往仰光,到了仰光老杂毛的堡垒别墅,已经是下午了,别墅里装扮的很漂亮,很喜庆,华人的婚庆色彩很浓厚,但是还是以缅甸当地人的习俗为主。
  老杂毛穿着军装站在院子里,看到我来了,就过来拥抱我,说:“干儿子,你能来,我非常高兴。”
  我笑了笑,我说:“你结婚,我当然要来,赵奎,把礼物拿过来。”

  赵奎拿过来一个盒子,给老杂毛,我也没有准备多少礼物,也不贵重,只是个二十多万的金镶玉而已。
  老杂毛看着礼物,是一对金镶玉的平安扣,很漂亮,他说:“哎呀,还是我干儿子够手笔啊,还是金镶玉,好好好,走,到屋里面说。”
  他说着就进屋,我看着太子,他对我点了点头,我们没有多说什么,先进了大厅,在客厅里,我没有看到魏敏,但是我知道,他肯定会来的。
  老杂毛一坐下来,就跟我苦口婆心的说:“干儿子,你之前跟我说的事情,我都知道啦,我也骂了魏敏,把他骂的狗血淋头,他也知道教训了,但是,钱已经用在了军费上,你知道,他手里有很多兵啊,都需要钱啊,还有,他也给了老大一笔钱,现在你让我追缴那笔钱,也是不可能了,你看,能不能给我一个面子,这件事就算了。”
  听了老杂毛的话,我一点都不惊讶,他真的是宠魏敏,宠的让人嫉妒,魏敏做的这种事,可以说是谁都骗了,而且吃了很多不该吃的人的钱,但是老杂毛一句,看在我的面子上,就让我算了,这种偏爱,都已经到了溺爱的地步。
  太子说:“阿爸,这太不公平了,二哥拿的钱,可不止是邵飞的,还有矿区很多人的钱,大哥给我们投资,一分钱不拿,他要的只是原石,但是最后二哥连原石都不给他,这算什么?对得起邵飞大哥吗?”
  老杂毛点头,但是眯着眼睛,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太子真的蠢,这样只会让老杂毛更生气,更护着魏敏,因为你驳斥他,是不给他面子,哎,太子的智商啊。。。
  我立马说:“阿爸,事情都过去了,无所谓,几千万而已,只要以后不要在出现这种事情就行了。”

  老杂毛听了,立马就哈哈大笑起来,说:“啊,还是干儿子有气量,能干成大事,你放心,以后绝对不会在发生这种事了,矿区我亲自看着,我保证以后,每一批料子都会到你们瑞丽,到你的口袋。”
  我听了就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对于老杂毛,我已经完全放弃任何希望了!
  老杂毛的偏袒,让我对他失去了所有的希望,但是归根结底在于魏敏,我们必须要把所有的经历,都放在魏敏身上。
  我在房间里住下来,明天才是老杂毛结婚的日子,老杂毛请了缅甸很多人,政界的人士,商界的人士,还请了很多缅甸的明星,很风光,可以说,整个缅甸几乎都知道明天是他老杂毛的婚礼。
  太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他说:“阿爸真的是越来越糊涂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说一句算了就算了,怎么能这样,你不知道垛堞跟那个矮子有多愤怒,他拿了属于他们的钱,还指望你能把钱拿回去,所有的钱,都是我们冒着杀头的危险赚来的,居然都被二哥给拿走了。”
  我舔着嘴唇,很干燥,魏敏做的事情,确实是十恶不赦,但是现在没办法,我们对付不了他。
  我说:“你二哥什么时候到?”
  “明天晚上,他不能在大白天的出现在公寓里,否则,会被逮捕的。”太子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你大哥呢?”
  “他?在跟美国联邦警署的人打官司,不回来了。”太子不爽的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我要睡觉了,你回去吧。”
  太子很难受,但是还是出去了,我坐在房间里,因为停电,只能看着煤油灯,妈的,缅甸就是这点不好,就连仰光都要停电六小时。
  王静靠在门框上,看着我,说:“这次我可是作为你老婆来的,我们是不是要睡一张床?”
  我笑了笑,没有理会王静,她走了进来,坐在床上,看了我一眼,说:“老杂毛要做新郎,你要不要在他的别墅里,抢这个新郎的风头?”

  我看着他,我说:“早就知道你最骚,所以我准备睡地上。”
  “我很奇怪,你难道真的看不起我吗?你又不比我干净多少,你凭什么嫌弃我?”王静有些嘲讽的说。
  我听了就看着他,我说:“不是嫌弃你,而是玩了太多女人,觉得腻歪了,还不都一样?”
  王静笑了起来,说:“男人不偷腥?腻歪了?别骗人了,女人的身体都一样,但是味道不一样,我身上的味道,你尝尝,保准你吃了一口,就爱上了我。”
  我看着王静,捏着她的嘴巴,我左右打量着,黑灯瞎火的,看着王静的大浓妆跟看鬼一样,我一把丢开了王静,我说:“真的腻歪了,可能我在缅甸呆个几个月,就会想女人,但是现在,真的没心情。”
  我说完就躺下来,王静扑上来,还想说什么,我有点恼了,我说:“你他妈的在跟我发骚,我让张奇进来跟你玩玩,她对你很有兴趣啊。”
  听了我的话,王静愤恨的锤了我一下,但是却躺了下来,消停起来,我笑了一下,这人吧,真的是一物降一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