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9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握着周会长的手,把徽章给压下去,我说:“周会长,我是个功利性极强的年轻人,所以,我想要的,我自己会去打拼,珠宝街,我会接手,但是,那绝对是我打拼出来的珠宝街,跟你,没有关系。。。”
  周会长看着我,眼神慢慢的变化,由失望到惊讶,然后慢慢的变得坚定,他没有在说什么,转身离开了,虽然步伐依然阑珊,但是却坚定的多了。
  真的是个有智慧的人!
  对于瑞丽的翡翠市场,我觉得已经乱了,那么接下来,就是把这乱局收拾掉,我已经初步建立了我的市场,我拥有盈江的赌石场,准备在盈江重新建立起一个大型的赌石基地,我未来的规划,已经很明确了,就是重新创造一个类似于珠宝街的新兴市场。
  当然,我一个人,是没有办法完成的,这需要大量的财力物力以及人力来填补这个巨大的空缺。
  早上,我亲吻陈玲的肚皮,看着那跳动的生命,我答应了会回来陪他生产,但是,我知道,这可能只是一句谎话,后面的事,很多。
  人生是一步步走的,没有人能够一步把所有的事情都完成,我也一样。

  我坐上车,在清晨,前往马帮公司,公司在瑞丽,我需要开车前往,到了瑞丽马帮公司,我果然没有在看见啊海了,我到了公司,我已经通知了各位,我要开会。
  在公司的办公大楼里,我在会议室等了一会,到了八点,马炮第一个来了,他手里端着可乐,拿着鸡腿,说:“妈的,我马炮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准时过。”
  我笑了笑,他坐下来,啃着鸡腿,后面的人,陆续来了,田光坐在会议室的主席位置,还是那么精神,油头很亮,一身西装,把他该有的气度有身份都衬托出来了。
  所有人都到了,马帮的元老,以及一些新来的行政人员,马文说:“邵飞,这次干的漂亮,珠宝街现在被我们打趴下了,我们马帮出了你这么一个厉害的高手,复兴之日,指日可待啊。”
  听了马文的话,我笑了笑,其他人没有反对的,我听着马炮打了个饱嗝,有点厌恶,他看着我们,说:“哎呀,粗人没办法,今天找我们开会,有什么要说的,是不是又有钱赚啊?上次赚了六七个亿,爽死了,但是我不建议钱多,越多越好啊。”
  我摇了摇头,我说:“这次不是赚钱,而是花钱,但是作为投资来说,日后肯定会赚回来的。”

  听了我的话,所有人都看着我,我看着田光,他们都在等着我说话,我说:“我准备建立赌石,成品,批发,高档,中档的翡翠一条龙行业,我们已经建立了赌石基地,下面我将在盈江建立新型的翡翠批发市场。。。”
  “我不同意,隔行如隔山,你只会赌石,并精通成品行业,如果你精通珠宝街的那些成品行业的潜规则,我倒是考虑,作为一个老板,赚钱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现在瑞丽的翡翠行业已经被你亲手杀死了,你还要重新投入进去,不可能,我不会跟着你,挖了一条火坑,然后又跟着你跳下去。”田光冷漠的说着。
  所有人听着,都沉默了,没有人说话,我看着田光,我平淡的说:“破而后立,现在珠宝街垮了,是我们建立一个诚信行业的开端,我们可以借助他们的颓势,来建立我们的优势。。。”
  “我不同意,因为不赚钱,我宁可把我们的赌石基地扩大一百倍,也不同意你做成品市场,这件事就此揭过,下一步,我准备发展赌石与旅游行业的结合,我要求,每个来我们瑞丽游玩的人,都要买一块原石。。。”田光冷漠的说着。
  “好啊,好啊,这个爽,那些游客又不知道什么是好原石,什么事坏原石,妈的,没人买一块,一年有几千万人来瑞丽,我草,光是流水都有多少钱?还没有人跟我们竞争,哈哈哈。。。”马炮兴奋的说着。
  我看着田光,我认真的说:“赌石,只有出好货,才能留住人心,而且,你强制买原石,会给我们马帮的旅行社带来负面影响。。。”
  “都这么干,我们凭什么不这么干?我们马帮有的是人,谁不服气,让他去投诉,我保证打的他连个屁都不敢放,好了,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下一步,我将加大马帮文化生态园的建设,未来的资金,都在这上面。。。”田光强硬的说着。
  我靠着椅子上,手里捏着笔,马帮的人都同意田光的决定,对于加快建设马帮文化生态园的事情,这些老东西当然同意,钱,他们已经捞够了,现在他们要名了,但是,这世界上,那有赚够的钱呢。

  我看着他们都在讨论马帮生态园的事,而我的计划,全部被搁浅了,没有人过问,我不怪他们,因为,我的计划现在并不赚钱,而且要大批的投入,对于刚刚被杀死的翡翠市场行业,他们不信任,有危机感,不想投入进去是应该的,但是,我很愤怒于田光,他直接扼杀了我所有的计划,以前不是这样的。
  离开会议室,我站在窗前,抽了一颗烟,张奇跟赵奎站在我身边,张奇说:“飞哥,感受到了吗?马帮没咱们什么地位了啊,田光刻意的想要稀释我们的权利与话语权,他这是要卸磨杀驴啊。”
  我笑了笑,我说:“你他妈才是驴。”
  “飞哥,我是你弟弟啊。。。”张奇开玩笑着说。

  我笑了起来,我问:“咱们还有多少钱?”
  “大概二十亿左右吧,飞哥,怎么了?要单干吗?”赵奎很兴奋的问。
  张奇抓着我的肩膀,兴奋的说:“那帮王八蛋,没见识,赌石虽然赚钱,但是永远没有成品赚钱。。。”
  “你错了,现在的翡翠行业,原石比成品值钱,但是这是畸形的,原石只有赌出来才赚钱,赌不出来,就得倾家荡产,我输怕了,所以,我需要稳,我才有要投资成品市场的决心,赌,跟实业,我必须都要,田光不给我,我就自己做,我自己肯定是做不出来的。”我舔着嘴唇说。

  “广东?”赵奎问。
  我点了点头,我说:“终究是要回去的,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光哥会这么快就要抹除我。”
  “飞哥,不用他踢我们走,我们要走自己走,他妈的,老子才不稀罕呢。”张奇不爽的说。
  我把烟头灭掉,使劲的按照窗户上,我说:“凭什么?老子背后有多少伤疤,老子为马帮做了多少事?凭什么他要我走,我就得走?老子的东西,老子可以不要,但是绝对不能给别人使唤。”

  张奇看着我,有点害怕,但是很快就笑起来了,张奇说:“飞哥,我跟你,不管你做什么,我这条命都跟着你。”
  我没有说话,而是下了楼,我决定去盈江看看,我们几个人,又开着车,去盈江马帮赌石基地,到了基地,我看到了人山人海,有上万人拿着手电在巨大的赌石场里面看料子,切割机的声音,络绎不绝。
  癞子跟疤瘌来了,说:“飞哥,生意不错吧?”
  我点了点头,我说:“怎么会多了这么多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